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日本是在1996年的冬天,當時剛換工作沒多久。當年和三位好朋友一起去北海道,目的就是要去看雪、玩雪、打雪仗還有洗溫泉。當時旅行社主打溫泉之旅,全團就只有我們四個小朋友吧?!記得當時我們坐在巴士的最後一排。

那次的旅遊畢生難忘,在海關每個人都是靜靜地被檢查行李然後入境,輪到Elli時不知為什麼就被海關人員問:「日本語を話せませんか?(你會說日文嗎?)」由於當時回答一點點,結果連緊排在後頭的朋友也被問相同的問題,當下只能出馬相救協助回應對那位海關先生:「私達四人は一緒です。(我們四個是一起的)」在外頭等待我們入境的導遊見狀都笑說:「帶團那麼多年,第一次有團員被海關問這個問題,妳該不會有日本血統吧?」

後來在溫泉旅館裡遇到同是去溫泉旅行的日本籍叔叔伯伯阿姨們也不約而同地跑來跟Elli「叮嚀」幾句,朋友們都笑說怎麼盡吸引老先生老太太。唉!誰都想招來帥哥啊!不過他們似乎以為Elli是日本人,還問Elli是不是第一次到北海道而且還是帶著朋友來,最後還不忘交待要好好招待朋友們。

不囉唆!還是跟著Elli的記憶跑吧!不過還好這個時候已經有寫旅遊手札的習慣了,如此一來才能話當年。

當年的北海道的溫泉之旅是七天六夜的行程,第一天抵達新千歲機場後便開始了北海道的溫泉之旅,直到第六天才搭機在大阪住一晚,最後一天從大阪回台灣(當時北海道跟台灣還沒有直飛,確實是很遠古的事情啊!)第一個晚上就只在札幌大通り公園(大通公園)玩起雪仗(第一次見到雪的四個小孩是很瘋狂的),因為大通公園就在投宿的旅館附近。當時根本沒在注意導遊叮囑些什麼,因為我們這幾個死小孩自顧自地打雪仗先。大通公園每年二月都會舉行雪祭り(),沒去參加過是因為聽說扒手太過猖獗。

第二天 札幌→支笏湖→午餐:長腳蟹餐廳→愛奴村→第一個溫泉旅館<觀月苑>

第一站先逛白天的大通公園,全都是白雪茫茫一片,還真的沒啥東西可看。緊接著就是到北海道開拓記念館,反正就在附近,而且是到札幌必去的景點。

大通り公園的街道,當地人上班時形色匆匆的樣子。

大通り公園一隅。為了漂亮的路燈,忍不住跟朋友一起在街燈下拍個紀念照。

上圖就是有名的「北海道開拓記念館」。

停留沒多久便驅車前往支笏湖(「笏」這字唸「互」,大家都唸白字了吧!)。

19961209-02支笏湖-01

因為旅行社的行程幾乎都會排很多行程需要一直拉車,再加上正值冬天,北海道日沒時間非常早,所以每天都早早出發,然後在景點停留幾分鐘,再前往下一個地點。上圖跟朋友們在支笏湖合影,就是一片冷清清的大湖,附近的店家都還未開始營業。

上圖是午餐地點「かに(蟹)御殿」,餐廳屋頂還有一隻大大的「熊出沒」,四個女生在中餐裡共嗑掉了六人份的長腳蟹火鍋,吃飽後因為全身熱呼呼,於是在零下四度裡沒穿上任何一件外套就在餐廳外頭耍起寶來。休息片刻,繼續往下一個景點「愛奴村」出發。 

這裡是愛奴族部落,上圖是愛奴村的幸福の板木。首先,要呼叫幸福快快到來所以先在塞錢箱裡投入五円硬幣(五円的諧音是「御緣」的意思),然後敲敲會帶來幸福的木板。

可惜後來降臨的並不是正緣。

愛奴人的住屋。

愛奴人祈福儀式。

後來我們一起跟愛奴族的妹妹一起合照,當時很好奇掛在牆上的愛奴語數字唸法,可惜不夠時間讓Elli一一抄下來

第三天 WINE城→釧路市濕原展望台→釧路濕源→釧路タンチョウ鶴自然公園→十勝ノ丘公園→900草原→第二個溫泉旅館<新阿寒湖飯店>

由於第二晚住的觀月苑隔天早上溫泉開始使用時間是早上六點,我們四個為了多泡一點溫泉肖想讓肌膚變得水噹噹,所以Elli又被推去向櫃台請求調整morning call時間。其實當時的日文算是很勉強派上場,還好他們聽得懂Elli講的日語。

洗完溫泉、整理完行李後,往餐廳方向行進吃早餐去。用餐完畢,繼續第三天的行程。

上圖這座「WINE城」,顧名思義這棟建築就是製造葡萄酒的地方。裡面可以讓大家試喝所有WINE城所釀造的紅酒及白酒,在這冷冷的天氣裡來一小杯酒,全身可是暖呼呼地。可惜Elli本身不怎麼愛喝酒,所以喝了幾口就去留言板留言,表示曾經到此一遊。

從WINE城往山下拍的雪景,像不像是明信片裡的風景?

這裡釧路市濕原展望台,展望台的建築物主體外型非常特別,連內部設計也優到一個不行,光裡面就殺掉不少底片,每個角落、特殊的結構,不輕易放過任何一處。

釧路市濕原展望台的圍牆也令人讚嘆不已。

這就是釧路市濕原展望台的內部,外面的光線從窗透入,只能說浪漫啊!雖然沒成功將浪漫氛圍拍出來。

外邊一片原野就是釧路濕原。

接著是遊北海道必來的「釧路丹頂鶴自然公園」。

釧路丹頂鶴自然公園裡設有兩區,一區是觀查區,另一區則是保護區,保護區內的丹頂鶴每隻都有屬於自己的名字。

再來就是勝ノ丘公園(十勝之丘公園)。一位朋友負責拍照,另一位則是負責「製造下雪場景」,不過怎麼看都像是我們兩個被雪球K得很慘。

天色漸黑,此時已來到北海道900草原。因為大地早已被白雪覆蓋住,當然看不到草原啦!

北海道900草原裡的「幸福之鐘」,不免俗還是敲一下讓幸福速速降臨。

上圖是第三晚住宿飯店的庭園。洗完溫泉後,大家還是忍不住跑到飯店外面玩雪。這邊的積雪較深,所以也學起雪國的居民堆起雪人來。Elli跟其中一位朋友和雪人合影,其中一人「再次營造下雪氣氛」,另一人拍照,玩得不亦樂乎!

隔天清晨,Elli與好朋友。

清晨再與雪人合照。獨自留在庭園的雪人,相隔一晚竟然都沒改變耶!明明前一晚有降大雪的呀!

站在第三晚投宿的新阿寒湖飯店,拍下湖對岸的建築物,還有一艘船停在那裡。

在飯店外的湖邊與朋友一起合照留念,接下來便開始了第四天的行程。

第四天 摩周湖→川湯硫黃山(阿寒國立公園)→沃克次克海(吃午餐)→網走→銀河瀑布、流星瀑布→第三個溫泉旅館層雲峽大雪觀光飯店

早餐用畢後,依舊是帶著行李往本日第一站-神秘的摩周湖出發。導遊說,摩周湖之所以被說神秘,是因為它的變幻無常,冬天裡常常看不到它的真實面貌。如果對著朦朧一片的摩周湖許願,當睜開眼時若濃霧漸漸散去變成一片清楚的湖面,就表示未來一年的希望無法達成。他說之前曾帶過一團,其中有位女生很想結婚嫁人,所以連續八年來這邊許願,但也不幸地連續八年讓她看到清楚的湖面,結果真的都找不到對象。Elli不免俗也跟著許願,霧沒散去,可是接下來的一年也沒找到帥哥另一半啊!

柵欄外面霧茫茫一片就是摩周湖。

上圖這邊是川湯硫黃山(阿寒國立公園),已經忘了這裡有啥好玩的了。

外面那一片海峽就是鄂霍次克海,海風吹來讓人立即深刻體會什麼叫做「寒風刺骨」。

接下來的行程是網走。之所以會知道網走這個地方是因為這裡有座知名的「網走刑務所」,專門關重大罪犯的所在地,類似我們專關大哥大的綠島一樣。並非因一些日本老輩的黑道電影才知道這個地方,,反而是因為漫畫蠟筆小新(クレヨンしんちゃん)知道的。(笑)

網走刑務所。

跟朋友演出劫獄搶救大哥戲碼,我們真的玩得很瘋,也演得很瘋。

最後抵達銀河瀑布跟流星瀑布時的天色已偏晚,,雖然跟朋友們在那邊有拍照,但是黑矇矇一片拍出來的效果不優,而且也看不到瀑布。

第五天 サッポロビール博物館(SAPORO啤酒開拓史麦酒記念館)→狐狸村→昭河新山→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溫泉旅館洞爺湖旅館

說真的,這一天根本沒拍到什麼照片,只有在昭和新山拍照。

第一站就是SAPORO啤酒博物館,一到博物館後每一個人都收到一罐北海道限定的SAPORO啤酒,酒罐Elli還帶回台灣當寶一樣保存著(因為Elli不勝酒力,也忘了後來啤酒是誰幫忙處理掉的),還給一包花生當下酒菜。在這邊是只顧著吃喝玩樂,也忘記是不是不能拍照所以才沒拍。之後在高速公路休息站停一下下,然後前往狐狸村看養殖的狐狸(的確有點小無聊),接著再往昭和新山出發,昭和新山是座活火山,據說曾經爆發過所以才有目前這些情景。

對了,導遊說如果在車上看到野地裡的狐貍或鹿就會一整年財運滾滾,可惜這一路我們連個影都沒看到

背後冒煙的就是昭和新山。

第六天 出發到大阪

吃完早餐離上車還有一點點時間,所以就在飯店的庭院裡拍照。洞爺湖旅館的庭院是我看過最讚的一個庭院,真的美到一個不行!

庭園裡的小瀑布。

往湖面拍去,沒有一絲綠意,但還是美。

這是洞爺湖的遊艇俱樂部吧?!因為上面寫的是自動船搭乘處,那不就是遊艇的舢板嗎?而且還有專用,所以猜的話正確率應該是百分之八九十吧?!

到大阪囉!離開服務我們六天的車掌小姐還有司機伯伯,還真有點兒捨不得啊!因為隨車小姐一舉手一投足都好優雅,果然是日本人,大変優しいなぁ~~(真的很親和呢!)

上圖是大阪必遊勝地大阪城天守閣,當時正在維修所以無法進去參觀。

上圖這裡則是大阪都廳。

這次的北海道之旅很有趣,一入境就被問會不會講日語,後來在溫泉旅館又被一位叔叔好心提醒隔天早上吃早餐的位置一定要選在窗邊才能看到天鵝,溝通時真是有點爆笑,因為這位叔叔搞不清楚狀況以為Elli是日本人,結果發現Elli一整個呆掉才想到問「妳不是日本人嗎?」要不然就是遇到幾位阿姨也誤認Elli是日本人帶外國朋友來北海道玩,除了問是不是第一次到北海道外,還不忘交待要好好案內」遠道而來的朋友們,當知道Elli根本就是一個正港台灣人後馬上道歉個不停(她們拼命的思咪媽線(すみません),Elli拼命回大丈夫),更勁爆的是我們四個女生穿著浴衣飆電動玩具賽摩拖車,聽到老板在旁邊輕聲驚呼あ!!すごいなぁ~~ (厚~~架恐怖的女生)

因為當時只聽得懂一點點日文,竟然還可以完成小小的溝通,感覺挺好玩的,下次有空再去玩一次吧!另外,北海道各個觀光旅館都有紀念章可以蓋,竟然連高速公路也有,還好Elli從香港遊開始帶著筆記本寫旅行手札,現在看到本子裡滿滿的章,真是超有成就感!結果養成逢章必蓋的瘋狂舉動!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