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1日 天氣晴,不過依舊是個不會讓人覺得熱的大太陽。

①掛川花鳥園

交通:從旅投宿旅館步行約7分鐘

日本著名的花鳥園有3處,分別是:富士花鳥園(靜岡縣富士宮市)、掛川花鳥園(靜岡縣掛川市)及神戸花鳥園(兵庫縣神戸市),其中靜岡縣就占了2處。其實在第一趟遊靜岡時就曾想過造訪掛川花鳥園,但礙於時間上不允許而作罷。在台灣查了掛川花鳥園的官網發現裡頭有許多隻貓頭鷹(本人是貓頭鷹控),於是在這一趟特地安排了這個景點。掛川花鳥園開放時間是上午9:00~下午5:00,售票只到下午4:30即截止,從JR掛川駅往南走約12分鐘,大人票價是¥1,050。

進入園內後的第一區是售票區及賣場,購完票後可將行李寄放於賣場裡,這樣逛花鳥園也比較不費力。從旅館走到花鳥園這一路冷風颯颯,進園區後暖爐吹來的陣陣暖氣讓遊客門暖暖身子,天生怕冷的Elli寄放好行李後便飛奔去吹那暖呼呼的暖氣,超~舒服!

掛川花鳥園的台柱是兩隻白面貓頭鷹ココ(Coco)&ぽぽ(波波),這也是Elli造訪花鳥園的最大動力,後面會有牠們的照片。身子已暖,準備進攻花鳥園!

入內後首先看到的是兩池水鳥池,裡頭有鴛鴦、企鵝、天鵝等,還有冬季台灣最補物-紅面番鴨。當告知朋友這紅面番鴨在台灣是冬季的最讚養生食補時,他滿臉驚訝,因為紅面番鴨在這邊是供大家餵養的水鳥。花鳥園各區都有設置鳥飼料櫃子,只要投幣¥100就可以拿一小杯飼料餵食鳥兒們。

水鳥池裡的斑嘴環企鵝。

水鳥們。

水鳥池裡的鴛鴦及綠頭鴨。

因為水鳥池的位置是屬於室外空間,怕冷的Elli再度受到寒冷襲擊拍照拍到手凍冷吱吱,而朋友卻是玩得不亦樂乎。不知朋友總共買了幾杯飼料餵水鳥們,雖然自己也加入餵養的行列,但並不像他那麼地瘋狂。

水鳥池之後就再度進入室內區。花鳥園顧名思義就是有花又有鳥,在水鳥池的走道上有一片紫藤花(應該是紫藤沒錯吧!?),正值寒冬,所以只看到枯枯的藤蔓。上圖是花鳥園裡附設的「花滿餐廳」,吊在屋頂支架的花團們底下則是用餐區座位,當日午餐我們就是在這裡解決,營業時間11:00~15:00,一人¥1,000,屬於buffet形式。花滿餐廳四週種滿了許多不知名的花朵,唯一認得的只有「曼陀羅」這種有毒植物。

順著方向指標走,花滿餐廳的隔壁是室內鳥園,Elli一走進這區後立刻呈現瘋狂狀態-好多隻貓頭鷹!就撇下朋友自顧自地跑去看簡介還有拼命拍照。

上圖是燕隼(為隼科隼屬鳥類),多分布於中國及台灣地區。牠的名字叫「アオ (小藍)」。

倉鴞俗稱猴面鷹或穀倉貓頭鷹,屬草鴞科草鴞屬。右邊樹洞裡頭正在睡覺的那一隻是活生生的!左邊名叫「ケン (健)」,右邊名叫「ロック (洛克)」(應該沒弄錯吧?!)

法老雕鴞屬鴟鴞科雕鴞屬。其突出像耳朵的部分是「角羽」,日本將此類貓頭鷹統稱為「ミミズク」(有耳朵的意思),而上圖沒耳朵的貓頭鷹則統稱「フクロウ」,可是這角羽根本不是耳朵也接收不到聲音啊!這隻法老雕鴞名叫「ファラン (花郎?)」

這隻名叫「十三」的東美角鴞是美國常見的小型貓頭鷹,為鴟鴞科角鴞屬鳥類。

這隻名叫「クルミ (胡桃)」褐林鴞是亞洲南部的一種貓頭鷹,多分佈於印度、斯里蘭卡、印尼西部及中國南部。

這隻名叫「トコ (常)」的南鷲角鴞,有關牠的介紹查無中文資料,僅有英文跟日文的版本(個人非動物學人,所以無法知道牠的來歷)。

這三隻同種,分別名叫「ヤマト (大和)」、「タケル (猛)」及「ミコト (尊)」的非洲鷲角鴞也是一樣查無中文資料。

這隻名叫「バロン (男爵)」的雕鴞為鴟鴞科雕鴞屬,又稱鷲兔、角鴟等,多分佈於歐亞地區。

上圖就是掛川花鳥園人氣貓頭鷹-白臉角鴞ぽぽ(波波)。

另一隻掛川花鳥園人氣貓頭鷹-白臉角鴞ココ(Coco)。

室內鳥園區裡還有其他可愛的鳥兒:

上圖跟上上圖都是「藍冠蕉鵑」。

這是「金胸椋鳥」。

一群飛掠過蓮池的「太陽鸚鵡」。

掛川花鳥園於上午10:00及下午15:30兩個時段可餵食企鵝吃魚,朋友對這個活動非常有興趣,所以在逛花鳥園時一直注意時間。等時間快到了,便拉著Elli回到水鳥池邊排隊等著買魚準備餵企鵝們吃飯(一杯2尾魚,¥100)。

當拍這隻企鵝時,恰好牠賞了個「疑惑」表情,好似困惑著大家沒事圍著牠做什麼,似乎衝著Elli嗆「看啥」,很企鵝界「艋舺」男主角的...氣質。

花鳥園還有個熱點是「鷹匠秀」,分別於上午10:30及下午13:00、15:00各表演一場,老鷹表演完畢就輪到貓頭鷹登場。

當日因外籍鷹匠休假沒上班,所以只有兩場貓頭鷹補食秀。下午場還多了個聽到鈴聲就會自動跑到外面跟回籠子的小鳥表演,以及鸚鵡補食秀。可惜人太多Elli太矮所以無法拍到清楚的特寫(加上個人沒有優良配備),不過仍有拍到貓頭鷹獵食的連環動作就已夠心滿意足啦!

看完表演後繼續看其他的鳥兒們,朋友餵食鳥兒食物已餵到瘋狂,Elli對餵養一事反而提不起勁(因為鳥嘴叼食被啄得很驚)所以拍照拍個不停(很「分工合作」)。正專心拍攝鳥兒們的一舉一動時,剛好一隻鸚鵡飛過來停在頭上,旁邊的大嬸見狀便叫Elli不要亂動讓她拍,該幫忙拍攝這難得一見的場景的朋友卻依然「專心」餵養這些小禽類們教人好心酸。

蓮池裡的睡蓮。

托哥大嘴鳥。

黑頸長腳鷸。

朱鷺。

在蓮池裡嬉戲的金胸椋鳥。

 

這些依偎在一起正睡得香甜的鸚鵡們,Elli笑稱牠們是朋友的兄弟姐妹,因為跟他一樣很會吃又貪睡。牠們的同類中有一隻直接搶了某位小朋友手上的鳥飼料,而且是不誇張的一整杯,嚇得小朋友當場嚎啕大哭不停地對著神偷鳥兒喊:「返してよ! (還給我啦!)」那隻刁著小杯子的神偷鳥兒偏偏不鬆口,Elli在旁邊早已笑到不行。

每年都會到台南過冬的「黑面琵鷺」真面目。

晃完一圈花鳥園趁早到花滿餐廳吃中飯,眾多菜色中,就屬「染飯」最特別(因為個人沒吃過也沒看過),其他菜色則普普,,點心也普普。吃飽喝足讓身體有了熱量後,便到外面的「鴯鶓區」繼續朋友的「餵食行動」。

此次任務是餵食型似鴕鳥的「鴯鶓」,這隻隻鴯鶓像是有著雷達似的,只要餵了其中一隻,其他的就紛紛飛奔過來。朋友告知不可以把食物攤在外面,不然屆時引來一群可能會招架不住。可是,明明就藏起來了還被圍攻,一樣在餵食鴯鶓的小妹妹跟Elli同是淪落不停地逃亡命運。上圖這隻鴯鶓一直覬覦Elli手上的食物,待餵食完畢時便迅速往外逃,把身陷鴯鶓群的朋友拋在裡頭。

接著往候鳥區去。

在候鳥區裡的灰頸冠們。

已耐不住外面的寒風,所以又晃進了室內吹暖呼呼暖氣。趁著朋友上洗手間之際四處閒晃,突然瞥見一隻被關進柵欄裡的企鵝,正等著園區工作人員將牠帶回水鳥池。瞧牠等待的無奈表情,還真逗趣吶!

讓人想搬回家的貓頭鷹擺飾。 

室內還有一些貓頭鷹,很多照片都因為玻離反光而不清楚,唯有上圖例外。這是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的貓頭鷹「嘿美」嗎?還是牠的親戚?

 

Elli到國外時的必買物是明信片,上圖是在花鳥園買的貓頭鷹明信片,手繪貓頭鷹明信片真教人愛不釋手啊!自己只留一張,另兩當成卡片送朋友們了。

離開花鳥園後便前往下一個景點-東海道石疊。

②東海道金谷坂石畳

交通:掛川駅→(JR東海道本線 ¥320)→金谷駅

前次靜岡行時在浜松駅拿到的東海道沿線マップ(東海道鐵道沿線地圖)裡有介紹東海道各站的知名景點,個人就偏愛懷舊,既然到這附近來了,所以怎樣都要去金谷坂石畳(かなやさ かいしだたみ)走一走。本來搭大井川鐵道的回程當天想直接去,可惜回到金谷駅時天色已灰暗,為了不讓同行朋友擔心,才決定隔天再拉朋友一起來。

上圖為東海道金谷坂石疊的上坡口。江戶幕府時代,為了往來東海道金谷宿與日坂宿間的金谷峠坂道過客,所以在此設置了比較好走的石道「金谷坂石疊」。這些年僅剩下這短短30m長石疊,其餘部分全已變成混凝土道路。平成3年(1991年),舊金谷町的居民超過約600人參加一人一石的活動,將舊東海道從金谷坂石畳入口到諏訪原城跡延長了430m,花了約1,700個山石來復原這條石畳。其實走不了幾步便暗罵自己沒事何必找自虐,石頭路凹凹凸凸,明明是穿了後底球鞋卻仍感覺像走在「放大版健康步道」上,走完後整雙腳都好疼痛。此時不禁懷疑,這古人說「比較好走的石道」,究竟是怎麼個「好走」法?

這段路應該就是町民自動加長430m後的總計460m石畳吧?!朋友早已累攤在路邊了,自己卻不死心繼續向前行,不征服不痛快(腳底確實被賞個「快」「痛」)。這段石畳是坡道,現在僅是上坡,最後還是要下坡走回車站去,下坡時才叫真正的「酷刑」啊!

金谷駅旁邊除了東海道金谷坂石畳這個古蹟外,鄰近的長光寺裡還有座「松尾芭蕉句碑」也是本趟金谷行的重點。據說當年松尾芭蕉與他的門人遊大井川時,行經至此留下了遊大井川的俳句「道のべの木槿は馬にくはれけり (意思大概是:乘著馬兒前進的道路 馬兒朝向路旁盛開的木槿花 要欣賞就得趁早 因為花兒就要被馬兒吃掉囉!)」。這是他中期最棒傑作的一句。

白天的行程就此結束,這一天是大晦日(除夕),晚上朋友要帶Elli去神社體驗「初詣」,以及看除夜的鐘(敲108下的鐘)。此刻將要前往静岡市去。在月台等車時,朋友看到大井川鐵道的普通電車,便呼叫Elli過去。這輛是21001系,原是南海高野線的急行車輛。列車進站,啟程往静岡市出發吧!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