抵達横浜(橫濱)已是晚上7:45左右,看到車站這一帶突然想起:「上次到這裡來時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對吧?兩個人活像個笨蛋似的在這裡打轉。」朋友也想起有這麼一件事:「真的!」話說,2009年的黃金週第一次到日本見這位網友,其中兩晚住在鎌倉,由於第二晚回旅館後發現時間還很早,所以朋友便突發奇想,那不如到横濱逛一逛吧!誰知到了這裡卻不知要怎麼帶我去看大大摩天輪夜景,最後只在車站附近某家百貨公司裡的書店買一本箱根方面的旅遊書,接著便打道回旅館,一整個搞笑。

這次在横浜連住2晚的hostel-Hostel Zen,2人房2泊2食一人5800円(後來發現鄰近的hostel還有更便宜的)。日本各大城市旅館、飯店價位都不是普通高,住宿對我而言只是個可以睡覺、洗澡、洗衣的地方,所以不太會計較豪華與否,反正待在裡面的時間不長。這次住的宿舍型旅館是生平第一次體驗,我的要求不高,只求安全衛生就好,所以我們最後2晚選擇住在這家便宜又乾淨的hostel。

兩人房房間真的很小,心裡充滿無限疑惑,既然空間不大,為何不讓投宿者直接睡榻榻米呢?另外要注意的是,通常這種物美價廉的hostel隔音不怎麼好,所以講話或者整理東西時,聲音及動作一定要放輕。

抵達横濱後並不是立刻奔向旅館而是先到横濱郵局拿朋友從埼玉郵寄過來的「牛奶糖們」,然後再轉車到新川町,才到這晚開始要投宿2晚的旅館。放下行李後,立馬轉戰附近的中華街覓食去。

此時已經是晚間9時左右,人潮早已退得差不多,不過還是有人跟我們一樣現在才要去逛逛,順便看看有什麼東西可裹腹。

這一帶是真正熱鬧的範圍。一看到那個「大飯店」字樣肯定是香港或中國人開的規模較大餐廳,因為台灣所說的「大飯店」多數是Hotel來著的。

朋友身上有著濃濃的台灣魂,見到中華街裡的某條巷子上高掛著「台南小吃」,便狂說想要吃真正的台灣味,他極力說服我陪他一起去這家標綁著「台南小吃」的餐廳還有另一個理由:「餐館的名字叫『ふく (福) ろう (楼)』。」取「ふくろう (貓頭鷹)」的同音異字,又恰巧個人是貓頭鷹控,所以他覺得應該去交觀一下。不過當下看到牆面上貼的價目表

天啊!這個價格在台北市都可以點同樣的東西三次了,如果真是在台南的話,或許還更多次呢!突然感覺身為台灣人真是幸福(忍不住再來一個幸福轉圈圈 & 飄灑幸福小花花)。朋友眼見我看到價目表後的表情-一付驚恐外加不可至信,突然他開口了:「まあいいや。 (唉!算了!)」真的不是潑冷水,只是一時無法接受一碗滷肉飯超過台幣50元。如果朋友哪日來台灣玩的話,我肯定二話不說請他個十碗八碗都沒問題。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帶偏「台灣風」的巷子裡總是掛著許多燈籠(ちょうちん),就算是在鄉下地方也顯少出現小紅燈籠串,除非是在廟宇附近民家接近廟會的那幾天,要不就是家裡剛好是開設小型的「宮廟」,才會在門口吊幾個紅燈籠啊!對了,九份,九份是外國人最夯的旅遊地點,在悲情城市那條階梯上確實是掛著許多相連到天邊的紅燈籠。

這裡是横濱港,上圖這艘是夜晚的日本郵船氷川丸(冰川丸)。在完全沒腳架的狀況下拍夜景還得保持手的穩定度,這樣的成果應該算是小成功吧?

横浜ベイブリッジ (橫濱Bay Bridge),可惜大橋的燈光不是很亮。

遊橫濱的人肯定不會放過橫濱夜景,也一定都會拍下摩天輪打上彩色燈光的景色,我當然不免俗也要拍攝它的美。每隔一段時間,摩天輪的燈光顏色就會轉變成另一種顏色,只是拍著拍著也忘了自己到底是不是拍下了所有的顏色。晚上海風強,無法靜靜地待在一個定點不動,朋友很義氣地等我拍到過癮。

這裡是「よこはまコスモワールド (横浜太空世界)」,都已經晚上10點了還能聽到陣陣驚聲尖叫,聽這叫聲肯定還能搭雲宵飛車,這個發現讓我精神百倍整個人興奮到不行。當我用那「祈求的亮晶晶水汪汪」眼神望向朋友

「無理だ!無理! (沒辦法!這我沒辦法!)」不吃搖頭丸也能把頭搖到快暈的朋友,可是我真的好想嚐試夜晚的雲宵飛車啊!

上圖正在轉圈圈的…突然忘了它的名稱是什麼,只記得多年前在香港的海洋公園有玩過,一直轉到讓我哈欠連連的遊樂設施。

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旅館,這家旅館每層都有像學校一樣的設施出現。視力檢查表、量身高、教室科別,還有旅館內的樓梯,每個階梯上都寫著各年的橫濱大事記。

隔天是這趟日本行的最後一日了,所以晚上一定要好好地養精蓄銳,天亮之後將要瘋狂地玩遍橫濱,這一晚的橫濱之旅只是個試水溫。


【番外篇】

忘了交待一下本日的晚餐。

朋友雖身一位不折不扣的純日本人,但卻有著超級濃厚的台灣魂,雖說他的中文程度只有牙牙學語程度。他一直想要跟我一起在日本吃台灣料理,自從抵達埼玉的第二天晚餐帶我去吃「台灣料理」慘遭打槍後,想說在橫濱的中華街應該可以吃到比較道地的台灣味,結果

這位老兄點了一份「排骨便當」,而這個便當是我每天帶上班的那種「便當」。他問我要不要也點一份,看著他那張充滿期望的臉龐,我還是忍痛打槍回應:「這排骨便當我每2星期就要吃一次;還有那個便當,我每天帶便當上班的就是這種啊!」最後,為了實現他的「在日本一起吃台灣料理」願望,我點了一碗好貴好貴的滷肉飯,550円(當時約200元台幣)。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