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第一次自助旅行是跟著同學還有學妹一起到香港四天三夜,那年離香港回歸中國沒剩多久時間,所以趁著變成「香港行政特區」前先去玩一玩。當時在香港講普通話(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國語)還不怎麼普遍,還好有長居香港的舅舅在1997年前舉家遷回台灣,所以出發前找舅舅惡補一下粵語;另外因當時還有準備托福考試,所以英文勉強可以派上用場。不過當時粵語程度只能聽懂一點點,會講的也只有固定幾句。雖然到頭來還是硬著頭皮當同學們的翻譯,好在要講的內容並不深奧,否則就真的慘了。

我只記得當時只想看香港的建築物,特別是我最愛最崇拜的建築師-貝聿銘(聿音同「玉」,大家都唸白字「律」)設計的「中國銀行」,雖然曾因風水問題而轟動不已(香港人很信風水的),不過最後卻變成當地的地標之一。同學們跟學妹早就在出發前做好買衣服的功課,所以在香港時大多都在趕路shopping,最後想看的建築物機會不多,都是利用「經過」的機會拍攝。

這是和同學們在中環天星碼頭附近等同學的朋友時同學幫忙拍的,因為剛好她的同事也帶一團人去香港玩,所以最後跟著他們一起活動。等待全員到齊的時候發現香港連街頭傢俱都搞得很時尚,所以拍照留念是一定要的囉!

這棟位於維多利亞港的舊香港會議中心現在已不復見,因為已經拆除重建了。所以這張在船上時拍到的照片,可以說是歷史的見證吧?!(這就表示自己已經很老了)

這棟是當時唯一拍到的古蹟建築-舊立法會大樓,一到假日,這裡便會集聚了一群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勞工,跟現在的台北車站差不多。

上圖則是在淺水灣那邊的海灘拍到的神像,沒記錯的話,祂應該是玉皇大帝吧?!

這是如來佛祖,也是在淺水灣那邊拍到的。

記得淺水灣那邊還有月老神像,我們這幾個都趁機去摸一摸,希望能遇上良緣,不過至今仍沒下文,不知道是不是被月老遺忘了。

對了!從這邊開始就開始有豔遇喔!但是那個我視為「厭遇」,因為同對方利用英文不大能溝通。我猜應該是其中一位煞到同學其中之一,但還是禮貌性地跟他們合照。

這是在渡輪上拍到最愛的中銀大廈,雖然沒有完整全貌,聊勝於無,有它的蹤影還是可以滿足啦!

第二愛,匯豐銀行,因為它的結構系統及組構。

上圖是在海洋公園那邊拍到的「好野人社區」(個人的戲稱),因為那邊樓貴且有私人遊艇,所以給它這個稱呼個人覺得蠻貼切。

在海洋公園那邊跟同學、學妹還有同學的同事們一起拍照,結果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耍寶搞笑!

說到海洋公園也是一樣有「厭遇」,當時心裡真的有點兒不高興怎麼這幾個小朋友一直跟著我們走,要嘛就來幾個大帥哥還比較樂意些。還是...他們想偷錢包!(驚)

說到大帥哥一定要講到在跨年倒數計時去的一家小酒吧「Juliett's」(同學看到一定嚇到我的記憶力未免也太強了,那是因為有留名片到現在)。那家的bartender真的帥到爆,要不是因為沒帶相機去,否則依我們的個性怎麼可能放過合照的機會呢?在香港還是有去喝酒跳舞,但是封舞已久的我當時還是寶刀未老,同學跟學妹還以為這位小姐是不是常跑舞廳。不過現在確實封了,不再跳也跳不動了。 

以上,一切都是往事,而且很有歷史性...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