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1140DSCN1323 (往下一站中...)

沿著國道228號線道往江差駅的回程途中,突然決定改搭巴士到車站。在豊年山山車蔵附近發現了巴士站牌-「日本跟台灣的交通方向完全相反,千萬別搭到反方向的巴士」這是身為旅人應要有的警覺-向同樣正等著巴士的夫婦確認往江差駅的巴士就是在這裡搭乘後,邊東張西望邊等車。

此時發現站牌後方有一棟「類似」日式「蔵」建築物,牆側上有著「中 (上方)  一 (下方)」標誌,看起來像是棟新建築,等回到台灣後才發現原來那是古探索第14號的「壱番蔵」。這該怪命運捉弄人呢?還是怪自己有眼無珠呢?

DSCN1298.JPG

巴士從位於國道228號線的「姥神町フェリー前」鑽近村內小巷直達「江差駅前」只稍短短幾分鐘,用200円車資(註)來換取這一段徒步需近20分鐘路程的心安與暫歇,老實說夠感恩了。至少不用邊走邊確定時間是否來得及而走得心慌慌,也為下一站多少儲存一些體力,制霸江差10駅的下一場有得走了。

註:當時車資140円,因沒足夠零錢只好投200円。2014年4月1日起日本增加消費稅,所以這裡寫的車資僅供參考。

在等候巴士時已逐漸轉陰、風也轉強,是降雨前的冷風,況且近海的風吹來更冷。公車內開了暖氣,所以享受了一點兒溫暖;不過下了車之後,又得吹冷颼颼的風(是說Elli比較怕冷),所以在外頭拍了幾張初抵達時趕著上路而未拍成的景色後,便速速走入車站來個最後巡禮,就怕再有機會造訪江差時,車站內的一景一物都已不再。

DSCN1305.JPG

這位先生也是跟Elli一樣正等著13:07發車的江差線ワンマン列車嗎?還是開車跑江差線?不管他的旅程目標為何,但其中一項絕對有「ありがとう江差線」的計畫。這位陌生旅人正拍停靠在江差駅、將於13:07開往函館方面的ワンマン列車,此時一個快門,剛好拍下「旅人」、「即將消失的車站」、「站牌」、「反射鏡裡的江差線列車」之間的關係。

DSCN1323

DSCN1317.JPG

還是忍不住讚嘆日本天氣預報神準,果真在午後開始降雨,據說會持續到隔天午後。

Elli的制霸江差線10駅之旅第2站是桂岡,江差駅後再過2站,計畫下車後立馬衝去拍「列車、桂岡站&站牌」。雖然早知道午後會下雨,可是當列車行進時看到窗外雨勢漸大,內心仍忍不住哀怨擔心著計畫不能如願實行,連忙把雨傘從包包裡拿出來準備停車後立馬撐著衝。

抵達桂岡後,雨勢雖不到滂渤,不過老天的水盆如果再斜個幾度角可能就要傾盆了;即便如此依然能把人整到近乎狼狽,實行拍下「列車、桂岡站&站牌」計畫、護著相機不被淋濕、小心不要感冒著涼三個動作都重要,顧此失彼完全不被允許,在大雨中要瞻前顧後,能不狼狽嗎?

最末終究失了拍下列車、桂岡站&站牌」的計畫,只拍下列車離去的背影,還是在慌亂之中按下的快門。

DSCN1319.jpg

江差線沿線車站內都放有像上圖一樣的筆記本,讓搭乘江差線的旅人或者當地人寫下搭江差線的心情。江差線確定於2014年5月12日廢線,所以越接近這個日子,留言內容就越感傷。左上角圈圈框起來的部分是截至2013年10月29日止,應該是到此地的唯一台灣人-Elli的留言,之所以如此猜測是因為把這一站的5本留言本留言全部迅速拜讀一遍。上圖右邊發現有人用日、韓、中3種語言寫下「我是鐵道迷」,至於這個人是哪一國人則無法判斷,因為中文是台灣、香港人才會的繁體中文。

DSCN1322.JPG

桂岡駅同樣設立於昭和11年(1936年)11月10日,為單側式月台式一面(上下車皆在月台同一邊)一線(一條鐵道線路)無人站,這小小的空間就是桂岡站的候車室全貌,桂岡駅是座無人車站,所以這個候車室只是提供乘客在候車時遮避風雪。

而它的本尊...

DSCN1325.JPG

鏘鏘!像利用貨櫃屋改造、如同列車車體一般的車站。實際上,江差線10站中有7站是「純候車室without售票機、售票口、駅係員」車站,而其中3站便是屬於這款類列車廂車站,有兩站的車站主體顏色是像上圖這款純白色綴黃,另一站則是純黃滾綠邊。或許有人好奇,像這種荒涼的地方有什麼好站站制霸?雖然Elli不是鐵道迷,但深信鐵道的每個停靠站都有自己的故事,還是要蒐集完整才像任務完成,即使不認識它。

桂岡,確實是個鄉下到嗅不到什麼「人氣」的地方,車站附近的「愛宕神社」,是離桂岡駅最近的景點。原計畫下車後走11分鐘到愛宕神社,再回頭走往宮越駅方向勇闖江差線裡的秘境站「天ノ川駅」,然後再走回宮越駅搭車回函館,如此便完成制霸江差線Day 1計畫。雖然天公不作美,但卻未澆熄內心狂熱,於是拍完桂岡駅週邊景色後便速速往愛宕神社出發。

很疑惑自己是不是「又」弄錯地圖方向!

google大神說從車站走到神社只要11分鐘,MAPPLE觀光地圖也說從車站徒步11分鐘,而且途中會先經過一座桂岡橋,看看地圖的指示再以比例計算,都走了6分鐘應該會看到桂岡橋才對,但...橋呢?「當對自己前進的方向有疑慮時,最好先回到原點重新確認過後再出發」是前一次旅行學會的教訓,於是不假思索走回車站,重新確認,但傻了,面前只有一條道道5号線,向左走?向右走?此時剛好遇見一位雨中拍桂岡車站的陌生人便上前請教,他先表明自己不是本地人,但仍好心地幫忙Elli確認方向,再三謝過後開心地踏上旅程。

江差線除了江差及木古內這2個地方稍微熱鬧一些些(相較於其他站)外,可說都是超荒涼的鄉下(真的是「來去鄉下住一晚」那種人煙稀少的鄉下),一路上想遇上一個人的機率低到令人驚,除非經過民家時很敢敲人家門問路。Elli慶幸此時有這位陌生人幫助,只不過後來萬萬沒想到這天下午的所有行程全靠這位偶遇的陌生人幫忙下完成。

DSCN1326.JPG

DSCN1330.JPG

愛宕神社創立於天和元年(1681年),文化14年(1817年)6月修復重建社殿部分,天保15年(1844年)為了祈求有良好的鯡魚漁獲量及航海安全而建立鳥居。當走到愛宕神社時,沒想到竟然還得爬上算起來應該有上百階的階梯才能到神社本殿。既來之,則安之,本想咬牙盡全力登上去時,沒想到才走沒幾階就看到一條繩索繫在第一座鳥居兩端,中間還掛著幾張紙垂(也就是日本神事時,注連繩上掛著的白色紙垂)。繩索高度及腰,百思不得其解這意思到底是得進不得進,亦無人能問。為了避免誤闖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只好默默走下來拍下這張「依舊是到此一遊照」。唉!中間的鳥居是木造的耶!無緣見到木造鳥居的榫接處,生平第一次看到木造鳥居。

愛宕神社旁有一棵「逆さ水松 (逆水松)」(上上圖),旁邊還有立一石碑寫著「南条安右衛門包元之墓」,兩者之間則立有相關典故解說牌。不過有關南条的故事在北海道的解說牌有2種版本,但是經考察後確認上之國町(上ノ国町)的解說牌(上上圖這一座)最符合史實。

話說,天文17年(1548年)勝山館城代南条越中守廣繼的妻子,也是蠣崎氏(松前家)第四代季廣的女兒,據說她肖想繼承家業所以毒害了自己的親兄弟,進而想毒殺自己父親卻事跡敗露最後畏罪自殺,也因此連累了對這一切都毫不知情的丈夫廣繼。廣繼堅誓自身清白,並且自我了斷,當時留下了遺言表示「逆長的水松其根如果附著在我的身體便可證明我是潔身自愛。」據說這棵水松被發現已是天文21年(1552年)。

由「逆さ水松」的典故不禁想起元朝關漢卿的雜劇「竇娥冤」,只是前者是事實,後者為諷刺當時官吏草菅人命的劇作,這是最大的差異點;唯一相同的就是-「大自然替吾身證明清白」,前者為三年後被發現棺木上的逆長水松,後者除了立馬降下六月雪以外還讓楚州大旱三年。

至於南条安右衛門包元的墓是不是逆さ水松旁凸起的小石丘則不得知,因為無法登上神社,連旁邊也沒有小徑或其他階梯可以上水松所在的山丘崖邊瞧瞧看看。在此地並未待多久,拍個幾處便回頭走準備趕往天ノ川這個秘境站。

DSCN1331.JPG

DSCN1334.JPG

前往秘境站「天ノ川駅」時雨仍紛飛,雖已不像往愛宕神社的途中時那般大,風吹雨斜讓風衣跟包包都被有點受潮。

前次走在如此庄腳所在但路上仍會看見稀疏幾間厝時是在2013年的5月初,當時為了一篇東部鐵道的報導而跑了趟東海岸線,其中有幾段路就是像上圖一樣過了這個村後可能要很久才會遇著下個店,此時的Elli已走到離桂岡駅徒步約20分鐘遠的地方。上上圖穿過鄉間的平交道只有搭火車時才會偶爾看到,可惜火車呼嘯能看到的都只是瞬間。生長在台北市,印象中的平交道比這個寬上好幾倍,而且等待通行的車輛也多,雖然那些記憶早已模糊。這種小平交道近在身邊的機會幾乎零,第一次離它如此靠近。

當Elli邊撐傘、邊趕路、邊看沿途不是山就是田的風景,邊好奇地從鐵道旁的雜草樹欉看農地上一堆堆被綑綁的稻草堆,嘴裡邊喃喃自語「北海道農地裡的稻草不是都是那種推圓圓的嗎?」突然一部車停下並搖下車窗問Elli要去哪裡,回頭一看!詢問的人正是幫Elli確認往愛宕神社方向的陌生人-渋谷さん。當渋谷さん知道Elli打算從桂岡駅走到天ノ川駅再走回宮越駅,覺得此時仍下著雨而且路途還有點兒遠,於是便邀Elli搭他的便車,說可以載Elli到天ノ川駅後再回宮越。經過彼此自我介紹後,對方一聽Elli來自台灣便說:「我有看到妳在留言本上的留言,原來就是妳呀!」人與人的相遇經過,有時還真神奇!

晚上回到旅館後打了通越洋電話跟家人報平安順便提及這個巧遇,正當為自己的際遇還持續著興奮時,沒想到家人卻驚呼:「妳在那種鄉下地方竟敢搭陌生人便車?這未免也太大膽了吧?都不怕發生什麼危險嗎?」

或許「青瞑不怕槍」就是在形容當時的Elli吧!

DSCN1344 

DSCN1335.JPG

江差線中的秘境站-天ノ川駅是一處只有月台的車站,位於湯ノ岱與宮越之間。其實天ノ川駅是「北海道夢レイル倶楽部 (北海道夢RAILCLUB)」為了振興江差線及它的廢存問題而特別在這塊私有地設置這一站,所以算是特許「偽物」,難怪站牌比其他10站的站牌看起來新多了。由於是座假車站,列車當然不停靠,如果想親眼目睹它的盧山真面目,不是自行開車前往,就僅能趁電車行進時看瞬間的它。

為慶祝江差線運行滿77年(昭和11年11月10日~平成25年11月10日),在剛好滿77年的2013年,北海道夢RAILCLUB選在某特定日舉辦一場活動,讓鐵道愛好者們搭乘江差線列車,並且在這天特別停靠在天ノ川駅,當然僅此一場,當班列車也是由這項活動包下。之後所有想參加天ノ川駅活動就得到他們的網站查詢舉辦時間,不過是搭臨時接駁巴士而非電車。而那天才會開放月台,讓鐵道迷們站在月台拍下列車經過的情景。

因為是不靠站的秘境站,所以往江差方面的列車經過湯ノ岱駅沒多久,大部分乘客(應該跟Elli一樣是外地人)就會紛紛靠往窗邊,拿出相機準備經過時按下快門;往木古內、函館方向的人則是過了宮越駅後做出相同舉動。一早前往江差時並不知道大家是怎麼一回事,知道後再看到大家的動作時,便在內心揚起一抹笑,然後也不由自主地跟著,不過Elli是利用錄影方式。

DSCN1340.JPG

 「とまれみよ」停下來看看列車有無經過再通過平交道,這是從小習得的交通安全知識,雖然是假車站,不過平交道卻是真,一樣勸導穿過平交道時要先「停、看、聽」。

DSCN1341.JPG

由於天ノ川駅是私人土地,所以往月台的階梯利用鐵門上鎖來禁止外人進入,週圍部分土地也用繩索封鎖,並在反射鏡旁立了一道禁止告示,警告到此地的人月台範圍係屬私人占有地,所以不可跨越也不得在此地從事以列車攝影為目的的活動。不過,像Elli雖未跨越界線,但仍然以列車攝影為目的,這樣算不算違規?

這一站所有的鐵道相關設施全都是幾可亂真的「假貨」,所以平交道上的反射鏡也一定要出現,雖然平常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車輛會穿越這條平交道(因為前方無路),還好能夠利用這反射鏡證明自己確實已成功制霸這座秘境站。

DSCN1345.JPG

走回道道5号線旁,再拍一下偽月台。撇見路邊的巴士站牌抵擋不了內心好奇走近看一下,Elli真心認為這是為了江差線即將廢線而設置,因為將來只能利用巴士抵達此地,雖然方圓500里連一棟房舍都沒有。沒想到Elli的念頭太容易被看穿,此時這位好心的渋谷さん開口了:「這巴士站牌也是假的,所以不可能有巴士會來的。」真的!連時巴士時間表都是空的。

車站是假的,連巴士站牌也是假的,後來發現站牌可能是北海道RAILCLUB為了舉辦參觀天ノ川駅活動時,特地為他們的シャトルバス(接駁專車)而設置,可是,這未免也假得太徹底了吧!不明究理的外人不就會在這裡空等半天嗎?

在秘境站停留約莫10分鐘,由於回宮越駅是反向,實際上渋谷さん是要往函館方向,為了順路所以決定載Elli到湯ノ岱,然後Elli再搭電車到宮越,如此一來也不會待在宮越時間過久,因為那邊也是什麼景點都沒有。

DSCN1348.JPG

江差線之旅的計畫,原本設定是在次日才要搭電車前來,為了渋谷さん的行車方便,所以提前一天來到這個車站。渋谷さん不停地說不好意思破壞了Elli的計畫(他看過Elli的旅遊計畫表),Elli的想法是:「誰說來過就不能再來?這樣更能從容不迫地在附近走走逛逛,托渋谷さん的福,反而不必花太多時間在車站,而是有足夠的時間泡泡溫泉!」Elli這方才是「掛上迷惑 (日語『迷惑を掛ける』的意思是『添麻煩』)」的人呢!

湯ノ岱駅,設立於昭和10年(1935年)12月10日。江差線沿線停靠站中,除了木古內、江差以外唯一有售票處、駅係員、廁所的車站,是由江差駅所管轄。從木古內出發,有較多外地旅客下車的地點除了終點站江差以外,就只有湯ノ岱駅了。此地的溫泉小有名氣,Elli到這一站2次都遇見了幾位旅客提著行李在候車室等車,不像其他站大多是只有Elli一個人候車。

DSCN1349.JPG

果然是北國車站中不可或缺的暖爐,不過江差線的10站中就只有江差跟湯ノ岱2站設有這個暖爐。不過因為湯ノ岱駅候車室比江差駅小很多,感覺應該一下子就全室暖呼呼。的確很想嚐試在設有這款暖爐的候車室等車,但偏偏Elli是超級怕冷的人,搞不好還沒進到抵達就已在外頭哭喊著想回家也說不定。

DSCN1353.JPG

雨暫停歇,跟著爸爸一起出遊的男孩興匆匆地在月台上跑來跑去,一下子進候車室,一下子又跑到外頭去。他們是父子檔2人旅行。這次江差線的旅程中遇見不少「父子檔」、「夫妻檔」雙人組合,老實說讓Elli羨慕不已。

自己也曾一個人跑台灣鐵道,但卻從未見過像這樣的組合,大家都是一家子出遊,很少有兩人世界(除了情侶以外)。父子組合個人較不意外,鐵道看起來就是屬「剛性」,爸爸帶兒子合乎「天經地義」;夫妻檔倒是較讓人意外,兩人一起出遊,到哪裡都是浪漫,但是中年後夫妻還能恩愛相隨四處遊,證明了鐵道也能是「柔性」。

DSCN1355.JPG

江差線裡,從鶴岡渡島駅到江差駅之間,只有湯ノ岱駅的月台是屬於島式月台,一面二線(2條鐵道線路分於月台兩側),這是江差線沿線各站的唯一、也是湯ノ岱的特色。一面(月台)兩線(鐵道線路),此景只有湯ノ岱有。

DSCN1361.JPG

拍完了湯ノ岱駅,等到往江差方面的列車停靠就要前往下一站-宮越。此時渋谷さん突然提起附近有一鐵道攝影愛好者最愛拍江差線的地方,地點就在湯ノ岱與天ノ川之間,開車往湯ノ岱時有經過,問Elli想不想去。當下詢問走過去需多少時間,得到的回答是現在走去肯定來不及,不如現在開車出發。

這下又要麻煩渋谷さん了,得載Elli去鐵道攝影者拍攝江差線的最佳地點,也是江差線海報拍攝場景。

DSCN1384.JPG

充滿楓紅的山川裡,鐵橋橫跨天の川的這一處,就是鐵道攝影愛好者拍攝江差線的最佳地點。Elli早就不記得「江差線の旅」文宣海報到底是從哪個角度拍,但直覺肯定是列車運行在天の川之上,試了幾張空景確定取景角度、光源,總算拍到上圖這一張「類海報」江差線之景。

page

上圖右上角是「江差線の旅」文宣海報的宣傳照,上圖則是Elli把上上圖放大後將天空及山的邊緣切除,天色陰暗拍不出海報的晴朗、亮麗的色彩,但已盡力。看起來仍有七分像吧!海報的拍攝位置是拍江差線的最佳位置,早就被鐵道攝影愛好者立著千手觀音式腳架、上頭架了約五、六台相機給佔據,為的就是待列車通過同時按下快門。當時相機們此起彼落的啪嚓啪嚓節奏聲響,老實說還挺震悍。

DSCN1391

DSCN1390.JPG

最後,還是讓渋谷さん載回宮越駅等待往木古內的車,趁天色還亮著趕緊拍下車站的週邊。很感謝渋谷さん一整個下午的幫助及相伴,讓Elli的江差線旅程第一天即使遇上大雨也不會淪落到一個人在雨中趕路、找秘站。更托他的福,不但去成了秘境站,還多去了一個江差線最佳攝影地點。

彼此告別後,就剩Elli一個人在宮越駅等待列車到來。 

DSCN1388.JPG

設立於昭和39年(1964年)12月30日的宮越站也是屬於一座單側式月台一面一線的無人站,車站主體僅是月台旁的古老木構造候車室,所以並非實質的車站。候車室小屋採用「預製工法」,約於昭和61年(1986年)左右由其他車站移築過來的。拉開推門,裡頭是簡單候車室,還能聞到一股山間木造建築特有的潮濕味,跟印象中小時候到嘉義奮起湖投宿老舊旅館時的味道很像,雖然個人不是很喜歡那種帶點兒霉的味道,但此時此地,竟有點懷念當年。

候車室的情況,腦海裡不禁響起萬芳的「猜心」:四方屋裡什麼都沒有,只有被你關進來的落寞,你在牆角獨坐,心情的起落,我無法猜透。

四方屋裡確實什麼都沒有,被關進來的只有旅人Elli一個無人陪伴有點兒寂寞。不過搞不懂為什麼裡頭的蒼蠅多到嚇人,不僅如此,還有其他昆蟲也被關了進來。

DSCN1401.JPG

DSCN1430.JPG

16時36分,列車準時進站。江差線的制霸之旅第一天圓滿結束,回旅館時間也才晚上7點初頭,可以好好休息,隔日再戰第二回合。

就這樣,江差線的制霸之旅Day 1行程變了樣:

函館駅木古内駅【換乘江差線ワンマン」→江差駅【遊江差町:鷗島→橫山家(よこやまけ)→姥神大神宮(うばかがだいじんぐう)→法華寺(ほっけじ)→旧中村家住宅(きゅうなかむらけじゅうたく)→旧檜山爾志郡役所(きゅうひやまにしぐんやくしょ)→旧関川家別荘(きゅうせきかわけべっそう)→走不動→搭巴士江差駅→【搭江差線】→桂岡駅【走去愛宕神社(あたごじんじゃ)→走回桂岡駅→【徒歩30分】→宮越駅→【徒歩34分】→天ノ川駅→【徒歩34分】刪掉的這一段是因遇到好心人渋谷先生讓Elli搭便車,於是改成:【by 渋谷先生的車→天ノ川駅(秘境站)→湯ノ岱駅<本渋谷先生是要Elli從這邊搭往江差方面的列車到宮越,突然想到還有一個江差線最佳攝影地點又載Elli去>→宮越駅】宮越駅→【16:36江差線+ 18:10 木古内駅発 特急 スーパー白鳥27号 18:53】→函館駅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