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與人往來之間,是否有過這些感覺:「我被XXX騙了!」「 為什麼XXX要背叛我?」

常會有這等感覺的人們啊!只能說,第一,你太單純,要不然就是太善良,另外就是「現世報」吧!雖然我不喜歡這麼說,但是吾日三省吾身,確定自己沒有對不起任何一個人的話,那就該怪自己好傻好天真,太容易相信一個人而不察。

以前我相信孟子的「人性本善」說,人皆善良,因為受到環境教育的影響所以才會變成「惡」,直到自己受到些許事情,再加上朋友們的親身經歷,才徹底轉相信荀子的「人性本惡」才是真。

人們打出娘胎就不是個天真無邪的,剛哇哇墜地的小嬰兒都知道利用何種方式來取得大人們的注意,這是人類耍心機的第一步。因為如此,所以才必須透過家庭、學校及社會等教育,才能把人訓練成一個知善、懂善、行善的人。或許我把人性講得太可怕,但事實上,不要說別人,你我都擁有這等狡詐基因,只是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

從小到大,交往過男男女女朋友有幾人?不盡其數吧?只要有緣,就算因故分開,再怎麼繞,最終仍會聚在一起;無緣,即使從自己的身邊經過也不一定發現對方。熟悉的場景嗎?這些橋段,相信在生活中一定遇到無數次,端看自己是否屬於勇於面對現實的人。

事件簿一:

「有空嗎?我需要你的幫忙」朋友甲這麼說道。

「可以呀!隨時都行。怎麼了?」朋友乙關心的問道。

「見面再談」or「你可以幫我...?」

「唉呀!客氣什麼?包在我身上!」

某日,朋友們聚在一起,陣容獨缺了乙,甲說道:「我前陣子只不過請乙幫個忙,厚~~他真的變很多耶!有夠世儈官僚...」於是三姑六婆七嘴八舌地討論了乙的事情來,連乙的交友狀況、工作等私事全被甲攤在陽光下被眾人評判、討論一番。

乙的不解:原本好心幫忙,怎麼最後全都變了樣?

事件簿二:

朋友丙對朋友丁訴苦:「我真的很討厭XXX,對他我已經仁至義盡了...(又一個無窮無盡的傾訴苦處事件)」丁靜靜聽著。

朋友丙:「XXX跟我之間雖然是好朋友的關係...」(在丁不在場的情況下,丙告訴其他朋友們的「內心話」)

某日,丙與XXX之間發生了衝突事件,因緣際會下大家聚在一起,丁勸丙要想開點,不要再陷入那些無謂的泥淖中,於是,眾人對丁一陣躂閥聲出現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呢?不懂就不要亂講!」當下留下一臉錯厄的丁

丁的不解:怎麼會這樣呢?我講的全是事實啊!

這種情景很熟悉吧!我常對朋友們說人類終究是個自私的動物,會有保護自己的本能,怎麼可能把自己最弱勢的情況一一告知所謂的「朋友們」呢?當然是選擇性告知呀!會讓我們知道只是因為對他而言我們屬於「目前無害類」,所以盡情對我們吐苦水是個舒發他情緒的好方法。但有些人知道太多自己的事情,結果可能反被人利用來傷害自己。至於為什麼有這種想發,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他知,這不是學問,而是人生課題之一,不必當數學證明題一樣一一推敲,答案無解,因為正確解答永遠藏在當事人心中。

這只是冰山一角,或許還有更多的事情是「心靈受傷者」所不知情,還自以為是大家心中的好聽眾。天哪!好廉價的友誼!奉勸天下所有「友誼萬歲」的奉行者,還想繼續被人玩弄下去嗎?人生的事沒有絕對的是非,對與錯全是看在事情是站在哪個角度觀看,為這等事搞得心中難過暗夜哭泣是不值得的,沒事何必幫他人踐踏自己的心呢?

「相交滿天下,知心有幾人」是告訴我們朋友就像學問一樣在精不在多,真正會為彼此著想的人才配叫「朋友」。另外,奉勸天下自私的人們別把「朋友」一詞玷污得毫無價值,如果身邊只有那些只想利用自己存在價值的人,根本不算是朋友,因為他們只會消費自己而已,然後再把自己損得一文不值。自我價值是靠自己創造而不是別人,所以無須太在意。利用這兩則故事,只是希望自己避免變成這類人、了解人性的黑暗面。

人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人會逼迫自己該變成怎樣的人,所有的事都是自己選擇的。我相信因果報應這回事,當初怎麼傷人,自己最後終會自食其果。就像身邊某位朋友四處說他會如何如何全是因為某人逼他的,因為他志並不在此,但是聽他說這些話的人有沒有仔細想過,如果真如他所說的那樣,那他又何必在這個領域努力往上爬?不是不屑嗎?行為與言詞充滿矛盾啊!

天下沒有永遠的秘密,無意間自然會出現,除非自己閉口不談是非,自然就不會發生這些尷尬事端。或許可以說這種想法太偏激太現實,但有誰能提出世界上不會有這等事的證明?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