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1046  

若要跟隨網頁的方式一日內制霸江差線10站,得必須搭上6:43從木古內開往江差的第一班車開始,並依照它安排的上下站順序及搭車時間,再回到木古內已是晚上20:14。這種制霸法的確瘋狂,但是深秋的北海道下午約4點半已是日沒時間,如果只是去插旗表示曾經「在此一留」,心裡覺得沒那麼踏實。

一開始調查有關江差線沿線各站有什麼好去處時,老實說真的很難,連日本國內的旅遊網都介紹不多。所幸在車站拿到的資料是由當地觀光協會印製,才能夠在有限的時間內調整一下路線及目的地。

這行為不瘋狂嗎?這還不叫鐵道迷?有些當下的想法及行為,說不是鐵道迷確實難服眾了點,不過看在那些真正鐵道迷眼裡,「這是基本而已,別降低我們的水準好嗎?」更是他們共同心聲。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是這個道理。

DSCN1656

本日的天氣跟跑江差線第一天早上的天氣一樣好,如果這幾天都是如此晴朗,想必拍出來的風景一定會更美。是說,明明就該怪自己攝影技術差,怎能反怪老天爺呢?

踏上這個月台共4次,前3次是必要,第4次只是為了填補自己窮極無聊的滿足。還好此趟無人隨行,否則這瘋狂行徑肯定被迫喊停。雖說一個人旅行的缺憾是當下的喜悅無人分享,可是當瘋狂點子衝上腦門時,一個人反而機動性高,說衝就衝,不用考慮太多事情。總之,各有利弊。

上圖右側的列車是即將於8:08開往江差的列車,月台上早已空無一人,因為全都衝去趕搭那班車,前2天的Elli也是如此。今天不搭江差線列車制霸渡島鶴岡駅,而是選擇走路去,因為想拍下9:16往木古內方向的列車通過禪燈寺的景,搭車去的話要等很久,若要拍8:12往江差方面的列車通過禪燈寺那更不可能,等於一下車後得立馬往禪燈寺方向衝,人哪可能跑在電車前頭。

前方穿著白襯衫的人是駅員,看到Elli一下特急白鳥卻還在月台上拍個不停,所以特地留下來問Elli有沒有要搭江差線列車,知道答案是否定後便叮囑月台狹窄小心別掉下去,好貼心。

DSCN1657

站在候車室外的走廊並不準備走出車站,因為想看列車駛離車站的情景。圖中的列車就是8:08開往江差的電車,現正出發中。

DSCN1659

木古内駅設於昭和5年(1930年)10月5日,月台型式是以一單面加一島式而成為三面五線式月台。由於江差線屬於單線交流電,而海峽線卻是複線交流電,2種不同的電流在此地交會,所以木古内駅成為江差線與海峽線的共同鐵路站。在海峽線的名稱上,木古内駅為該線終點站,所有的列車都會停留此站再前往函館,但惟有寢台特急列車不停靠,因此木古內算是北海道與日本本島之間的重要車站。將於2015年開通的北海道新幹線也會在木古內設站(現正施工中),北海道新幹線與新中小國信號場之間會使用3條式軌道,與在來線共用。

接下來,江差線的最後制霸之旅將靠雙腳完成,先逛逛木古內,再慢慢走到渡島鶴岡駅去。

DSCN1661

木古內的人孔蓋圖案是江戶幕末時期的初級軍艦-咸臨丸,它曾參加過明治元年(1868年)參加過戊辰戰爭(新政府軍與幕府軍之戰),但因性能較差,所以戰爭時擔任運輸工作期間差點被新政府軍俘虜。明治4年(1871年)時運送片倉氏的401名舊臣往北海道小樽,途中在北海道木古內町泉沢沖遇到暴風雨,最後在更木岬沉船。2006年有報導某學者在木古內找到當年咸臨丸的錨,而木古內的人孔蓋圖之所以用咸臨丸作為本地代表圖案,或許僅是單純「咸臨丸沉船地」這個原因。

DSCN1664

在木古内駅裡取得的「木古内町 鉄道まち歩きマップ」推薦木古內町10處景點,其中一個便是在渡島鶴岡駅旁的禪燈寺,之後會介紹。至於其他的景點,有的還需再轉乘公車方能抵達,問題是班次很少;有的則是根本到不了如「新幹線與在來線的分岐點」,車站站長告訴Elli想拍地圖中的那張圖片根本不可能,因為拍照地點位於公路或高架橋上(太太太危險);展場部分如江差線鐵道展示等則還得等到9點才開始營業。若要拍下9:16通過禪燈寺的列車就來不及了,所以能去的地方就更少。

唉!生平第一次覺得被日本的地方觀光協會晃點。

上圖是地圖上有註記,但是卻沒介紹的景點-みそぎ浜(禊<禊:音同細>海濱)

DSCN1667

みそぎ浜(褉海濱)位於木古內駅南方,出站後面前道路直走到海邊即可看見海邊的鳥居,這座鳥居與位於木古內町西北方的藥師山山麓的佐女川神社有關。補充說明,每年5月左右藥師山會開滿很多芝櫻,所以在北海道賞芝櫻不一定要到東藻琴芝櫻公園或滝上公園人擠人,若不想遇到同鄉人,藥師山可說是不錯的選擇。

上圖跟上上圖的褉海濱旁的停車場跟展望台,停車場上的一座牌坊上頭寫著佐女川神社由來。神女川神社在1831年1月15日有個「淨神體」的宣告,神社主祭與神體(神像)會一同進入冰冷的海裡潔淨全身。從那時候開始村裡的漁獲大豐收,此後這個祭典便在每年1月中旬都會舉行。每年一到1月15日,會有4個年輕人抱著神像一同跳入冰冷的津輕海峽裡淨身以祈求這一年滿滿漁獲,此外,在這個廣場裡也會舉辦「褉節 (みそぎ フェスティバル)」,會場上有準備御神酒或其他可暖身的飲料,並同時也舉辦了物產博覽會、美食博覽會及飽嚐函館和牛等博覽會。

若站在褉海濱的展望台上,則可望向白い砂濱、津輕海峽及左手邊的函館山,天氣好的話,甚至還能看到龍飛岬。Elli站在停車場上望向遠方時,眼睛已被陽光刺得睜不開,而且眼前一片霧茫茫,就算登上去也一樣看不清楚,加上停留的時間不長,實在有點兒可惜無法看見前述美景。

DSCN1059

其實是突來的決定,考慮到如果搭上8:08這班車的話,下車再衝去拍肯定來不及,雖說從車站走到禪燈寺徒步僅需才1分鐘。加上又不想花2~3小時在這個地方等列車通過,所以寧願走30分鐘的路到渡島鶴岡駅,或許沿途會發現什麼驚人之景也說不定。

DSCN1677

上圖是禪燈寺的山門,與本殿之間隔著一條JR江差線鐵道,這就是為什麼不想搭火車來拍車站,硬是特地走來拍列車經過的理由。不過Elli耍了個迷糊,拍到的是禪燈寺山門的背面而非正面。搞笑的是,跑來兩趟依然未拍到正面,誰教Elli當時滿心都掛著「要拍電車經過禪燈寺的畫面」、「應該取哪部分的景好呢」、「測光應該以那個光源為基準好呢」、「取橫?取直?怎拍好呢」等等,其他的根本無心理會。

DSCN1678

在高聳樹叢間的2道牌坊,右邊石碑是北海道開拓使大判官松本十郎所寫的有關北海道開拓文章,只要是身在台灣國學底子基礎不錯的人(此指懂基本文言文者),都能了解文章內容。松本十郎出生於天保10年(1839年)山形縣鶴岡市,是明治時期活耀在庄內藩(指江戶時代的出羽國田川郡庄內,現在的山形縣鶴岡市)的政府官員;慶應4年(1868年)在戊辰戰爭中,亦以大隊幕僚身分活耀著。庄內藩於戊辰戰爭中投降後,其與新政府首領接涉,明治2年(1869年)在黑田清隆的推舉下擔任北海道開拓官,負責根室地區的漁業振興及維護治安,建設根室地區。明治6年(1873年)成為開拓大判官,負責整個北海道的開發,並致力於財政規劃、農業振興等工作,因此在北海道開拓歷史中是位大功臣。

DSCN1682

DSCN1684

看看時間,往木古內的列車就快抵達渡島鶴岡了,趁空檔時間測好光點,也試試各種取景方式何者較優,準備功夫越足就越容易拍到自己喜歡的景。等列車經過時,應該是取這個景最好吧?!

DSCN1686(失敗品)

最後還是選擇直式近拍的方式。當看到「木古内町 鉄道まち歩きマップ」寫著:『①お寺も境内を列車が走る!?(有列車經過寺廟境內?! ) 禅燈寺 」,僅管裡頭介紹圖片的列車是木古內往江差方面,但看看通過的時間表,往江差方面的列車時間不是太早就是太晚,沒有一個時間是恰好安排後續行程的時間,所以改以往木古內方面的列車為主,最終選定9:16往木古內的列車。

當時拍上圖時老實說當下自以為是的認為萬事準備妥當,當聽到火車即將經過時的鳴笛聲才回過神來拍下這張。此時內心還高興著終於一圓心願了的時候,越檢查畫面越覺得不對勁,總覺得像是缺少了些什麼似的。最後發現景取得太近、太失敗,晚上回旅館後決定:明天再跑一趟吧!

DSCN1687

禪燈寺,明治33年(1900年)創建的曹洞宗寺院,為姐妹市山形縣鶴岡市內的禪寶寺末寺(指由禪寶寺管轄)。由於該寺境內有鐵道線路通過,所以成為全日本珍貴的鐵道景點,許多鐵道攝影專家都愛來此地拍列車通過禪燈寺,及從山門拍攝列車通過禪燈寺這2種情景。雖然Elli有點瘋狂,但好不容易出國一趟,不想因在此地停留太多時間而錯失其他想去的地點,所以只能擇其一。

現在回頭想想,當初第一天就應該乖乖待著等候列車通過才對,第二天再跑一趟就可以拍到另一種景。好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因為再也沒機會拍到了。

DSCN1688

DSCN1689

DSCN1690

終於制霸江差線的最後一個車站-渡島鶴岡駅。渡島鶴岡駅設於昭和39年(1964年)12月30日,為一單側式月台一面一線的無人站。這個車站一樣沒有車站主體,只有一個像警衛室一樣的候車空間,與月台之間隔著鐵道線路。

渡島鶴岡的景點除了禪燈寺以外,還有一個是「新幹線.在來線分歧點」。詭異的是,制霸路線說明寫著從渡島鶴岡徒步約20分鐘,但木古內散步地圖卻是徒步10分鐘;渡島鶴岡旁邊只有一條路,Elli從木古內一路走來直到轉近渡島鶴岡駅,路邊的岔路就只有農田小徑,而且距離車站10分鐘以上不到20分鐘。於是大膽判斷,應該就只有往山坡上這一條路才對,結果走去後看到的是一片墓地(走得教人好寒 )。走到墓地時還不到5分鐘,於是毅然決然繼續前行。

DSCN1697

經過上圖這個牧場再往上走就是墓地,墓地再往前一點就會見到一片樹林,再直走又是一片農田,看看手機時間,差不多10分鐘了吧(老實說根本沒注意出發時間)?!應該可以再繼續往前。

走在尋找「新幹線.在來線分歧點」的路上沒有遇見任何一個人,所以無法問出此刻所走的這條路是否正確,可能是樹林吧?!加上旁邊又是一大片墓地,此刻吹來的風令人覺得陰冷(決大部分肯定是心理作用)。再往前沒幾步,突然看到路旁的一個告示:「注意!熊出沒」。知道什麼叫頭皮發麻的感覺嗎?通過墓地時Elli只小起雞皮疙瘩,沒想到當看到路旁的告示時,就像有一股電流從腳底「滋~~」地往頭皮竄,麻得感覺不到頭髮的存在,搞不好此時頭髮是呈現一絲絲往上飆狀也說不定。隨身沒有哨子也沒有什麼可以立馬發出聲響的物品在不幸遇到熊的那刻足以嚇退,出遊在外安全第一,趁未遇上時拔腿往回跑。

可以想像Elli當時的驚慌吧?!雖說不知道此地是否曾有熊出沒,平常看到「注意!熊出沒」也多在電腦或電視上,沒想到親眼看見時加上四下無人真的會使人驚慌。當下應該冷靜拍那個告示牌才對,畢竟是生平第一次親眼看到那種告示出現在北海道鄉間。(這...完全搞錯方向 )

後來詢問車站站長才知道根本拍不到「新幹線.在來線分歧點」,因為拍攝地點太危險了不適合去。

DSCN1698

往渡島鶴岡駅的路上得一直注意時間、找路,根本無心欣賞一路上的田園風光,回木古內時就沒那麼趕,所以可以很輕鬆慢慢晃。這裡的行道樹全都是山歸來,滿地也都是一串串紅色珠珠,很美麗。

DSCN1703

 

回程見到一輛JR EH500-58型貨車正馳騁在津輕海峽線上,不知道它將停留何處。JR貨物EH500型電力機車印有「金太郎」的圖樣,所以又有個暱稱「ECO-POWER 金太郎」。或許明明是鋼強硬梆梆的貨車車頭,但卻印著傳說人物金太郎的圖樣,所以每回看到這貨車車頭時都會忍不住佇足拍攝。這等行為,似乎離鐵道迷行列不遠矣。

DSCN1704

木古內的下水道正在施工,施工範圍都會用這種可愛的長頸鹿牌架上鋼管把施工處圍起來。此刻發線原來土木施工可以如此俏皮活潑,相對的,在台灣就所看到的都是單調無趣,這一點我們可以多多學習。

【制霸江差線的瘋狂行徑篇】

隔天,又跑一趟渡島鶴岡。只為了拍一個景特地又跑一趟確實瘋狂,人生嘛!難得瘋狂一回囉!雖說已瘋狂好幾次,但也不差這一次,旅行就該讓自己盡興才是。

DSCN1869

這一天在白鳥特急車上見到久違的寢台列車「北斗星」,記得2012年從大宮搭北斗星抵達函館的時間是清晨6點半左右。北斗星的終點站是北海道的札幌,但函館是北海道停留的第一站,所以在此站停留會久一點,很多人都會利用此時趕緊跟北斗星合照或猛拍她的倩影。不管是在函館下車的旅客(Elli當年就是做這種事的其中一員),亦或是還要續搭到終點站的人,還有在函館等車的人,無一不為她瘋狂。

上圖右邊框起來的那位先生身穿的是北斗星寢台車廂裡的浴衣,腳踏的是北斗星寢台車廂裡的拖鞋,車內有告示不要穿浴衣及拖鞋到車子裡的公共空間(列車的lobby),沒想到這位先生就這樣大膽地直接闖到月台上拍北斗星,真猛!

DSCN1872

超級白鳥慢慢駛出函館駅,趁列車緩緩前進時快快拍下北斗星的車頭,因為再見已不容易。Elli當年的行為真的跟這些人一模一樣耶!

DSCN1874

函館駅除了供運輸的車站以外,還有一處是停放及維修各式機關車的場所。所以這一處就停有2輛北斗星的機關車車頭,包括停靠在函館駅的那輛,皆屬於DD51型ディーゼル(DIESEL)機關車。

DSCN1876(函館市的人孔蓋為什麼出現在木古內?因為皆屬於函館建設管理部管轄?)

DSCN1878

相較於前一天找路的緊張,因為已經知道方向所以不再那麼害怕趕不上時間,所以這一路挺悠哉。拍不到新幹線及在來線(新幹線以外的一般鐵道路線)的分歧點,但是津輕海峽線跟江差線的分歧點就可輕易拍到,雖然無法在制高點拍個清楚明白,能拍到就好了。就跟人生一樣,很多事都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雖然無法事事求完美,但是,有,便已經接近滿分。

左邊是津輕海峽線,右邊是江差線,前者直行,後者於右彎後直行。

DSCN1879

DSCN1881

一輛從日本本島往北海道的金太郎貨車,遠眺才知道原來津輕海峽線有一段是要上高架鐵道,然後通過青函隧道往日本本島方向去。

DSCN1885

靠近渡島鶴岡駅的廣場立著一座碑-「山形莊內藩士上陸之地」,上面寫著有關山形庄內藩105名家臣登陸北海道開墾的故事。明治18、19年(1885~1886年),庄內藩的105名家臣從山形縣鶴岡市出發至北海道進行開拓工作,因為這裡是這105人開拓地點,所以在昭和40年(1965年)慶祝鶴岡地區開拓80週年時於此地建立一座「山形庄內藩士百五戶開拓者上陸地之碑」,並將故事刻在其中。

所以,為成立警備北門、開拓蝦夷(北海道古稱),庄內藩派使105名家臣從山形縣鶴岡市(昔日的庄內藩)遠渡津輕海峽至此地進行開拓工作,由於開拓者皆來自山形縣鶴岡市,所以這個地區的地名便命名為「渡島鶴岡」。

DSCN1887

陽光下閃亮亮的銀杏樹,前一天為了急著就定位拍江差線列車通過禪登寺的景象,所以根本沒發現這一棵銀杏樹。今天一路從容,嚇然發現它竟然近在眼前。

DSCN1891

DSCN1898(算是成功品)

終於拍到自己滿意的江差線列車通過禪燈寺,雖然按快門的時間拿捏失準,不過已夠滿足了!

DSCN1899

上圖是大正13年(1924年)所建立的「開拓績功碑」,記載著鶴岡地區開拓的功勞事蹟。

DSCN1903

一直很想在北海道的牧場或農地看到上圖這幅景色,特別每每看到美瑛或富良野的照片時,就更挑起這個慾望。沒想到「心」先在渡島鶴岡被滿足,有點兒驚喜。天藍.日和,慶幸自己又跑一趟渡島鶴岡,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最佳證例,這條路明明前一天都走過了,而且包括這一天來回共4趟耶!竟然都沒發現。

DSCN1904

制霸江差線的最後正式場跟隔日補充場這2天,返回函館的方式都是利用巴士,雖然搭10:56的超級白鳥特急回到函館是11:38,搭10:30往函館的巴士到函館則已12:00,但前一晚不死心再問車站服務人員得知完全沒有人退「竜飛海底駅見学」席位,所以也就不急著回到函館趕見學列車。

江差制霸旅最後正式場當天,在回函館的巴士上早就累慘睡到歪,等到醒來發現自己似乎略過了太多美景,等到補充場這一天再以同樣的方式回函館,便盡量一路保持清醒,沒辦法,Elli是個一上車晃沒多久就會入睡的人。還好一上車就一直清醒著,才能在陸橋上拍到金太郎拖著一長串貨櫃的身影,

DSCN1905

也拍到公路旁的津輕海峽,還有海面上的金閃閃九九九足金的海波光影。

最末,還是得承認這一趟江差線制霸之旅確實瘋狂:發現廢線報導,三日內搞定機票跟住宿,一週內搞定全行程計畫,接著飛到函館,2天半跑完,發現最後一站拍得不優,隔日再戰同一地點。每個人聽到Elli陳訴這些過程,雖每言必誇「妳好厲害!」事實上應該還帶點兒「這未免也太瘋了吧?!」等弦外之音。勇氣總是在一瞬間降臨,不趁著滿腔勇氣未消失前搞定這一切,應該不會實現制霸即將廢線鐵道的夢想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