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1140

「呦吼~江差!我來了!!!」

DSCN1133.JPG

從木古內出發的江差線列車終於抵達了江差駅,天氣晴朗。氣象報告說函館、江差上午是晴天,不過中午過後便會轉成陰雨的天氣直到隔天下午。由於這一次江差線之旅除了制霸江差線10駅之外還想看看當地的歷史古蹟、建築物,而其中江差的古蹟最多也是停留較久的重點地區,因此便把江差放在第一天第一站。

下車後,所有的乘客似乎都不急著出站,反倒拿著相機拼命留下月台、列車、站牌的最後倩影,只因再過不久,眼前這些事物都將成記憶。或許有些人的目的地僅只江差一站(除了湯ノ岱這一站可泡溫泉之外,否則實在沒有什麼好中途下車的景點),亦或許有部分同Elli一樣想來制霸江差線10駅的,不管目的為何,大家一定皆抱著感恩及不捨的心來完成屬於自己的江差旅,是吧!

DSCN1137.JPG

江差駅,是江差線的盡頭、也是往木古內、函館的起點,所以能看到像上圖這樣的「終止」線路。任何一個點都會是起點,也會是終點,嗯...是說...怎麼突然莫名地傷感起來?是因為要廢線了才如此嗎?不過這個傷感並未持續太久,出了車站之後,接下來屬於個人的華麗冒險就要展開,一秒轉興奮!

DSCN1139.JPG

在月台上到處都是特地跑江差線的人,應該就只有Elli一個是特地從台灣跑來的吧!?不知道有沒有其他外國人也一樣如此瘋?因為是屬於地方性的連絡鐵道,所以沿線所見的景色皆是人煙稀少的鄉村(真的非常「田舎に泊まろう 來去鄉下住一晚」)。江差町算是比較熱鬧的地區,店家也多,還有旅館。不如下次排個江差2日遊吧!然後在這裡住一晚,這樣就能逛遍江差町了。

DSCN1141.JPG

所有的乘客陸陸續續走出車站,月台上就只剩Elli跟這位被Elli故意攝入鏡頭的先生(好像旁邊也有一位先生等著拍電車的樣子,忘了),單純只是為了記錄自己也跟這位先生一樣為了江差線遠道而來(莫名讓這位先生成為Elli的替身),雖然身上帶的傢俬完全跟不上眼前這位先生的專業。忍不住再重申:

我不是鐵道迷,只是對火車有種莫名的情!』

DSCN1142.JPG

上圖是江差駅內的候車室,座位區中間的暖爐是北國車站的特有裝置,深秋的北國真的冷,更別說是嚴冬了。最前方那頭放著日本各地的觀光資訊(幾乎都是JR的旅行優惠行程)。在日本,不論車站的大小都會放著鄰近各地的觀光宣傳單,這一區通常被Elli視為「禁區」,因為一翻看就會想去。是說荷包沒有那麼飽滿,休假也沒那麼多,為了克制自己的無限慾望就得學著如何「視而不見」。

DSCN1143

DSCN1144.JPG

江差駅設立於昭和11年(1936年)11月10日,是北海道內配有駅係員的有人站最西端(其隸屬於木古內的站務單位),車站僅配置一個月台、一條鐵道線路。

佇立在江差駅外頭正歡迎大家光臨的是江差的吉祥物「しげっち (辜且稱他『小繁』)」,在平成24年(2012年)2月才登場,吉祥物的名字是根據江差民間傳說「江差的繁次郎」而來。據說幕府時代的江差裡有位名叫繁次郎(しげじろう)的人,是確實存在過的人物。他生於文化年間,歿於明治初期,過世時約60多歲。繁次郎的頭、眼、鼻都很大,身高只有150公分左右,他常講的「とんち語 (頓智話,有點像禪學一樣)」就被當地人稱為「繁次郎話」,至今在江差地區仍流傳著,最著名的如「江差の五月は江戸にもない (江差的5月連江戶也沒能比呢!)」。因此「しげっち」就是江差的代表、繁次郎的化身,在江差的追分會館以及國道等地,都會看到「しげっち」的蹤影。

江差町是北海道檜山振興局的一個小城鎮,是檜山振興局辦公廳舍的所在地,江差(えさし)這個地名源於愛奴族語,是「昆布」的意思,與函館以及松前町是日本人在北海道最早開發的地區。粗淺說完江差小故事,先往鷗島出發吧!

DSCN1153.JPG

鷗島是江差町散策路線之一,當地的觀光地圖標示著遊鷗島有3條散策路線,若要全部走完約是2公里多路程。由於還要走訪江差的古蹟及歷史建築,所以全部只能挑幾個重點去,畢竟在江差町停留只有短短的3個小時又50分鐘(除了步行、停留的時間,還得計入拍照所花費的時間)。能遊鷗島的時間限時25分鐘!

遊江差町的鷗島,第一個必遊景點是「江差 海的車站」-開陽丸。上圖是開陽丸青少年センター(開陽丸青少年中心),而開陽丸就停靠在青少年中心旁的海邊。彎進往鷗島的起點,便能看見指示路標,拐進後遠遠看到這棟建築物山牆側的「開陽丸」字樣時,心裡不免一震:「這哪是軍艦啦?」事後才發現自己太急燥了。

DSCN1162.JPG

上圖就是幕末軍艦開陽丸。開陽丸是幕府末期時,在荷蘭建造的幕府軍艦,又稱「幕末的軍艦」。雖然在戊辰戰爭中扮演著榎本武揚艦隊而活躍著,不過在明治元年(1868年)卻因一場暴風雨在臨江差的日本海觸礁而沉沒。由於在荷蘭還留有著與開陽丸一樣的軍艦設計圖,因此才得以修復成現今見到的模樣。

當年開陽丸遺留下的物件約3000件仍被展示著,例如大砲、當時最新型武器還有洋和折衷式的生活用品等,很有歷史意義。平時可以登上開陽丸參觀,11月~12月的逢週一、例假日的隔日、12月31日~3月休館;入館料大人500円、高中以下小孩250円(15人以上團體9折)。這次去的時間明明是星期二,至於前一天是不是日本的放假日也不得知,總之因為休館沒能進去瞧瞧,裡頭可以體驗砲彈的重量、大砲的發射音、帆船的操作等,真可惜。想去的人可上船買票,不過去之前要注意開放時間,以免像Elli一樣撲了個空。

DSCN1168.JPG

上圖這一處是「馬岩」,同樣位於鷗島裡。馬?是的,左方那個小小的白色物體就是馬岩,哪裡像馬?不清楚?看下圖吧!

DSCN1168-1.jpg

看到左上角的近拍圖了嗎?那小小的白色物體就是「馬岩」,馬頭正頂著斷崖呢!據說這塊馬岩跟源義經有深厚的關係。

源義經,日本平安時代末期的武士,他的父親源賴朝在平治之亂時被平清盛所敗,於是被送到京都鞍馬寺學習。由於他的戰功彪炳,也因功高震主引起自己的兄長源賴朝猜忌,最後還被源賴朝通緝追補,在走投無路之下在高館(據說是在岩手縣中尊寺東南方的丘陵,直到衣川館與判官館等範圍)自盡。

這是熟知日本武士歷史或愛大河劇的影迷們知道的部分,不過呢!這裡的說明牌寫著傳說源義經其實並未死於岩手縣的衣川,而是渡過日本海到了江差。而在鷗島斷崖裡的白色岩石,就是源義經北逃時,他的愛馬在這裡變成了岩石,所以這個「馬岩」便是源義經的愛馬

要到馬岩這邊的海攤前要先穿過一道低矮的岩洞,前提是要先耐住難聞的腥臭味。

DSCN1173.JPG

上圖是鷗島的名勝-瓶子岩,當初會拍下是誤打誤撞,原本想離開馬岩後就往江差町中前進,但由於「樣子特殊、上頭綁著日本神社裡才會看到的繩」(請原諒在下無禮的形容 ),於是仍花一點時間走近看看,因為看到那個繩結,直覺想到應該跟神祇有關。

關於瓶子岩傳說距今約500年,江差有位預言天地將異變的老姥(老婆婆)。某日,一位老翁交付了瓶子給這位老婆婆,並且告訴她要照他所說的將瓶子投入海裡,之後江差便游來了鯡魚群,解決當時江差人的飢荒。當時投入海裡的瓶子就變成今日所見的瓶子岩,老婆婆也成了當地祀奉的「姥神」,祀拜於折居社(現今的折居社跡),也是當地姥神大神宮的緣起。

每年7月上旬江差舉辦「かもめ島まつり (鷗島祭典)」的時候,町內的年輕人們會舉行在巨大的瓶子岩上重新掛上結繩的儀式,找機會再去體驗一下囉!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