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在森,僅僅為了一個駅弁(鐵道便當)-いかめし(烏賊飯),所以根本沒出過森駅,因為再沒多久就要搭スーパー北斗(超級北斗號)前往登別。想去登別,單純只因為去過北投地獄谷但沒去過登別地獄谷(超級瞎的理由,但我就是這種人)。整個旅行的交通都交由朋友負責排定,日本人不能使用JR PASS,加上自己也壓根沒想過,結果繞一大圈花了一大筆車資後才突然想到:「我明明可以買JR PASS省車資的耶!(飆淚)」為時已晚。不過朋友捨命陪君子一樣花大把鈔票跟著北討(這形容的確有點浮誇),我是個講義氣的人,跟著他一起花這些交通費,值得啦!否則讓人眼巴巴看著一個外國人享盡富貴,似嫌太殘忍。

上圖這輛活像變型金鋼的電車「スーパー北斗」是屬於キハ281系氣動車,1994年開始運行。「スーパー北斗」是以「北斗七星」作為命名的由來,因為北斗七星就是指示北方方向的北極星座,再加上「往北都札幌的列車」,以及搭載青函連絡船旅客往北行的急行列車等意象交疊,故有「北斗」這個暱稱。還有,「北斗」這個名稱原本是往來於上野駅到青森駅間的常磐線或東北本線的夜行急行列車所使用,當時命名的基準是「夜行列車名是以天體名命名」所以才有這個名稱的。

「特急 スーパー北斗」自由席的價位比較便宜,雖然是正逢日本黃金週連假,不過車內仍有一堆空位,讓我頓時安心了不少,否則怎麼享用那朝思暮想的鐵道便當「いかめし」呢?

窗外看到的這片海是內埔灣,我們沿著這海灣一路往登別去。

鏘鏘~~這就是日本知名的駅弁之一「いかめし」,有準時收看國興衛視「北海道特集」的人就應該會看到其中有一集介紹森町的駅弁「いかめし」。我也是看到節目的介紹後立馬記在紙上,後來跟朋友上網查詢有關函館大沼號時(他在日本我在台灣),當下就決定搭到最後一站-森駅,然後在往登別的車上吃烏賊飯。

每個「いかめし」駅弁重量都一樣,因為烏賊大小不一所以數量也不一。我拿到的いかめし裡頭就有1大2小,當時以為量小小的應該吃得完,沒想到太飽足了,食量少的我根本吃不完,這時有朋友在真好!

從森搭北斗特急列車,約莫1.5小時車程便抵達登別,從月台進車站時,就會看到2隻赤鬼在對你說「よこそう登別へ (歡迎光臨登別!)」。據說被桃太郎打敗的赤鬼跟青鬼來自於北海道登別地獄谷,所以才會在登別裡一直看到「赤鬼」跟「青鬼」向你say hello。是說,桃太郎是岡山縣人,是他特地來登別打鬼,還是這兩隻鬼遠從登別跑去岡山鬧事才被桃太郎打敗?這是突然冒出來的題外話。

另一個有名的是「熊」,出車站門口時會看到2隻熊在一旁,果然「有熊出沒」!

走出車站,眼前又一拿著狼牙棒的赤鬼現身,身旁插著一支「歓迎のぼりべつ (歡迎光臨登別)」旗幟。是說,這隻赤鬼不但手拿狼牙棒,臉部表情看起來猙獰了點,很難感受它的呲牙裂嘴是在說歡迎(還是根本是個人解讀錯誤,它其實是開口笑!? <驚>),夜幕低垂時,不知會不會嚇壞初達此地的人們。此時竟飄起了毛毛細雨還帶點兒寒意,該不會被這隻赤鬼知道我此刻內心的O.S所以覺得委屈而默默掉下鬼兒小淚吧?拜託!千萬別讓我在雨中旅行啊!在下的知道錯了!

登別車站離地獄谷及登別商店街一帶(其實跟烏來很像)還有一段距離,搭巴士約15分鐘,中途會經過登別時代村,外邊介紹時代村有忍者表演,忍不住問朋友日本的忍者不是只在甲賀跟伊賀嗎?朋友說:「あれはそうだよ!だから中の忍者は偽者だ。 (那是騙人的啦!所以裡面的忍者是假的!)」

下車後首先看到是湯澤神社,每遇神社必拜的朋友這次竟意外地說不去了,原來看到那高高的階梯,他跟著我一起投降,最後只拍個「到此一遊」照表示曾經路過。

看到青鬼赤鬼,便知登別地獄谷就在不遠處,其實這2位青鬼赤鬼看起來還蠻有個性的呢!

所有觀光客到登別地獄谷來一定和「支笏洞爺國立公園 登別地獄谷」大招牌合照,而我卻是一點都不想像一般觀光客一樣入鏡。圖中這些人都是大陸客,所以不好意思請他們讓我拍個「這裡是登別地獄谷」的空景。

大自然是如此神奇,地獄谷所見之處皆是硫磺,從地底下竄出的煙可想而知溫度有多高。中間幾個在山壁的凹處,那超級純白物竟是沒尚未被融化的積雪-朋友說的(完全撇清責任中)。

這一處是溫度高達80度的鉄泉池,上頭標示這是間歇泉(有週期變化的溫泉),因為蒸汽的關係無法拍到翻滾中的泉水畫面,只能遠遠拍囉!滾燙泉水中間偏白、像翻浪般的部分就是滾滾溫泉水。

上圖是登別溫泉的三大史蹟之一「鉈作観音」。寬文6年(1666),有位來自美濃國的僧人円空上人在北海道巡走,他每走到的一個地方,就會放置一個鉈來鑄造觀音像。其中一個就是放在登別地獄谷展望丘這裡,主要係為大家消災解厄。

這塊石碑稱為「題目石」,也是登別溫泉三大史蹟之一。明治4年(1871),伊達市妙榮寺的開廟僧侶日進上人來訪登別地獄谷時,在這顆天然石上用墨寫著「南無妙法蓮華經」,因為經過多年的風雨摧殘,現在已無法判讀那些字跡。據說以前用水澆下後會浮出「南無妙法蓮華經」字樣,而且看得非常清楚,當地人經過時都會雙手合十參拜它。

閻魔堂裡面那尊大神像就是閻王地獄審判,跟我們耳熟能詳的閻羅王係同一位。當時並未在此地久留,之後來才想起這裡的夜晚好像是挺令人驚豔的特別。

我是個貓頭鷹愛好者,所以看到貓頭鷹就會停不下手猛按快門。貓頭鷹在日本是吉祥的動物,有一說會保佑人一輩子不勞苦(因為日文「梟 ふくろう」跟「不苦勞」的日文發音是一樣的)。像埼玉秩父市主保佑學業進步的秩父神社北辰之梟、北海道函館主庇佑良緣的護國神社結緣之梟、登別的森林之神等都是貓頭鷹。要不是因為我是背包客所以無法帶著太多重物重物前行,不然還真想買一個木雕貓頭鷹回家。我特別喜歡櫥窗裡左邊這一隻。

連登別地獄谷商店街的7-11門口都有一對貓頭鷹在站崗!

以上三圖都是在商店街上的同一家店拍的,整面牆幾乎被木雕貓頭鷹給佔據,讓我忍得好辛苦啊!好想敗下那些掛鐘啊!

結緣的貍貓

保佑考試合格的鬼藏

這位於登別溫泉「夢元 さぎり湯」右側的「湯かけ鬼蔵」,祈求無病息災、諸病平癒。流動的水是真的溫泉,有點像洗米水的顏色。


【番外篇】

這2包牛奶糖是在登別溫泉商店街等公車時買的,其實還有個布丁,想到要拍的時候早已被我吃掉一半。右邊的口味說是有添加白樺樹液的巧克力牛奶糖,不過吃了還是只覺得有濃厚的巧克力味道。左邊草莓口味的,的確帶有濃厚的草莓味。

再度回到登別駅準備趕車前往小樽。等車同時恰好有一班要往大阪的「トワイライト エクスプレス (Twilight Express,曙光號)」(上圖)停在登別的月台上。朋友見機不可失,商請站長讓我到月台上拍,於是我就這樣大咧咧的拍照去,雖然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那也不知道那是多偉大的列車。

後來才知道「トワイライト エクスプレス」是運行於大阪駅到札幌駅之間的臨時寝台列車,而且號稱日本人一生中一定要搭一次的夢幻逸品。另外,所謂的「臨時」意指有季節性或特別需要時才有運行的。車頭是DD51形ディーゼル機關車(屬北海道函館運輸所),客車則為24系客車改造成好幾組組合成列車。沒拍到頭跟全部車體確實很扼腕,因為跑到月台時已是它要出發的時候,匆忙之中才拍下這唯一的「トワイライト エクスプレス」倩影。

拍完「トワイライト エクスプレス」之後就進車站繼續等車,外頭有點兒微涼,當坐在候車室的座位時往上一看,原來上面還有精彩的部分!沒多久有位應該是高中生的年紀吧?!總之就是一位年輕小男生,突然回頭問我是不是很喜歡「トワイライト エクスプレス」,想看的話明天還可以再來看,還很熱心地找我聊天。是說個人的日文還沒強到可以來個國民外交,只好當下對他說隔日就要回國了,所以感謝他的好意,接著趁機溜到朋友的身邊去。

首先,補回初來乍到時忘記拍了的車站。

找到在車站商店裡閒晃的朋友,順便告訴他有關我的「豔遇」經過,之後定睛一看…

這…KUMA???!!!想必是想跟PUMA較量一下是吧!

有點悔恨沒有買這一個「KUMA包」,真的,超飲恨。有誰能去幫我帶一個回來?

往函館的特急北斗又來囉!不過這列北斗的目的地是函館,而我,要往小樽去。

這列普通車也不是我要搭的,它是這幾趟來第一次看到的紅色列車。這輛電車是国鉄711系電車S101編成,主要運行於室蘭本線,又稱為「赤電」。

我還在等前往小樽的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