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1039.JPGDSCN1046DSCN1049.JPG (江差線之旅進行中...)

一樣準時在清晨6點鐘起床,檢查妥必需品有無遺漏,吃過早餐,再次搭上7:24往木古內的特急スーパー白鳥,利江差線Free Pass使用最終期限(一張Pass可連續使用2天),開啟「江差線之旅」第二回合。天氣預報說雨會持續到中午後才停,還好雨不再像前一天那樣大,不過正下著的雨依舊是屬於「不撐傘,會濕身」的程度。

前一天的江差線之旅第一回合說是「操軍」一點也不為過。從列車抵達江差後到搭車離開江差,期間完全是馬不停蹄地趕路,沒有坐下稍停留半刻,只因深怕會錯過任何景點。

Elli果然是個貪心的旅人。 (笑)

DSCN1463

DSCN1462

江差線之旅Round 2首靠站是「上ノ国 (上之國)」,出發前對「該如何在上ノ国遊走1小時」毫無頭緒。一日制霸江差線10站的指導網頁裡說明在上ノ国停留1小時又26分鐘的去處只有當地商店街跟花沢温泉,不過去花沢温泉徒步需20分鐘,搭計程車則5分鐘 ,如想泡溫泉時間似嫌太短。後來發現距離車站徒步約半小時有一國家文化財「旧笹浪家住宅及び付属土蔵」,於是計劃當列車9:08抵達上ノ国後直接趕往「旧笹浪家住宅及び付属土蔵」:花20分鐘參觀、來回一小時步行路程、回車站再拍車站周邊景色,應該恰好趕上10:34的列車制霸下一站-湯ノ岱。而計畫終究趕不上變化,下車後依然忍不住先拍鐵道景色,還好這花不到10分鐘時間。 

DSCN1465-1

上ノ国駅(如上圖右上角)為上ノ国町的中心站,設於昭和11年(1936年)11月10日,屬單側式月台一面一線,一直到國鐵末期都還配有駅員管理,之後改制成簡易站,成為由江差駅管轄的無人站。車站主體就在上圖建築物的右側邊,其餘空間則屬於上ノ国町商工会館的辦公廳舍,上ノ国町觀光案內所也在其內。為了再三確認往返「旧笹浪家住宅及び付属土蔵」的路線及所需時間,便進入觀光案內所詢問。沒想到獲得的答案是若以徒步方式前往約需40分鐘,往返還要趕上10:34的江差線肯定來不及。案內所員工一邊說著一邊拿地圖推薦Elli可以就近去「天の川かささぎロート (當地中譯繁體為天河鵲橋之路)」,徒步來回只須30分鐘,一來可以慢慢欣賞沿途自然風景,二來也較輕鬆愜意。就這麼決定換景點!

話說15世紀時,日本將北海道靠日本海側,也就是現今江差町跟上ノ国町附近一帶稱為「上之國」;靠太平洋側,也就是現在的函館市則稱為「下之國」。至今「上ノ国 (上之國)」這個地名繼續延用,不過範圍縮減成一個小鎮。據說此地歷史可追溯到1189年賴源朝進攻奧州(約現在的福島縣、宮城縣、岩手縣、青森縣及秋田縣鹿角市與小坂町)的藤原家那個時候,當時已有原本住在糠部或津輕一帶的居民逃到上之國來。

也因此上ノ国的古蹟、地方傳說一點兒也不少,除了國家重要文化財旧笹浪家住宅及び付属土蔵」以外,還有夷王山墳墓群(室町時代的墳墓)、勝山館跡(國指定史跡)、勝山館跡ガイダンス施設(勝山館跡導覽設施,4月第4個星期六~11月第2個星期日10:00~16:00開館,開館期間週一及國定假日隔天休館)、上ノ国八幡宮本殿(町指定文化財)、上國寺本堂(國重要文化財)、円空仏(圓空佛)、夜明けの塔(黎明之塔),以及觀光案內所員工推薦的「天の川かささぎロート 」等。

有點兒遺憾無法一遊這些名剎古蹟,找機會再來一趟「北海道古文化之旅」吧!其實開車遊方便許多,無奈Elli不會開車。原本想下車後搭計程車去旧笹浪家住宅及び付属土蔵」參觀再走回車站,沒想到一出車站,別說什麼商店街,連計程車的影子都沒見著

DSCN1470

此時已是上午九點半,雖然天色是山雨欲來的陰,時下時停,其實只要不撐傘就夠感激了。上圖就是「天の川かささぎロード (天河鵲橋之路)」,這段挾著天之川橋的國道228號線,沿途長約1.8公里內的「天河鵲橋之路」,便是以天之川傳說登場的「喜鵲為織姬與彥星牽線」而命名。很熟悉的故事吧?這是中國民間故事「牛郎織女在鵲橋相會」的日本版。

日本也有牛郎織女星傳說,只是版本不同。中國民間版是因為織女下凡跟凡人相戀觸犯了天條而被迫分離,喜鵲受到他們的愛情所感動,於是搭成橋讓他們得以相會,王母娘娘見到這一幕後為之動容,便開恩讓他們每年七夕可以相會一次;而日本版卻是因為牛郎織女只顧玩樂而忘卻工作,玉皇大帝一怒之下,才懲罰他們一年只能見一次面。

DSCN1469

天河鵲橋之路(靠車站這一頭)旁有座「きらきらお星さま公園 (閃亮小星星公園)」,2個小公園與天井裡的星座則是3道閃耀長廊,因為與星星有關,所以公園裡所看到的都是天文圖象。

DSCN1470-1

天之川橋是由東方的七夕傳說加上西洋星座組合而成,並融入了周邊大自然景色。上圖右上及左上是天之川橋兩端放置的2座青銅雕塑,左上是彗星,代表哈雷彗星或百武彗星等,以天上彗星的橫切面來表現宇宙科學的奧秘;右上則是羽衣,以天女的羽衣包覆著牛郎趕牛執的鞭、織女織布用的杼作為設計意象,以牛郎織女平日工作的使用器具組合來表現七夕的傳說故事。

DSCN1493

天之川橋的兩側欄杆則是以12星座(一邊6個星座)串連,上圖是Elli的星座-水瓶座。星星公園、天之川橋,以及大自然的融合,形成了一場浪漫故事。可惜Elli一個人行動,所以當下感受到的只有怕時間不夠,而非浪漫。

DSCN1494

深秋時分,加上前一天中午開始的大雨,天寒了些,可能是因為生在南國所以不習慣北國的涼。對長年待在南國的我們而言確實有點兒寒,但對在天之川上釣魚的大叔們而言,或許覺得溫度是恰好的舒適,所以正恣意地垂釣。可是,手持著的上ノ国地圖標示10月底11月初並不是溪釣季節啊?

DSCN1475

時間還早,還可以跑跑天之川橋附近的景點。

向來就抗拒不了地圖上標示的「遺跡、旧跡」字樣,所以當看到地圖裡寫著「上之国館跡(花沢館跡)」便立刻啟動搜尋模式。地圖標示的「上之国館跡」正確地點並不明確,以為就在附近的花沢公園一帶,就順著地圖上所畫的路線走去。根據以往跑日本舊跡或遺跡的經驗,跡地通常不是用石碑就是用木碑立在那裡,而且一路都會有指引方向的路標,但是找「上之国館跡(花沢館跡)」時卻遍尋不著指引路標,所以找得有點兒辛苦。

花沢公園附近有間消防隊,沿旁邊的路往山上走去,遠遠看到一座石碑,心中正疑惑著「會不會是那個?」便快步走去,結果並不是。Elli找到的是石碑是為參加「日清戰爭 (中日甲午戰爭)」及「日露戰爭 (日俄戰爭)」時戰死沙場的上ノ国人所設置的「忠魂碑」,其設立於大正14年(1925年)11月。主要是祭祀參加中日甲午及日俄戰爭及之後大東亞戰爭(指世界二次大戰中,光復台灣的那場戰爭)的232位戰歿者。設置這座「慰靈碑」除了悼念於戰爭中喪命的靈魂以外,主要目的還包含了祈求世界和平,未來不再有戰爭發生。

歷史很沉重,辜且不論過往種種,所謂歷史,就是要世人時時警惕別再讓悲劇重演,而非長久懷恨。不是嗎?

DSCN1479

既然找錯了就回到消防隊找人問吧!花沢公園附近有一處溫泉澡堂「花沢温泉簡易浴場」,莫非這就是制霸江差線10站的網頁裡所寫的「花沢温泉」?或許時間還早,所以出入溫泉浴場的人不過少少幾位。

DSCN1481

問過消防隊才知道原來找錯方向,不過他們說的確不好找,因為舊跡被沒在樹叢裡。離消防隊只有5分鐘路程,拐個彎、仔細看看路邊便可找到。結果先找到的卻是通過天之川鵲橋之路後,在天之川橋另一端的公園「のんびりお月さま公園 (悠閒的月亮公園)」。也對,天上有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星星,當然也要有姣潔悠然的月娘啊!

月亮公園比星星公園規模小許多,誰教天上繁星眾多所以量大,相形之下月亮只有孤影一個。設計意念是否有這種隱喻?或許又是Elli一人無聊瞎說。上圖這座花壇名為「三日月花壇」,花壇周圍有9種不同的圖案,全都是日、月、星辰、大自然等組合而成的抽象畫。

DSCN1485

再往前幾步,終於找到地圖上標示的「上之国館跡 (花沢館跡)」(上圖)。當看到上頭寫著「史跡上之国館跡のうち花沢館跡」的小石柱時,還忍不住驚呼「終於找到了!」然後看看四周,诶...就這樣而已,沒了! 

DSCN1496

只要目的地都順利找到而且沒有遺漏,就是好的開始,於是帶著滿足的心走回車站。跑江差線這兩天,常看到民家門口都會像上圖一樣吊掛著一大堆蘿蔔,原來平常在日本餐廳所吃到的醃蘿蔔都是先這樣掛著曬成干啊!是說,Elli不吃白蘿蔔,即使大家再怎麼說日本的蘿蔔香甜不像台灣品種帶點兒辣,但不吃就是不吃。

DSCN1497

抵達上ノ国駅之初並未走進候車室反而是從旁邊繞出來,既然要制霸徹底,進車站瞧一瞧是必要的。候車室一樣小小間,沒有售票處,更沒有站務員。除了木古内駅、江差駅及湯ノ岱駅以外,上ノ国駅的候車空間已是無人站中算乾淨的了,因為其餘各站的車站只要拉開拉門,就會發現蒼蠅大軍振翅的嗡嗡聲,陣仗嚇人啊!

DSCN1499

DSCN1502

DSCN1356

DSCN1512

再度踏上湯ノ岱駅。雖然前一天渋谷さん已載Elli來過湯ノ岱駅,因為只到車站卻沒到預定要去的湯ノ岱温泉及天ノ川河川敷に湧き湯,於是決定不改行程,另一個原因是親自在這裡下車插旗才有制霸成功的感覺(基本上這是胡謅的理由)。由於前一天已拍攝過湯ノ岱車站許多照片,所以這一天只是補拍幾張「非雨中的湯ノ岱駅」,再往預定目標出發。

DSCN1515

途中,遇見一隻乖乖看門的秋田犬(應該是吧?!),蹲在牠面前好一會兒才等到牠的「正面」回應。誰說在鄉間找不到樂趣?有時遠離喧囂的城市,反而能得到更多的心靈解放。在這裡沒有庸庸碌碌,也見不到都市裡才會出現的一張張制式面孔。時間走得緩慢,慢活,原來如此愜意。

理應就該如此,但心裡仍不時掛念著「得準時搭車」這回事,再怎麼想慢旅遊,無奈時間受控於列車班次上。誰教自己不會開車呢?

DSCN1517

覺得這紅通通的小菓子眼熟嗎?不管是耶誕節的花飾,或者日本過年時用的門松、吊飾等,所使用的花飾材料都少不了它。在江差線內各鄉村裡遊走,路邊常常能見到這種結滿小紅菓的樹。回台灣整理照片、編號編名時,經網站查詢後才知道這植物名叫「山歸來」,秋末冬初,便是它的季節。

DSCN1519

這條河水是「天の川 (天之川)」,屬於二級河川天野川水系,就在湯ノ岱温泉附近。天之川是北海道檜山郡上之國的大河川,目前的川名是早期開發這片土地上時所稱的「和名 (日文名稱)」,而原愛奴族語的稱呼並無流傳下來。

DSCN1527

DSCN1529

這條路邊充滿泥濘的地方是「湯ノ岱大橋」,橫跨於天之川。此時心想應該湯ノ岱温泉及天ノ川河川敷に湧き湯不遠了。其實,離開湯ノ岱駅後,Elli有半個多小時是耗在附近的郵局裡,只為了不規則型明信片能否不要裝入信封袋直接寄回台灣。依日本各郵局規定,地方限定版的不規則型明信片如欲寄往國外一律得乖乖地放入信封袋才能寄出。在湯ノ岱看到郵局時只單純想碰運氣,沒想到還真能直接寄回台灣,樂得立刻寄給自己跟朋友們一張當地限定明信片。

於是,當過了湯ノ岱大橋後發現,天ノ川河川敷に湧き湯可能要到河邊才找得到,而簡易地圖並未顯示它究竟在哪個方位。之後發現,往河邊去就必須從湯ノ岱大橋旁往下走,當靠近一看,路,被封起來了。最末,依舊找不到在天之川河床敷地裡湧出的溫泉究竟該從何處找起。原本應該在繼續前往預定目的地「湯ノ岱温泉」,應該就在前面不遠處,有看到招牌。此時算算時間,走回車站後離預計搭的班車剩不到20分鐘,泡湯,真的是「泡湯」了,只好沿途拍掉落一地的楓葉,慢慢走回車站。

對什麼都好奇的人就是容易受引誘,這麼一下就把計畫拋在腦後,原先想在鮮少人知的鄉下泡溫泉也因此沒了,真該好好改改這壞(怪?)習慣才是。

DSCN1530

回首來時路,這裡看到的民宅算是多的了,只是一路行來沒遇上什麼人,連過往的車輛都經過長久時間才見到一部。很「田舎に泊まろう (來去鄉下住一晚)」對不?第一次在日本鄉下旅行是搭日本朋友開的車前往,但從此愛上日本的鄉間。雖然自己不會開車,時間都被交通綁住,不過像這樣子旅行也挺愜意,再怎麼不便也甘之如飴。

DSCN1558

DSCN1538

繼續制霸江差線的中須田駅。這一站,一樣只有Elli一個人下車,也沒人上車。雨確實停了,原本氣象預報說雨要下到中午才會轉為多雲天氣,沒想到卻早早停歇。或許因為Elli的耐操精神感動了老天爺,所以特地賞賜一個恰好的天氣給一位充滿傻勁的旅人。午后天漸漸變藍,雖然有時仍會轉陰,不用撐傘旅行已是最棒的禮物啦!

DSCN1541

DSCN1544

差線之旅中的第2個貨櫃仿車廂改造車站-中須田駅設立於昭和23年(1948年),亦屬單側式月台一面一線的無人站,雖然跟桂岡駅一樣都有三張長凳,但除此之外,空無一物狀

DSCN1545

中須田附近並沒有什麼景點,網頁上介紹此站下車後的樂趣就只有「田園散策」,鄰近的景點是離車站徒步約17分鐘的「片石ファーム (片石農場)」。在中須田計畫只停留37分鐘,光來回就得花34分鐘,加上旅人沒有買農產品的必要,所以在周邊的田園隨意散策後就速速回車站等候列車到來。

此時已屆秋末,農田裡盡是一片又短又乾的稻草夾帶著雜草,雖沒了田園散策樂趣,卻可呼吸新鮮又帶點兒冷冽的空氣。一路走來的靜寞,是安靜、卻不寂寞,一個人,也可以逍遙自在。 

DSCN1546

DSCN1555-1

上圖是在中須田駅(其實就只有候車室)裡張貼的避難場所位置、完整的江差至函館間的列車時刻表及中須田駅到各站的價目表及時刻表。一天來回各只6班車,錯過一班,等下一班車到來少說也要等上2個多小時。雖是人煙稀少的鄉間,但防災避難工作依然講究,就算任何一個旅行者突然遇到緊急危難時,還能知道如何往避難場所去,不至於孤立無援。

DSCN1559

前一天從桂岡駅走到宮越駅的途中所看到的田園風情,在列車上看得更清楚。Elli不夠高,所以前一天拍這片農田時都被路邊高聳的雜草給遮蔽住。這一天還是會經過宮越跟桂岡之間,因此在筆記本上特地記了下來,免得屆時又遺憾一次。

DSCN1566

DSCN1564

終於制霸了本次江差線中最後一座貨櫃仿車廂改造的車站-吉堀駅。吉堀駅設立於昭和10年(1935年)12月10日,屬單側式月台一面一線,是由木古內管轄的無人站。下車後唯一的樂趣只有「參觀車站 (駅舎見学)」,鄰近的景點只有一處徒步17分鐘的「秋山農園」。跟中須田附近的片石農場一樣都是農產品直銷所,而唯一不同的是秋山農園裡販有雙淇淋。

DSCN1568

吉堀駅也是一樣擺著3張長凳,不同的是裡頭完全沒有鋪設任何東西,只有一盒面紙、幾本供旅人寫下心得的筆記本和筆。若要論江差線3座車廂式車站的「豪華度」,個人覺得就是桂岡>中須田=吉堀。桂岡站裡頭除了地面鋪有薄地毯、座椅也鋪著一層薄毯外加幾張椅墊,還有江差線旅人筆記本和筆;中須田則是地面鋪薄毯、座椅鋪一層薄毯;吉堀站只有旅人用筆記本跟筆,頂多附加了一個分類式垃圾桶。用數學算式來看這3站,桂岡=中須田+吉堀。

DSCN1569

DSCN1572

DSCN1579

走出吉堀駅在鄰近的道路往回瞧,車站竟是「隱身」在蘆葦(菅芒?)中,怪不得這座無人站一定要用亮度如此高的黃色以供分辨,要不然誰會知道搭車地點就在這裡呢?(又瞎猜 )

DSCN1574

DSCN1576

恣意地走在道路上,只見到一隻貓咪在路邊正嗅著死去的鳥兒,沒見到一輛車經過。反正時間還充裕,於是決定在這條北海道裡的某個鄉間道路上慢慢走。農田裡種植的青蔥尚未完全收成,一旁架上的藤,雖已枯黃卻為這片大地添上幾分色彩。陰天裡拍不出藍天,連秋天應有的繽紛顏色也被蓋上一層薄膜似的,只怪自己攝影技術太差,拍不出這一片恬靜的土地的美。

DSCN1581

DSCN1595

 

DSCN1597

回到吉堀駅等著開往神明駅的列車時,剛好一對男女朋友駕著車到這裡拍江差線,這是繼湯ノ岱駅後好不容易才遇見的「人類」。江差線位於太偏遠的鄉間了,像這類地方鐵道很快就因為使用人漸少而被廢除改以巴士聯絡內外;也因為鄉下的交通不便利,所以家家戶戶都備有自用車,利用巴士的機會基本上就夠低了,更何況火車。

若非因緣際會下得知靠近函館的某地方鐵道將要廢線,可有機會到這種地方慢遊?應該是不會吧?!畢竟對台灣人而言,知道這個地方的人少之又少。

DSCN1606

DSCN1607

吉堀到神明之間的鐵道,會經過幾段像上圖一樣的「隧道」。說是隧道,卻又不像隧道一樣整個漆黑到等出洞時才重見天日。靠近山坡處有幾處被鑿開,就像是未安裝玻璃窗般的窗戶,讓列車上的人能與坡上的車道相望。在日本搭火車旅行才開始不過幾年,第一次見到這種隧道形式所以拿起相機不停地啪嚓啪嚓,活像個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好奇。

別笑!如果你是跟Elli一樣屬於好奇寶寶型的人,又很喜歡搭火車旅行,頭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興奮是難免的吧?!

DSCN1611

DSCN1638-2

本日的最後一站-神明駅,再差補足木古内駅跟渡島鶴岡駅就全10站制霸完成,因為在渡島鶴岡還有特別任務要完成,所以特別把這2站留待隔日續戰,今日任務就到神明駅為止。

上圖就是神明駅跟裡面的候車室,跟宮越駅一樣是個什麼都沒有的木造小屋,但是神明駅的推門似乎才翻修不久,站體也較新。神明駅設於昭和32年(1957年)1月25日,屬於單側式月台一面一線的無人站,車站主體也跟宮越駅一樣都是月台旁的古老木構造候車室,不是實質的「火車站」。

DSCN1621

「黃牌!請遵守禮儀!」把腳踩在對面座位、車廂內吸煙、把手伸出車外,以及送行者趴在車窗跟遠行者講話,這些都是嚴禁的行為,違規的話就會被舉黃牌警告!是說,日本不是很守規矩嗎?怎麼還有勸導海報出現呢?這次旅行Elli就親眼看見有人把腳伸到對面座位(面對面式雙人座椅),雖說是脫下鞋子,可是鞋穿了一天難免有味道,所以有道德的人千萬不可以違規唷!

DSCN1609

DSCN1610

DSCN1612

DSCN1615

江差線就是這麼一條線路而已,這等景色即將成為絕響。待下次再度踏上這塊土地時,可能鐵道已不復見。趁此時好好欣賞眼前這一路筆直,直到盡頭那端。

DSCN1622

上圖是木古内町鉄道まち歩きマップ(木古町鐵道線散步地圖)中所放置神明站的拍攝角度,其實應該還要再向前一點點,但依然抓不到那個點。

雖說網頁上寫著下車後的樂趣是「秘境駅見学 (參觀秘境站)」,卻又介紹鄰近景點的欄位寫道「特に無し (沒什麼特別的)」,之後又再加註「真の秘境駅かも (或許真有秘境站)」。這...耍人嗎?指要搭江差線列車就可以直接下車的地方根本不是秘境站吧?!私心如此認為,秘境站至少要像前一天跑的「天ノ川駅」,那種非正式版又藏身在鐵道線路之中,這種隱藏版的車站才足以稱為秘境站才是,不是嗎?既然離往木古內的列車還有一個多小時,趁此時來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秘境,搞不好真讓Elli給找著也說不定。

DSCN1625

這幢斑駁到好像只要來陣強烈暴風雨就會垮的建築物,似乎無人使用已久,雜草叢生,雖旁邊有路可走進一窺究竟,惟恐是私人土地,不好因自己的好奇心而引來不必要的誤會。雖然外邊的玻離窗部分破裂確實無人居住或使用無誤,可是好想拍這款廢墟啊!(稱「廢墟」會不會不禮貌?)

DSCN1626

雖然一度以為這棟房子也是久無人住的房屋,正想靠近一看(非踏入裡面的土地),沒想到一位躺著的老人家從破碎的窗口向Elli這邊看過來,嚇得放下相機,點頭示意,速速離開他的視線。當走到這裡時已不見老人家才又拿起相機拍(真是對不起),因為腦袋想起,如果再稍稍整理一下,外牆再上個漆,前面的土地再重新整理種些花草果樹,或許,能成為加拿大作家 Lucy Maud Montgomery 筆下的Green Gables(清秀佳人的綠色屋頂小屋)。

DSCN1633

DSCN1635

上圖可證明Elli跑的地方是多麼鄉下了吧?!竟然連訊號都沒有,還好只是要查時間而已,如果還拿朋友的iPAD尋求引導路線的話,那可就成了無用武之地不?還好這已是本日最後一站,也不想再找什麼秘境站了。

這個地方之所以稱「神明」,是因為神明駅前面有一條「神明ノ沢」故而得名。趁天色還亮著的時候去尋找那條「神明ノ沢」,但是越走往河雜草越高,幾乎擋住了去路,最後不敢再繼續往前走過去。只是,瞥見的河到底是不是「神明ノ沢」卻不得知。

DSCN1636

這是在神明站的旅人筆記本,左邊署名「山梨の変なオジサン (山梨縣的怪叔叔)」幾乎已走遍日本各地的JR車站,因為他說本州及四國的JR車站全部都下車過,九州還剩下100站,北海道剩下280站,這7日內他在江差線、留萌線及日高本線都下車過,因為他只管上下車,只為了蒐集上下車的車站。這是2011年4月29日的留言,最末還留下伊達政宗的詩句「馬上少年過 世平白髮多 殘軀天所赦 不樂是如何」,代表他當時的心境。 

DSCN1641

再度回到木古内駅等待回函館的白鳥特急,第一次在日本鐵道車站內看到站長(副站長?)正廣播各列車幾時開放入月台等候,難得一見所以拍下。地方鐵道就是這樣遊,上車、下車、走路,像迴圈般不停地循環。

江差線的制霸之旅Day 2行程很順利:

函館駅木古内駅【換乘江差線ワンマン」→上ノ国駅【改遊上の川かささぎロード周邊上ノ国駅→【搭江差線】→湯ノ岱駅中須田駅→吉堀→神明駅16:52江差線+ 18:10 木古内駅発 特急 スーパー白鳥27号 18:53】→函館駅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