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熱愛藝術的同事影響才收看的韓劇「風之畫師 (바람의화원)」,辜且不論電視劇的劇情與史實究竟相差多少,同事是想藉著這部戲來瞭解戲中主角金弘道(檀園)與申潤福(惠園)之間筆觸上的差異性,而不是他們之間的情愫如何地錯綜複雜。因為同事小時候學過書法,所以看得出筆觸還有運筆方式;而我一來只是外行看熱鬧,二來在聽她解說時,比較容易進入狀況。

這位同事帶著我進入了歷史藝術之美,也因她的關係,我找到生命中的一個目標-探尋古老的東西,如火車、歷史建築等。跟著她的腳步,除了找到這兩位主人翁的畫作外,也意外查到與他們兩人並稱「三園」的張承業(吾園)。我不懂什麼「畫風」,因為不像同事有受專業的訓練。我只憑自己對圖畫所給予的印象,寫出這些圖所給予的感覺。 

金弘道(김홍도),號檀園(단원),1745~1806

這幅「松下猛虎」是金弘道(朴新陽 飾)在「風之畫師」中出現的第一幅畫作。劇中他穿著老虎紋的衣服,冒著生命危險接近老虎,還差點兒被老虎吃掉犧牲性命而畫成的。正祖李祘對這幅圖的栩栩如生讚譽有佳,不過那也屬當然,因為金弘道(檀園先生)是正祖李祘最欣賞的畫圖員。 

這幅群仙圖在戲中是由金弘道及申潤福師生一起繪製而成,但是遍尋網站(韓文看不懂所以算了)都找不到真正的事實是如何。若以現今碩博士的研究案來論,學生協助老師完成研究也屬應當的吧?!因為這幅畫作在當時是要送往清朝當禮物(我跟同事推斷應該是乾隆或雍正那一時期),當時圖畫署的每個畫員畫出來的畫都不如正祖期待,而這幅圖可說是正好圓了正祖的心願。 

「酒幕」(上上圖)及「耕作」(上圖)這2幅是在網站上蒐尋出來的,應該算是戲中所說的俗畫吧?!也就是以平民百姓的生活模式作為畫作題材。當時正祖下令要金弘道與申潤福師生二人將百姓生活情形畫成圖畫,以便讓他了解百姓們是怎麼生活,但是也因為這樣的工作讓這師徒二人被貪官視為眼中釘。

在看群仙圖及松下猛虎、酒幕、耕作這四幅圖,不知道是否因解析度問題,還是金弘道本身的畫風有些許變化,後兩幅畫得較隨性一點,不若前兩幅較為精細,會不會是因為「用途」不同而有不同的畫法?還是因為眼疾問題。 

申潤福(심윤목),號惠園(혀원),1758~1813

如果有收看「風之畫師」的人,應該就會知道這幅「端午風情」是申潤福進圖畫署的「決一生死圖」。戲中她暫時恢復女兒身,進入在當時只有在端午節的時候女人才能玩耍、盪鞦韆的溪邊,為了就是要畫出這幅畫。依戲中所描述當時圖畫署的規定,未成為正式畫員不得落款,所以我猜是不是進入圖畫署後,有了自己的號及章後才補上去的。

從「端午風情」與「群仙圖」來比較,申潤福的筆觸的確有些許受到老師金弘道的影響,只不過申潤福的畫作用色比較鮮豔些。 

「美人圖」在戲中是以真人浮現方式呈現作品,這幅也是出自於申潤福之手。感覺上真的有金弘道畫的影子,怪不得查了許多資料都再再顯示她的畫法受到金弘道的影響很深。但是金弘道真的如劇中真的眼睛不大好,那些細緻的線條必定是出於申潤福之手。他們相同的畫風應該是在「俗畫」,若以畫法來論兩者則是不同。 

以畫風來論,申潤福的確受到金弘道的影響而有些雷同,不過我還是覺得申潤福在用色上,以當時來說應該頗為大膽,因為太鮮明。另外,不知道是否因自己同為女兒身,所以對於「露點」被她視為是件「很健康」的事,不像當時封建的官員們私底下「敢吃敢看」,還在台面上大罵「不知羞恥」的雙面個性來得直接。就因為申潤福如此大膽的畫風,怪不得被當時的社會視為「春畫」,也因此被趕出圖畫署。當官的果然都是一個樣,人前人樣人後鬼樣。 

張承業(장승엄),號吾園(오원),1843~1897

張承業與金弘道、申潤福三人並稱「三園」,為韓國朝鮮王朝後期的名畫家,韓國也曾將其故事拍成電影「醉畫仙」,曾在台灣2005年5月27日上映,被列為限制級電影。但是廣告並未打的很兇,我也是上網查才知道張承業的故事曾被拍成電影,而且還在台灣上映過。不過以申潤福為主題的電影「美人圖」則沒在台灣上映過。

對於三園中之吾園,能查的資料真的有限,特別是中文的資料,韓文倒是一堆,問題是看不懂。只有一篇「Wiki pedia日本版」有日文資料,可惜資料依然有限,加上維基百科也不具什麼說服力,還好所有的圖裡面都有(這些圖就是從維基百科找的)。不過當看到三園相關介紹還真是心有悽悽焉,天才果然是容易招人嫉妒的!

說這麼多,我的最終目的是...

我的首爾之旅又有譜啦!!!

上次的首爾之旅真的讓我超級扼腕,因為每天都浪費掉美好的早晨,都是吃完午餐才開始行動。如果當時能計畫早上看建築,午飯過後再去欣賞一些不錯的景點或美術館,那不是挺優的嗎?反正部分景點是有時間限制,所以這樣安排應該是不錯地,現在已經知道在首爾的交通安排就是先上網查過要搭的公車及地鐵,我想自己一個人闖蕩應該還滿OK的。如果今年的經濟上許可,我還是會再去一趟首爾,先把首爾特別行政市的文化之旅給完成吧!藝術在我的眼裡是可貴的,我不想把休假時間白白浪費在一張床上,何必花大把鈔票跑到國外睡大頭覺呢?要睡在家也可以睡呀!

很貪心吧?!日本之旅尚未出發,腦袋裡就已構思下一站要往哪裡去。在旅遊網站上發現有很多女性朋友找旅伴多數是為了美食與shopping,向來食量少,加上我的衣服已經多到衣櫥放不下了,所以出國後這些都不是我的主要目標。若真說要花錢也會買一些有當地風俗或者明信片,然後寄給回國後的自己。

想再到首爾除了想去看看他們的民俗村(因為有這韓國古代的街道與建築等等),也想去位於城北區的澗松美術館,想把三園的圖一一映入自己的腦海,看看當時受爭議的畫是怎樣的畫。並不是要比較,藝術本來就是主觀而且不容比較好壞。還有為了想體驗同事帶領我飛越我不愛的歷史籓籬,悠遊古老的天堂,我的韓國古文化之旅還未完成,我相信有一天會完成的。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