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青森後的首要務便是找將連泊兩晚的旅館,一來可以早早確認旅館所在位置 ,二來可先寄放行李在旅館,不僅省去寄物櫃費用,也免去晚歸時還得背著行李拖著疲憊身軀找路。好險如此決定,因為旅館入口非常「低調」,明明照著地圖走卻怎麼也不得其門而入,因此花了不少時間。旅館入口處猶如一般公寓大門,再加上服務櫃台位於2樓,其實早已擦身而過卻沒發現。求助鄰近超商的店長並經他特地帶我前往,這才驚覺原以為是餐廳或服飾店的門口竟是旅館入口。

旅館check in時間多是下午3點才開始,如果在check  in時間之前抵達又不想拖著重重的行李跑行程,大多數旅館是願意先幫忙房客保管行李的(入住前可先詢問)。像我這次中午就已抵達青森,因此先把行李寄放在旅館,有的甚至同意旅客先辦理check in等客人回旅館後再入住,以方便跑之後的行程。

DSCN0194.JPG

遮光器土偶(しゃこうきどぐう)

投宿的旅館就位於青森車站前的新町通(新町通り)上,新町通的兩側人行道上方均加有頂蓋,在豔陽高照或降雨雪時,的確是不錯的遮避物。騎樓與馬路之間,每隔一定距離便置有如上圖這種的古文物-「遮光器土偶」。「遮光器土偶」是日本繩文時代的土偶之一,於明治19年(1886年)在青森縣的龜岡遺蹟出土,正因為是青森縣境內出土的古文物,所以青森市的新町通上總可以看到型似外星人的「遮光器土偶」蹤跡。古蹟文化轉變成街道裝置藝術吧?我想。

寄放好行李後便開始在青森旅行。在青森的第一天僅有半天的時間(上午是東京往青森的車程),所以下午僅能安排青森市區內的景點,第一個目的地就近選在從旅館徒步僅需4分鐘的「善知鳥神社(うとうじんじゃ)」。

DSCN0196.JPG

善知鳥神社入口參道

DSCN0199.JPG

神社參道及鳥居

DSCN0202.JPG

神社境內(橋左邊是手水舍,正前方則是善知鳥神社本殿)

現在所看到的善知鳥神社本殿是在昭和30年(1955年)以神造式建築所重建,而拜殿部分則是到昭和39年(1964年)8月才竣工。神社名的「善」意指最終的德,也就是實現神明的意志;「知」指藉由向神祈禱而收受神明的給予;「鳥」則是擁有預知能力,連結天神與地上眾生的使者。

認識的第一位日本朋友是個很愛跑神社的人。記得第一次一個人到日本旅行順便與他見面起,每回到日本旅行只要有他陪著,行程所到之處絕對會有當地知名神社,完全不缺漏。或許因為如此,即使遊日時沒有他的陪伴,自己也習慣將神社排入行程裡。善知鳥神社不管離下榻的旅館還是青森車站都很近,再加上開往青森縣立美術館的巴士還要2個小時才是發車時間,所以選擇此處作為青森之旅的第一站再適合不過了。

日本的神社(屬神道)與寺院(屬佛道)採分業制,神社主管人世間生活的俗事(如考試、工作、婚姻、健康等),佛道則管死後的世界,所以啟程前先到神社祈求一路平安順利很重要,畢竟是第一次獨自一人拉車往返東京、北海道之間,何況還有兩晚是在夜行列車中度過呢。

善知鳥神社的主要神祇是以海神、航海安全之神聞名的「多紀理比賣命‧市杵嶋比賣命‧多岐都比賣命」宗像三女神,另外還祭祀天照大御神和魂、倉稻魂命(稻荷神)、猿田彥命及海津美神(海龍神),主要保佑闔家平安、交通安全、漁業守護、商業繁榮、國家興盛及四方除厄。青森市舊稱「善知鳥村」,相傳天照大神的孩子三女神為了鏟除惡鬼而顯靈於現在這座善知鳥神社位址,當地人為感恩祂們便建造了這座神社,所以青森市可說是從這裡開始發蹟。

善知鳥神社創建於何時已不得考,不過西行法師(俗名佐藤義清,平安時代末期至鎌倉時代初期的武士、僧侶兼和歌創作者)有篇關於善知鳥神社的短歌:「子を思う 涙の雨の 笠の上にかかるもわびし やすかたの鳥(見到幼鳥呼應著母親的叫聲 善知鳥念子的眼淚猶如雨般滴滴落於獵人戴著的斗笠上)(註)」,藉此得知善知鳥神社早在平安時期就已經存在了。

註:善知鳥的啼聲為「ウトウ(U-TO-U,善知鳥的日文名稱,亦是啼聲)」,捕捉善知鳥的獵人在補捉善知鳥幼鳥時,都會學成鳥的叫聲引誘幼鳥,幼鳥就會以「ヤスカタ(YASUKATA,善知鳥雛鳥啼聲)」回應然後傾巢而出因此被捕捉,母善知鳥看到這個情況著急地流下淚,而捕捉善知鳥雛鳥的獵人則是披著簑衣戴著斗笠。西行法師感嘆這個情景,因此寫了這首短歌,成鳥的「ウトウ」與幼鳥的「ヤスカタ」是相同的意義。

進入神社祈願之前先在手水舍洗淨雙手及漱口是必要的,參拜前先清洗自身一切不淨,這是對神明的尊敬。因為在神社不僅只為了祈願,所以在祈願時還會稟報自己將會在神社境內四處晃晃、拍照,萬一誤冒犯了什麼還請祂們多見諒。或許有朋友覺得這個行為很可笑,但心存敬重,換立場而言,當別人到我們家若不先打聲招呼就四處亂走亂看,我們不也覺得別人失禮?我在台灣跑廟宇時也是如此,只是台灣廟宇可以利用擲筊詢問神明願不願意,日本神社沒法詢問只好「招呼一聲」聊表敬意。

DSCN0203.JPG

善知鳥神社記念碑

神社前有兩座「狛犬(こまいぬ,komainu)」,與在台灣常見鎮守於廟宇前的石獅外表類似,但祂們並非獅子。右狛犬後有棟「御宝殿(御寶殿)」,裡面擺放著御神輿《一之宮》及江戶御神輿《二之宮》。高200cm、寬150cm、重200kg的御神輿《一之宮》製於正德5年(1715年),由橋船清左衛門所製,其在御寶殿內安然逃過明治43年(1910年)的安方大火及二次大戰,是神社內御神輿中的古蹟文物。

高210cm、寬120cm、重400kg的江戶御神輿《二之宮》則製於昭和62年(1987年) ,當年為了紀念遷座(指佛神尊從他處搬移至現址)1180年,也為了使青森市更加活絡,因此購入這座江戶御神輿,且於每年九月善知鳥神社舉辦大祭神幸式時在市內繞境。自己對日本祭典甚感興趣進而想研究,但礙於工作無法隨自己的意成行,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親自參加善知鳥神社的大祭神幸式。

DSCN0204.JPG

左:海軍之碑,右死節碑

海軍之碑及死節碑位於面向御寶殿的右手邊,海軍之碑立於昭和61年(1986年),是為撫慰於戰亂中犧牲性命的人們而立的慰靈碑。戰爭無情,不管是攻打者或是被攻打者在亂世中總免不了流離顛沛,甚至喪失性命。日本許多地方都立有諸如此類的慰靈碑,除了慰藉失去性命的靈魂,也告誡世人和平得來不易。

歷史之所以被寫下,主要用意不是在指責誰是誰非,而是以親身經歷告訴後代子孫避免犯相同的錯誤。然而生於平和安樂的我們從不正視那些歷史上的錯誤,甚至利用這些傷痛挑起彼此仇恨。惟有切實地省思,不讓能從中獲得利益的人玩弄於股掌間,才會有真正和平的一天,我想。

DSCN0205.JPG

龍神水的鳥居

DSCN0206.JPG

龍神之水

再過另一座小鳥居便是龍神水,相傳海龍神(海津美神)是海神也是水神,因此龍神之水的出水口便以龍頭形象呈現。舉凡與海、水有關的工作事業如航海、漁業等作業平安、生意興隆以及杜絕惡難等皆屬海龍神的管轄範圍,所以從事相關工作的信徒都會來此參拜。除此之外,當地居民也會為了生意興盛、家內安全或消除災厄等取用龍神之水飲用或蒔秧,由此可見當地居民對於龍神的依賴有相當的程度。

DSCN0207.JPG

DSCN0208.JPG

弁財天宮

弁財天宮位於善知鳥神社本殿的正後方,相傳其建於寬永18年(1641年),主要祀奉弁財天(日語又稱弁才天,中譯為辯財天,亦為辯才天)。弁財天為佛教的守護神之一,其源自印度教的「辯才天女」。由於「辯才天女」的印度文是印度聖河的名字,所以祂也是位「河神」。

「辯才天女」傳到日本後以漢字寫作「弁才天」,之後成為日本神話七福神之一。由於「辯」日文簡化下成了「弁」字,且「才」、「財」同音,因此在日本常見「弁才天」或「弁財天」。而「辯」指的是口才能力,又因為祂是印度河神,河流的聲音彷彿音樂一般,再加上「財」帶來的財富,因此「弁財天」成了掌管才能、音樂及財富的神祇。弁財天除了以河神之姿守護著漁民們海上作業安全外,即便不是從事漁業,凡與才藝有關的工作一樣也能向祂祈求順利平安。

DSCN0209.JPG

青森郵便局創業の地記念碑(青森郵局創業之地紀念碑)

以順時針方向前進,弁財天宮之後是立於昭和47年(1972年)的「青森郵局創業之地紀念碑」。明治5年(1872年),青森郵局為辦理青森地區郵政業務,因此在紀念碑所在位置設立了郵務局;昭和47年8月4日恰好是青森郵局創設的百年紀念,因此青森郵局特地在滿百年的這天設立一座創業紀念碑,來見證昔日青森郵政創立時所經歷的風霜。

另外,明治時期之前,青森町役場(現在的青森市公所)還有青森警察署的辦公廳舍等皆是設立於善知鳥神社一帶,因此善知鳥神社一直被視為青森市的中心。

DSCN0210.JPG

うとう沼(善知鳥沼)

善知鳥神社的神社名「善知鳥(ウトウ)」由來有5種,其中一種說法是北海道原住民族愛奴族語「沼澤所在地」的意思。善知鳥沼舊名「安潟」,由荒川及入內川同時匯流而入,周長約20~24km,通達浪館、金濱(位於八戶市)、濱館等村落。凡進入善知鳥沼的船隻儘管遇到怎樣的暴風雨依舊平安無事,所以善知鳥沼與神社同樣都受到漁夫們的尊敬。後來因為青森橫內城主堤氏為防止外敵入侵而改變了荒川流向使河水流往堤川,接著讓善知鳥沼漸漸乾涸再進行開墾。

現在所看到的善知鳥沼便是當時堤氏開拓後所殘留下,只要查有關青森的起源,便會找到這段故事,也能理解為什麼善知鳥神社會被稱為「青森的起源」「、青森的中心」了。沒想到一個「就近開始旅行」的念頭讓自己確實從青森「起點」起跑,真是誤打誤撞啊!

DSCN0211.JPG

增田手古奈句碑

增田手古奈(ますだ てこな,Masuda Tekona)本名增田義男,是出身於青森縣大鰐町(弘南鐵道大鰐線終點處)的青森俳人,生於明治30年(1897年),卒於平成5年(1993年)。增田先生自東京帝大醫學系畢業之後,一方面繼承家業-增田醫院行醫,另一方面跟隨活躍於明治、昭和時期的俳人兼小說家高濱虛子(高浜虚子,たかはま きょし, Takahama Kyoshi)學習俳句。增田手古奈主寫了俳詩「十和田」,對青森縣俳壇的發展方面可說是有很大貢獻。

增田手古奈的句碑就立在善知鳥沼旁邊,句碑設立時間為昭和60年(1985年),碑上所載的俳句為「みちのくの 善知鳥の宮の 小町草(陸奧善知鳥宮的小町草)」。果然是高濱虛子的弟子,因為高濱的作品以提倡客觀素描、花鳥諷詠的理念而著名,所以善知鳥神社內的增田手古奈的俳句很風景。

DSCN0212.JPG

芭蕉翁句碑

日本江戶時代前期的俳聖松尾芭蕉在他的旅途行程裡其實並未到過青森,東北地區只到岩手縣平泉便往回走。善知鳥神社裡的芭蕉翁句碑係於昭和17年(1942年),為紀念芭蕉翁300歲冥誕而設立,句碑所載俳句是芭蕉翁名作之一「名月や 鶴脛高き 遠干潟」。俳句出自於芭蕉句集「もとの水」(重厚撰),傳頌者及時間皆不詳,或許是認為俳句意境與善知鳥神社或善知鳥沼的風景頗能相輝映而傳承過來也說不定。

DSCN0214.JPG

宮川翠雨書碑

宮川翠雨(みやがわ すいう,Miyagawa Suiu )本名宮川武弘,是出身於青森市的書法家兼俳人,生於大正元年(1912年),卒於昭和62年(1987年),曾任教於弘前大學及岩手大學。宮川先生的書碑就立於芭蕉翁句碑的旁邊,碑文內容為「夏雨の 青々と降る 古端渓(夏日的雨水青翠地灑下於古端溪)」。由於宮川先生還是位書法家,所以句書碑旁還有一個硯台來顯現書法家的身分。

DSCN0215.JPG

謠曲「善知鳥」與「旧跡之地」碑(左),菅江真澄句碑(右)

謠曲「善知鳥」係由世阿彌所作的能劇,謠曲內容大概是講述一位正雲遊諸國的僧人某日探訪越中立山的地獄谷。那個充滿硫磺味又荒涼的山谷,正是亡靈聚集的所在。這時,有位漁夫的亡靈顯現在僧人的面前,亡靈稱自己是奧州(約現在的福島縣、宮城縣、岩手縣、青森縣及秋田縣東北的鹿角市與小坂町一帶)海邊討生活的漁夫,終身都在陸奧海邊捕抓善知鳥維生,因犯了殺生罪而墜落地獄。漁夫拜託僧人如經過陸奧國時順便到他家去,請他的太太供奉他生前穿的簑衣斗笠並唸經迴向給他,那件簑衣及斗笠是漁夫生前捕善知鳥幼鳥時為了遮蔽母鳥著急流下血淚的。後來僧人經過奧州便到漁夫的家去,供奉了充滿血淚的簑衣斗笠,也跟漁夫太太一起誦經弔唸漁夫亡靈,後來僧人的幫助下讓漁夫亡靈消除了苦痛及罪孽。

菅江真澄是江戶時代後期出身於愛知縣(舊三河國)的旅行家兼生物學家,本名白井秀雄。他曾走訪青森三次,有次從淺蟲到青森、再從青森的三厩(青森最北處)到過北海道(當時稱「蝦夷地」)旅行時也到當時的烏頭神社(就是現在的善知鳥神社)參拜,因此留下這兩首與當地有關的詩句:「うちなびく たむけのぬさもふりはへて こうごうしくも 見ゆるみず垣」、「のどけしな そとがはまかぜ鳥すらも 世にやすかたと うとう声して」,而這座菅江真澄句碑於昭和32年(1957年)設立以供紀念。

以上是善知鳥神社的漫遊,喜歡走訪神社的朋友有機會到訪青森市的話,別忘了到青森的起源走一走唷!

交通:青森車站徒步10分鐘


檢視較大的地圖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