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天氣晴-

出發前竟然爆發什麼H1N1豬流感,而Elli也因為天氣變化多端感冒了。原本好朋友們打電話句句叮嚀隻身在外處處小心,結果知道Elli感冒了卻改說:「妳該不會最後被海關隔離玩不了了?

終於出發!

交通:忠孝復興站→(機場巴士,NT$135)→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

搭乘國泰航空班機前往名古屋中部國際機場。是的!只有Elli一個人,起點就是桃園機場第一航廈。

上圖是往候機室的通道,好長好遠的路。這對一個背著背包外扛一卡重重行李的Elli而言,真的累慘人。為了不讓所有的時間浪費在等待行李上,最好的方式是將隨身行李扛上飛機,反正就只有一只小旅行包。離上次到第一航廈搭機約驗四年前,當時的目的地是新加坡。沒想到當時仍是髒髒舊舊的第一航廈,現在變得明亮潔淨了!

知道Elli習慣的朋友應該早就猜到即使抵達候機室,會乖乖坐著等待登機時間絕對是不可能的,即使身上家當有點小重,還是堅持去冒險一下。走到候機室時剛好看到往第二航廈的接駁電車從窗前經過,這下可引發好奇心了,原來搭機的候機室再經過2~3個候機室,走過一個通道後就是第二航廈了,越界瞧一瞧是一定要的囉!

人客啊!咱們機場真的糾干心(很貼心)」捏!特地為各個宗教人士準備一間祈禱室」。不管信奉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還有伊斯蘭教,都可以在這裡禱告,感動啊!原本以為只是一個介紹原住民族的小小展示空間,沒想到竟有如此貼心設置。當下忘了打開祈禱室拍內部的樣子,有點遺憾。

離登機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乖乖回候機室等吧!回候機室途中突然聽到「疑似」吵架聲,經過「案發現場」才恍然大悟原來是一群準備回國的韓國大叔大嬸們在聊天。一直以來只聽一、二個人用韓語對話,當下聽覺得還ok,不過當一群的大叔大嬸們扯開嗓門時,那場面可不容小覷,先聲明不是歧視,是音量真的容易誤認為在吵架。

到了候機室,無意間發現一位長得還不妨礙國容的先生,他竟然脫下鞋子把腳往座椅上一縮,然後拿著相機猛拍自己的腳!不了解也不想了解他的行為,還好感冒鼻塞聞不到任何異味。不過仍有點想過去勸導那位先生不要破壞IAQ(室內空氣品質)的小衝動,不過出門前媽媽有交待,隻身在外不可以惹事生非,最後就換到另一處坐眼不見為淨。

名古屋-天氣晴-

交通:中部國際機場→(名鉄¥850)→名古屋車站→(JR東海道本線¥1890)→浜松站(在豐橋站換往靜岡浜松方面列車)

名古屋只是這趟旅遊的路過點,從機場往JR名古屋駅的交通是前一天日文老師畫地圖教Elli走的路線,老師完全不擔心Elli去程的交通,反倒較擔心回程路線。不過他要是知道Elli在去程時根本就呈現迷路狀態的話,肯定會不可思議:怎麼可能?!不過事後發現自己並沒有迷路也沒搭錯車,一切都是窮緊張而搞出來一連串的烏龍事件罷了。

到了中部國際機場,因為省去等行李的時間所以出境時很快,只是浪費一點時間在檢查行李上。大概是一個女生獨自到日本自助旅行,再加上行李裡有罐密封好的茶葉而覺得「可疑」,最後被請到詢問室盤查搜身。第一次經驗,有點緊張,心想只要好好配合應該就沒問題。還好此時腦袋裡的日文一點一點地浮出來,所以他們詢問還有說話內容勉強可以理解,也還好他們聽得懂Elli講的日語,而且又很配合,所以很快就放行了。當下有拿出自己的旅行計畫筆記,這應該才是他們速速放行的真正原音吧?!盤查人員及她的長官還幫忙檢視調整路線,然後兩人一起送Elli到機場出口。

最後看看時間,下飛機後到完全出機場總共只花了15~20分鐘,速度快到讓人難以置信,可是被帶到詢問室那段時間怎麼有渡日如年的感覺啊?!

在名鉄售票口會有服務人員教你怎麼買票,這才知道原來有3種(還是4種?)票價,只記得有¥1,400、¥1,200及¥850,不同的車種,不同的車廂,各有不同的票價。對一個自助旅行者而言,能省則省,所以買的是最便宜的票價。

就是這個,用手機拍的所以不怎麼清楚。

搭上名鉄,不敢太張揚四處拍照,深怕隨意就侵犯到他人隱私權。發現車內一堆廣告,所以就朝它拍囉!本來想拍下電車,由於過剛抵達日本,腦袋裡的語言轉換系統尚在開機中,加上初次獨自一個人身處異國,這次沒人壯膽,所以完全忘了拍攝電車這回事。到了JR名古屋駅後,因為名鉄名古屋駅與JR名古屋駅完全不在同一處,雖然是照著老師畫的地圖走,最後還是迷路。好在路邊發廣告面紙的好心小姐指點迷津,才得以順利到達JR名古屋駅。

走到車站後卻又開始一連驚:「怎麼找不到人工售票口?怎麼買到豐田町的車票?硬著頭皮到售票機買票,怎麼只到浜松站?」售票處附近找不到公共電話,經過的每個人都行色匆匆,也不好叫住問。最後只好買到浜松站,屆時再打電話通知朋友。進了月台後,令人驚慌的事依然沒完沒了,一個月台有好幾班車,間隔差一兩分鐘而已,只好向站務人員詢問。他告訴我接下來進站的車可以搭到浜松站,正想聯絡朋友時恰好列車準時進站,只好先上車再說。

驚慌事蹟結束了嗎?錯!後頭還有!上了車後,正想鬆下一口氣時突然看到跑馬燈顯示停靠點。不會吧!只到豊橋駅?確認列車終點站是在豊橋時,心中馬上浮現一連串問題:「該不會搭錯車了吧?可是站務員說是這班車啊?怎麼會這樣?接下來要怎麼到浜松啊?」

列車停在豊橋,廣播也說了是終點站。愛知県豊橋市,搭了將近一個小時的列車人竟然還沒出愛知縣!

下車後,再找浜松靜岡方面月台指標,怎麼這段路那麼漫長啊?找到之後依然有點擔心搭錯車,往浜松方向的列車還有一段時間,拿起相機拍下自己迷失在沒聽過的豊橋的證明。突然腦袋冒出一句:「沒事幹嘛花錢來這邊嚇自己?」

天色漸漸暗,看看時間也快傍晚6點,早早出了機場,在這個時間卻還沒抵達目的地。為了確認沒有弄錯月台,於是問了某位路人。沒想到竟然問到一位韓國人,他說他也是要去浜松,所以要Elli跟著他走,後來才知道他是在日本工作的韓國人。

往浜松途中,他拼命找話題聊(或許想讓Elli安安心不要緊張吧?!),車裡轟隆隆響,而且才抵達日本沒多久,腦袋裡的日文還沒完全衝上腦門,所以老搞不懂對方說些什麼,於是隨便應付的個性再度出現,真是要不得的習慣。被發現自己完全狀況外,於是改用英文交談。此時媽媽剛好打電話來,把經過跟媽媽說一遍後掛了電話,那位好心的韓國先生竟聽得懂一點點中文,只好用生硬的日語告訴他經過。明明心存不安卻還得面帶笑容聊起他會哪些中文,Elli會哪些韓文。中華民國政府應該頒發一個優良外交人員給Elli才對,這麼會做外交工作。

浜松市-天氣晴-

終於到了浜松站,打電話告訴朋友人已到站,只是有兩個出口所以不知道該從那邊出站。這一急腦袋又卡住了,完全聽不懂朋友講什麼。既緊張又慌亂,乾脆從最大的出口出站。經驗法則,最大的出口必定是主要出口,所以告訴朋友自己已出站了,不過現在該往哪裡走?此時他又開始嘰哩咕嚕講了一長串,他的英文還是聽不懂。雞同鴨講了好一陣子,最後靈機一動說乾脆就在原地等他來好了。搞了老半天,都是自己嚇自己,因為朋友就是這樣建議,只是自己因為慌張而聽不進去任何一句話。

媽媽再度打電話來關心「最新進度」,回說終於到了正在等朋友。接下來,完了!忘了對方的長相了!只好等對方來認領囉!然後再請他幫忙打電話去旅館延後check in的時間。剩下就只是等他出現,突然覺得好餓啊!等待中由於完全忘記對方的長相,所以很怕萬一來個長相兇狠的人怎麼辦(當時內心戲是既多元又沒營養),每經過一個會讓人感到害怕的面容,內心都會忍不住吶喊「不會吧?!」直到朋友趕到為止。

ps. 這次到日本是自助旅行順便與網友見面,很大膽是吧?!對方還是個男的,所以親友們的擔心不是沒道理。搞笑的是前一晚才確認彼此的長相,但是當踏上日本國土那一刻後就根本不記得對方的樣子,朋友們知道後無一不搖頭。

終於!朋友來認人了,因為還處在「驚魂失魄」的狀況下,還用懷疑的口穩問是不是某某人,對方有點驚訝Elli怎麼會如此問,於是硬拗說沒想到真的見到面了,煞時發現自己的唬爛功」一整個突飛猛進。吃過晚餐,便搭著他的車前往靜岡市。

入住:靜岡第一ホテル(靜岡第一Hotel)

Check in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有夠累人的一天。整理行李準備接下來兩天住鎌倉要用的東西,由於第四天還要再回到這間旅館,所以把其他的行李寄放在這邊。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O.S:電視播啥廣告啊?有點復古咧!

從15:45到20:04分才見到朋友,那位韓國先生說實在花太多時間了,依時間來算應該早就到了,真是笑掉人家的大牙!

再來,自己根本就沒迷路也沒搭錯車,然後進月台前竟然迷糊到忘了看列車進站時間跟搭車在哪號月台。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亂嚇自己才惹出一連串笑話。反正第一次嘛!難免失誤連連。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