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趟日本行前在msn叮嚀朋友,從北海道抵達上野後,除了神樂坂以外,還有一個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お台場 (台場)」,因為很想拍彩虹大橋的夜景。

從築地市場往台場要在汐留換車,果然是東京都營地鐵,連通道壁面都這麼精彩。繼前一篇在築地市場駅拍到的2幅浮世繪後,上圖這幅藝術品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汐留駅拍到的。從「大江戸線」換「ゆりかもめ  (百合海鷗號)臨海線」準備前往「お台場海浜公園駅」時,在經過的通道上。

搭上百合海鷗號前往お台場海浜公園駅的途中雨已停歇,太陽也從雲層中露出了臉,不過電車的車窗還是掛著雨痕,在搖晃又擠滿一堆人的電車裡想,透過車窗拍外邊的景色還真是不容易。上圖是在百合海鷗號上拍到的東京港灣,不知道是不是車窗玻璃顏色所導致,亦或其實是天相自然的緣故,天空是詭異的藍,整個港景未來感得不像話。上圖實景保證百分百純天然,不是翻拍海報,否則怎麼可能有底下會出現躲不過的倉庫屋頂。

再拐一個彎,就快到お台場海浜公園駅了。

從google map判斷,上圖應該是首都高速11號台場線 (其實就是知名的彩虹大橋)。雨後的天空,顏色真的有種說不出的奇妙,白、灰以及無法形容的藍,只能說大自然果然很奧秘,怎麼雨過天晴的天空顏色會如此詭異-左邊的天空已是藍天、右邊的天空像黑夜驟降。

出了車站,走在往お台場海浜公園的木棧道上便可判別午後的雨勢究竟有多大,整條木棧道濕淋淋的程度猶如一面鏡,天空及路燈的倒影都清晰可見不用說,更誇張的是,竟還能清楚看見藍天白雲的倒影。是說,這條棧道未免也太乾淨了吧?究竟想驚死誰啊?

站在DECKS Tokyo Beach露台上(就是前述的木棧道)拍攝的彩虹大橋(レインボーブリッジ)。彩虹大橋的正式名稱為「東京港連絡橋」,是連絡東京的港區芝浦區與台場地區的吊橋。彩虹大橋自昭和62年(1987)開始施工,於平成5年(1993)竣工並開放通行,這座橋不但有百合海鷗號運行、一般車輛通行,連一般民眾都可以登橋走上一段,有機會一定要去走一走(雖為免費,但有開放時間的限制)。

是說,明明是一長跨距的白色大橋,為何要稱呼它是「彩虹大橋」?原來是在橋開通之前,政府開放民眾為這座大橋取名(日本人超愛來這招的啊!),經過票選後決定命名為「レインボーブリッジ (彩虹橋)」,到了夜晚真的會呈現七彩顏色嗎?我已經開始期待看到晚間亮燈的彩虹大橋了。

走在木棧道上回頭拍DECKS Tokyo Beach,顏色未免太繽紛亮麗。個人本來就很喜歡圖中那種亮亮的黃,不過出現在建築物上也得看情況,一個不注意就會顯得突兀。可能這裡給人的感覺充滿著「摩登」、「前衛」感,所以這些三原色組合而成的雨遮反而有種超活力的感覺。

走到お台場海浜公園(台場海濱公園),望著天空,大自然怎麼會如此神奇-好像被先前的一場大雨分為不同的兩個區塊,一個往上飄,一個往下沉。

突然想起木村拓哉跟松隆子拍的「ラブジェネレーション (戀愛世代)」,戲中理子(松隆子 飾)跟哲平(木村拓哉 飾)就是在這裡把理子前男友送的戒指丟向這片海。出發前又看一次這齣戲的重播,所以當踏上這片沙灘時,就瘋狂地拉著朋友猛說這齣戲在這裡所發生的故事。朋友是位只上網不看電視的男生,家裡沒電視沒音響,只有一部電腦,所以當我手舞足蹈描述電視劇時,他根本無法體會我當下的興奮感,還滿臉抱歉回應:「我沒看過這部戲,所以不知道妳在說什麼耶!不好意思喔!」

上圖是フジテレビ本社(富士電視公司)。當時突然忘了這到底是哪一家電視公司時隨口問了朋友,一時忘了他是宅在家只上網不看電視的悶男,在海邊散步時猛然想起那是哪家電視公司便轉頭告訴朋友答案。很奇怪吧?竟然是外國人告訴本地人那是你們的「フジテレビ本社」。這位朋友是位年輕人,而且還是日本某作家所說的「草食男」。

大概就是「天外有天」的最佳寫照吧?個人是這麼想像的。當看到天空的樣子,左上角像是新買的電器或手機使用一段時間後,原本保護用的薄膜被撕開一小角後,露出的部分則變得又新又乾淨樣貌。新買的3C產品不是都會有一層薄膜嗎?撕開後的感覺真的很像上圖的天空那樣,有人跟我是相同的感覺嗎?

水中倒影,亦有一番風味。這是一位愛攝影的朋友教我看世界的另一個方法-從倒影看世界。

朋友突然一句:「エリ!虹だ! (Elli!有彩虹耶!)」順著他指的方向定睛一看,原來一道彩虹恰巧夾在兩棟高樓之間。多虧了朋友的好眼力及高度注意力,所以

這趟旅行的第四個幸福入袋! ♥♥♥♥♥

海水慢慢地推向沙灘,童心未泯的我跑去踏浪。大自然果然奇妙見證第二彈:明明是海水,明明是沙灘,為什麼會有綠色植物活生生地長在這兒而且還活得很健康?

往海港的方向望去,完全是一個「天外有天」的景象呈現在眼前。或許是因為接近傍晚的陽光熱力不若白天的強悍,所以光線透不過中間那一層厚重的雲朵,上層似白天,底下卻似已向晚。

再回頭往旁邊的建築物望去,天空卻又是一片清澈又亮麗的藍,綴上輕柔又純淨的白雲,同一片天空,卻呈現不同的藍。

遠眺DECKS Tokyo Beach & フジテレビ本社(富士電視公司),建築物有個大球體的那一棟。

這裡是台場公園,當年是為因應美籍海軍Metthew Calbraith Perry(培里)與美國軍艦渡海來日(日本稱這事蹟為「黑船來航」)而整備設置的砲台-第三台場,由於是防禦的砲台跡地,所以在這裡可以看到幕府時代所建造的陣屋及火藥庫遺跡。上圖是整個陣屋內觀。

上圖這一處是否就是火藥庫遺跡則不得知,因為一場大雨使得整個草地都是水窪,有些地方的草又長,根本無法走進去。

這裡是砲台遺跡。

這裡是近拍的陣屋內觀。

站在台場公園看到的東京港灣。

暮霞已起,搭遊船的人依然不減。朋友突然問道想不想搭船逛逛整個港灣,我想,還是改天吧!這樣才能給自己一個再遊東京的理由。

走到離彩虹大橋較近的一處,似乎等不到那璀燦的彩虹燈出現吧?因為朋友把要讓我帶回台灣的季節限定牛奶糖裝成包裹寄到横浜郵便局去,規定要在晚上八點以前完成取件,如果要等到燈火全亮,根本來不及趕在晚上八點前抵達,只好帶著遺憾離開台場。

沒時間靠近東京鐵塔,在這裡遠望東京鐵塔也行。

在靠近左橋墩的那側,是當時已完工、快開幕的「東京スカイツリ (晴空塔)」。

往回走,我又發現高大的摩天輪,朋友依然堅決不告訴我摩天輪的日文怎麼說。

夕陽西下,陽光照射著富士電視公司的金屬帷幕,反射的光閃到我的眼真不舒服,怪不得被台灣的綠建築方面的專家學者批鬥玻璃帷幕是「光害」。不過看到海面那一道999足金之光,最近金價上揚,如果那一道金光閃閃的水波幻化成真正的金條,那可不削爆了!

無計畫性地拍,也會拍出意想不到的景。只把鏡頭靠往沙灘一拍,就拍到一道亮光的沙灘。那些白色痕跡是白沙來著,不是潮水進退而起的水花小泡泡。

就是這片白沙。台場公園的白沙灘是伊豆諸島、神津島的白沙隨著海浪運行而來,所以沙質跟這2個島的沙是一樣的。神津島,是伊豆諸島的其中一個小島,當地人暱稱它為「ダイヤモンドアイランド (鑽石島)」。神話裡,相傳伊豆的島是由神明所創造,所以有很多神明集聚在此,因此真正的島名叫做「神集島」,結果卻以訛傳訛變成了現在的「神津島」,不過古書中確實是記載「神集島」。

天色已漸晚,在電車裡不經意瞥見月亮早已偷偷掛上,彩虹大橋的燈光依然尚未點亮,此時已是當地時間下午6:38,後來才知道平常日就只亮著一般燈光。原本還遺憾沒看到彩色燈光,回到台灣後才知道根本沒啥好遺憾,因為要看有著七彩燈光的彩虹大橋只有在年末年始那一天,所以就算當日等到萬家燈火都點上,依舊是看不到橋身出現七彩燈光的。

要到横浜就得先到新橋駅換JR東海道本線。當抵達新橋駅時朋友說要找先7-11,所以我們還是在這裡稍停留一下下,不過他也帶我看看東京上班族下班後的好去處。上圖是在鐵橋下的居酒屋(橋上確實是鐵道),東京的上班族在下班後都會聚在這裡喝個小酒放鬆放鬆再回家,之所以選在這裡,圖的就是離車站近交通便利。

橋底下的另一處,有些店關門歇業中。晚上走在這條路上應該有點小恐怖吧?特別是女生獨自一人走在人煙較少的地區。

當我看到這家小麵店,很興奮拉著朋友說第一次看到這傳說中的立吞麵店(立呑処)。投幣買食券,然後在店裡站著吃,加大不加價,確實有點兒誘人,特別是像我這種好奇寶寶完全被誘到。朋友問想不想嚐試看看,雖然內心很想嚐試,不過又怕遇到不好吃的地雷貨,最後「忍痛」放棄,況且他老兄沒事多加個「PS.」-大多都是男生才會吃,女生很少去。

新橋駅的某一出口廣場擺放著一輛蒸汽機關車,雖然打上的燈光色彩有點兒怪異,不過我的目標是蒸汽機關車,所以根本不在意那怪異燈光有多麼的「邪魔 (日語的「邪魔」 = 麻煩、礙眼)」。站在這一帶的型男,每一位看起來都有點像特種營業的工作者,他們拿著名片四處向女生發放,看到我孤零零一個人站在這裡,於是一邊往我這邊走來一邊伸長手遞出名片,剛好朋友看完地圖走回來,也因此擋下這不必要的麻煩。

真的有點兒嚇到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