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1711.JPG

依舊不死心再去問問竜飛海底駅見學有沒有人臨時放棄席位,得到的答案還是一樣教人殘念萬分。雖然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也安排好替代方案,但仍免不了一陣落沒,因為以後再也沒機會去了。

搭上同屬於キハ40系,編號1815的氣動車,準備前往大沼國定公園賞楓。到目前為止從未在日本賞過楓葉,雖然是退而求其次的替代行程,不過興緻不會因而被那萬分殘念給滅失掉。自助旅行本來就容易有不順己意的狀況發生,特別是不確定行程部分,只要持正面態度看待,風景永遠都是美麗的。

DSCN1713.JPG

大沼國定公園是北海道賞楓名所之一,根據2013全国紅葉最前線報導,此處最佳賞楓時間是9月下旬到11月上旬,恰好的賞楓時機一掃未參加成「竜飛海底駅見学」的陰霾,這也算是一種受到補償的小確幸吧?!

列車的終點站是以販賣「いか飯 (烏賊飯)」駅弁聞名的森。2012年曾搭大沼號S.L.從函館一路到終點站森,當天搭乘大沼號S.L.的多數乘客都選在大沼公園下車,因為在函館-森之間的這段JR函館本線內,只有大沼國定公園一處是旅遊聖地。

這次再踏上函館本線,列車裡人數不多也不少,終於有一席座位坐,雖然最後仍是坐不住,一味只想站在司機操作室後方觀看前面的風景。不過這種「屁股像被萬針插」的坐不住行為最好要克制住,切記一定要以不打擾到其他乘客為最高原則,這才是旅人應有的禮貌。

DSCN1716.JPG

按慣例,凡見站牌必「攝」下代表曾經路過。這裡看到的五稜郭駅就是有五稜郭塔的那個五稜郭(擺明在繞口令),與五稜郭塔間約徒步29分鐘的距離,函館本線裡從函館出發後的第2站。最為國人熟知,也是旅行團必去的五稜郭一帶也只有五稜郭塔跟緊鄰的五稜郭公園,除非像Elli一樣跟著函館市觀光振興課提供的「函館まちあるきマップ (函館散步地圖)」23條路線跑,才知道原來五稜郭不只是只有五稜郭塔跟五稜郭公園。

DSCN1718.JPG

電車緩緩駛出五稜郭駅繼續往目的地前行,盯著窗外,突然看見停放在五稜郭車場的北斗星ED794機關牽引車及JR貨物EH500形電氣機關車,便興奮地拿起相機猛拍。一部是久違的北斗星,另一部是這次跑江差線初見面的金太郎,這些機關車對國內的日本鐵道迷們而言可一點兒都不陌生,搞不好都是熟知已久。Elli跑日本鐵道才短短4年而已,經驗算是幼幼班程度,所以對所有看過或未看過的電車都感到既新鮮又興奮。

DSCN1731.JPG

從函館到森的函館本線上,忘了數一共會經過幾個隧道。一直嚐試拍下「火車即將出山洞」時的景色,上圖這張是試了好幾次才成功的。這樣的景象稍縱即逝,即使某日再度重遊舊地,拍出相同風景的機率幾乎是零。

還好朋友們蠻喜歡這張「火車出洞照」,因為時間抓得剛剛好,景也取得剛剛好。這樣寫道,很明顯的在自賣自誇,實在太要不得!

DSCN1736.JPG

當窗外出現一大片湖面,便知道大沼國定公園即將抵達了。眼前這片湖面是大沼公園裡的「小沼」;遠處霧濛濛,頭頂長了一支角的山則是「駒ヶ岳 (駒岳)」,是北海道的一座活火山。

DSCN1742.JPG

電車停靠在大沼駅,是可以從這一站走到大沼國定公園,徒步約莫23分鐘的距離。趁司機先生離席時拍一下電車操作室,因為長久以來對電車的操作室一直有很大的好奇心。

DSCN1748.JPG

DSCN1753.JPG

大沼公園駅到了,選擇在此站下車是因為離大沼國定公園較近,出站後沿著左邊的道道43號走,就已是大沼國定公園的範圍了。 

DSCN1755.JPG

選在這站下車還有另一個原因,因為這裡可以租腳踏車遊公園,免去行軍的辛苦。

上圖是位於大沼公園駅對面的店家フレンドリーベア(Friendly Bear),是離車站最近的租借腳踏車(レンタサイクル,rental cycle)地點,租金1日1000円日幣。非「腳勤」者可以利用這項服務逛大沼公園,不過有些地區腳踏車是無法進入的,所以租借前先想想自己的走跳計畫適不適用。

Elli向來是「腳勤」的「健」人(這些日子超愛用這個哏),所以沒機會騎腳踏車遊大小沼,一來怕不熟悉日本的交通規則不小心違規,另外當逛位於大沼間的11座橋時,腳踏車的停放會是個傷腦筋的問題。

DSCN1757.JPG

沿著道道43號線走,剛好一班往函館開往札幌的特急北斗キハ183系氣動車經過(上圖)。查了一下JR官方網站,才知道這輛行駛於函館-札幌之間的特急北斗183系電車目前停駛中,所以這趟旅行有機會拍到是很難能可貴的。或許,這是老天爺給Elli一個無法去成竜飛海底駅的補償吧?!

DSCN1762.JPG

走在道道43號線,看著馳騁在函館本線上的金太郎正載著它的任務奔往目的地。沿路的紅葉,為大地塗上一抹熱情,即便該是蕭瑟深秋,也因為繽紛的色彩而使秋天不顯得孤寂。前面迎來騎單車遊大沼公園的遊客,他們肯定非常享受吹彿過來的風及四週的風景吧?!雖然自己是用雙腳走出一片景,但享受到的一切也絲毫不減。

DSCN1771.JPG

大沼上的遊船正在各座小島之間穿梭著,乘遊船逛大沼公園,看到的風景更加不同。Elli有想達成的任務(走完大沼國定公園裡的13座橋),這些任務都必須在天黑之前完成,所以沒時間搭遊船慢慢遊大沼。是很可惜,不過這樣一來便有再度來訪的理由。

DSCN1774

月見橋(つきみばし)是Elli在大沼國定公園過的第一座橋,也是12座橋裡唯一可以行車的橋,過了橋右轉便是大沼湖畔周遊道路,騎單車的話可以這樣逛大沼國定公園。不小心攝入的是一對一起旅遊的父子,圖內的爸爸看到Elli一個人逛大沼國定公園時,便很熱心地說要幫Elli拍照。這位爸爸真心想把遠方的駒岳一同入鏡,雖然知道失敗點在哪裡(爸爸試了兩三次),自己也懶得多解釋些什麼,便對爸爸說還是有看到,只是這裡的位置剛好被樹擋住而且又山上又霧濛濛,所以請他不用在意。

告別後,再度走上各自的旅程。突然想起向田邦子女士的一篇散文「孔雀」裡,她描述收破爛的商人誤認她是位已婚太太,她懶得解釋是因為避免接下來的麻煩。頗能體會那種不想惹麻煩的心情,要解釋測光位置等,不僅是給自己,也為對方帶來困擾。

DSCN1782.JPG

若想要拍下完整的駒岳,月見橋上並不是個絕佳位置。從大沼公園駅走道道43號線上往月見橋方向,會看見一家「Table de Rivage  ターブル.ドゥ.リバージュ」餐廳的招牌,彎進往餐廳的路後,站在餐廳外的空地面向大沼,這裡拍到的駒岳才夠完整清楚,很多遊客都在這裡拍駒岳的壯麗。

DSCN1784.JPG

上圖這座綠色古老郵筒就位於餐廳門口,跟函館明治館外的老紅郵筒一樣,是同一款不同色。至於它的真偽、可否真的郵遞信件,因為沒入內用餐所以沒得問。Table de Rivage  ターブル.ドゥ.リバージュ位於大沼的湖月橋旁,可預約湖上巡航用餐,不過得先注意開放季節。(非廣告,純粹是很喜歡這種奇妙的經營模式,北海道旅遊節目曾介紹過)

DSCN1787.JPG

餐廳外有一條名叫「虚子の径」的小徑,徑上立有一座石碑告示日本明治.昭和時期的俳人、小說家高浜虚子曾遊此地。來函館中部的高浜虚子在昭和14年(1939年)5月23日這一天突然想到大沼吟詠俳句,便與糸夫人、五女晴子及其夫婿高木餅花、六女章子,以及內藤松籟、阿部慧月一同去散步。這個地方有間旅館「湖月」的二樓舉辦小句會,此時高浜虚子作了一首俳句描述逍遙遊湖畔的小徑,之後,這條小徑便付予「虚子の徑」這個名稱。俳句詩人們亦在四季裡,時時親自造訪此地。

Elli不懂俳句也不懂詩,雖然偶爾也會為賦新詞強說愁,但此時此地次景,滿眼的秋色,心中不禁默默為賦新辭,而旅行是件爽事,很難強說愁啊!

DSCN1790.JPG

上圖是站在湖月橋上拍下的景。右側的小徑便是「虚子の径」,湖上像甲板物則是Table de Rivage  ターブル.ドゥ.リバージュ這家餐廳季節限定的巡航用餐的舢舨。湖面滿是掉落的紅葉,實景看卻一點兒也不覺得有什麼秋天的感傷。該說自己不多愁善感還是太實際?當看見湖面積滿厚厚的落葉,越發感覺一池「軟爛」,藝術家們總道秋之感傷,到底是看到怎樣的秋景呢?

DSCN1789.JPG

遊大沼的方式不外乎漫步、單車、搭遊船,各有不同的樂趣,感受也不同,即使是擁有一片相同的風景。Elli選擇散步方式,走遍大沼上連貫各大小島的11座橋,首先造訪的小橋是設置於昭和45年(1970年)10月的「湖月橋」,是巡島之路的第一座橋。

DSCN1791.JPG

第二座,設置於昭和44年(1969年)12月的「金波橋」。

DSCN1793.JPG

第三座,設置於昭和42年(1967年)11月的「袴腰橋」。

DSCN1794.JPG

第四座,設置於昭和47年(1972年)11月的「日出橋 (觀光導覽圖上的名稱是:日の出橋)」。袴腰橋及日出橋之間有一處「駒ヶ岳のビューポイント (駒岳的view point)」,這也是觀光導覽上註記的一個點,雖然找到「應該」是導覽圖上標示的方位,可是眼前的駒岳根本被樹幹擋去良好視野,哪來的「視點」呢?是找錯地方嗎?腳踏的路面都積著厚厚的落葉,加上前幾天的大雨更是軟爛,每踏一步都覺得會否突然踩空而滑進湖裡。沒必要為了非得找到景不可而讓自己陷入危險,支身出門在外,安全第一才是上策。

DSCN1796.JPG

第五座,設置於昭和43年(1968年)10月的「浮島橋」。

DSCN1798.JPG

第六座,設置於昭和44年(1969年)11月的「公魚橋」。私心認為公魚橋是這幾座橋中最難登上的橋!彎曲的橋面一定是要有階梯協助登上橋面,可是公魚橋設置的不是階梯而是凸狀的石疊,所以過這座橋時讓Elli有種好似回到2009年年底走在靜岡縣島田市「金谷坂石畳」,登時苦,下時也苦。

DSCN1799.JPG

過了公魚橋後繼續前行,剛好看到一對情侶划著船兒採紅菱 (誤) 遊湖,浪漫又愜意,不過當下閃過的念頭卻是:「請問,你們不會冷嗎?」

DSCN1803.JPG

DSCN1804.JPG

第七座,「後樂橋 (こうらくばし)」,從湖面小島回到陸地上的橋梁。雖然橋面又新又堅固又大,不過礙於跟湖月橋一樣是大沼國定公園本島陸地與小島間的聯絡橋梁,小島上腳踏車無法通行,所以腳踏車自然不能騎上後樂橋。

DSCN1806.JPG

過了後樂橋再往前幾步路,令人眼睛一亮的是這幅招牌「極上 俺のいか次郎 (我的烏賊次郎)」(Elli真的是過了橋「後」馬上發現快「樂」!)。會被這個招牌深深吸引,是因為一看就知道店家一定非常自豪自家補捉、販賣的花枝,而且驕傲的很呢!招牌說明了一切,特別是右邊那位有著傲人神情的「看板人物」。

DSCN1807.JPG

第八座,「西大島橋」。西大島橋是大沼國定公園本島通往大沼西大島的橋梁,而西大島上有一處「化為千風紀念碑 (千の風モニュメント)」,該紀念碑係以直徑約3m、從中央鼓起呈薄切球面的圓盤狀拼貼石,正中間置放刻有「千の風になって (化為千風)名曲誕生の地」呈現,位置就在湖畔旁邊。

聽過這首「化作千風」後深受感動,所以當看到導覽地圖上標示「千の風モニュメント」時便想探訪。作曲者當年看到怎樣的風景,收受的內心感觸,想親身體驗;作曲者當年譜出這段優美動人旋律時,當下的澎湃心情,更想貼近感受。

DSCN1808.JPG

上圖這一處就是名曲「千の風になって (化為千風)」的誕生地。「化為千風」原是一首英文詩「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詩的來源有2種說法,其一是有對相當恩愛的印第安夫妻,妻子生病去世,丈夫因過於悲傷於是想殉情,正巧在收拾抽屜發現妻子留下這首詩後,便決定好好活下去;其二則是1932年由美國詩人瑪莉.伊利莎白.弗萊所創作,不過這個說法仍有爭議。

1995年在英國國家廣播電台曾朗讀過這首詩,當時被一位死於愛爾蘭共和軍襲擊的士兵的父親聽到後,想起兒子的遺物中有一封「致所有我愛的人」的信件中有記載這首詩,便在公眾場合朗讀這首詩,使得這首詩廣為人知。之後,因美國911恐怖攻擊事件,一位11歲小女孩在追悼儀式中朗誦這首詩,於是再度成為話題。

「化為千風」改編成歌曲多達20多個版本,2003年被日本作家家兼作曲作詞家新井滿譯成日文並予譜曲,當年發行自己演唱的同名單曲,但並未受到關注。後來,日本聲樂家秋川雅史在2006年12月31日的NHK第57屆紅白歌合戰中翻唱新井滿的這首歌,便使此歌在日本一炮而紅,成為家喻戶曉的歌曲。

DSCN1815.JPG

第九座,「東大島橋」,連通西大島及東大島之間的橋梁。

DSCN1819.JPG

一對夫妻帶著愛犬往東大島走去,在這裡遇到的多數旅客幾乎是晃一下西大島便回頭,這對夫妻是Elli看到往東大島的唯二人。小狗是約克夏,當下發現時有想跑過去跟牠玩的衝動,家裡的約克夏張小拉已經過世2年多了,實在太想念。

DSCN1820.JPG

再度回到大沼國定公園本島,上圖這一處是遊大沼國定公園的旅行團拍團體照時必拍之處(正確地點還在往左一點),Elli遇到一對台灣來的情侶(新婚夫妻?)也是在這裡拍紀念照,因為這裡不但能拍下大沼景色,也能拍下遠方的駒岳。還是覺得Table de Rivage前的地點最棒,因為完全沒有障礙物。

DSCN1821.JPG

第十座,設置於昭和45年(1970年)9月的「八つ橋」。

DSCN1828.JPG

第十一座,也是本次遊大沼各島的最後一座小橋「石楠花橋 (しゃくなげなし)」,到此地的遊客就更少了,遇到的遊客都是日本當地人,但也只有少少5人。因為再一個多小時太陽就要下山,所以這個時候沒什麼遊客也是應該。

DSCN1832.JPG

上圖是Elli在大沼國定公園的最後一個點-「新日本三景の碑」。看到地圖明明就靠近石楠花橋的小徑上,可是過了橋後根本看不到哪裡有小徑,滿地盡是和著泥巴的落葉,越走越覺得前方根本無路可走,等繞回道道43號線時才看到「新日本三景の碑」的標示。明明旁邊有小路可走上去,但Elli偏偏就是沒看到硬爬陡坡上去還差點沒滑下來。還好當時沒有人經過,要不可丟臉死,當時還忍不住碎唸:「怎麼沒有路?碑怎麼放上去啊?教人怎麼去找碑啊?」真是一個大誤啊!

DSCN1834.JPG

時間不早該打道回府囉!但是走去的車站不是大沼公園駅而是大沼駅,反正搭上大沼公園發的列車只到大沼駅,要回到函館還得在大沼另外換車,那還不如一路晃過去,反正徒步只需20分鐘,而且還可多拍一個車站呢!

DSCN1838.JPG

天黑了,終於走到大沼駅了。沒想到途中竟然要走上一座大橋(依舊是道道43號線),要不是看到有人一樣走上這座車子走的大橋,否則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呢!

DSCN1839.JPG

DSCN1840.JPG

DSCN1845.JPG

等車的時刻有點小無聊,雖然有點兒冷,但還是想到月台上隨意拍拍照,消磨等車的時間。不一會兒,列車進站,本日的行程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尾香蕉 的頭像
松尾香蕉

鐵旅女士的走走誌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