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兒淵這一帶有許多日本俳句大師的「句碑(くひ)」,由於海風日經月累地侵蝕,部分句碑內容都難以辨識;未受嚴重侵蝕的部分有些則以草書(行書?)刻篆,一樣很難讀出內容。

江ノ島-句碑-芭蕉の句碑、佐羽淡斉の詩碑 、服部南郭の詩碑

老實說,這些日本知名的俳句或是詩詞大師聽過的僅有松尾芭蕉一人,而且還是因為日文課時日文老師提及才得知,個人只是偏愛石頭,而且這次的日本行突然發現句碑才突發的莫名奇妙喜歡上句碑,所以一看到便猛拍個不停,說穿了就是一副標準觀光客的行為。看看身邊的日本當地觀光客也是如此,就甭笑Elli的行徑俗不可耐。有些句碑寫的是漢字,所以多少能懂得其中含意,跟中國的古文相同。

上上圖及上圖都是永瀬覇天郎的句碑-「桟橋に波戦へる時雨かる」。永瀨霸天郎是藤澤大阪町阪戶的酒屋日野銀主人,也是藤澤的知明俳人,上上圖的句碑原在昭和12年(1937年)設置於棧橋旁,後來經海浪的衝擊而遭受破壞。江之島俳句協會致力於重建此句碑的工作,故於昭和36年(1961年)將之移至此地重行建置,並將重新刻篆的句碑放於原句碑前方。

上圖為「龍燈松碑」,文化6年(1809年)時由位於江戶深川新地遊郭(遊郭意為「花街」)的五明樓老版喜兵衛所設置的。龍字上頭像火又像蛇的圖象看不懂實際為何字,很像「る」但又不是。

這上頭是究竟寫些什麼也是霧煞煞一片。

這是日本江戶中期的儒學者服部南郭的漢詩碑,此句碑是在服部南郭過世後於文化2年(1805年)由文學志士們所修建的。句碑上寫的是七言絕句「壁石題」-「風濤石岸戦鳴雷 直撼楼臺万丈廻 被髪釣竈滄海客 三山到処蹴波開」

這是佐羽淡齋的詩文碑。佐羽淡齋是上野桐國生的富商文人,詩文內容為「瓊砂一路截波 通孤嶼崚嶒屹海中 潮浸龍王宮裏 月花香天女廟 前風客樓斫膾 絲絲白神洞燒 燈穗穗紅幾入 蓬萊諳秘跡不 須幽討倩仙童」。

上圖及上上圖都是松尾芭蕉的「疑ふ那潮能花も浦乃春」,不過這並不是松尾芭蕉在江之島吟詠之作。

上圖這座的「八雲庵碑」是以「遊江嶋」為題的漢詩碑,內容已模糊不清。

在江ノ島稚児ヶ淵這邊還有一個有名的江ノ島岩屋,很大很大的岩屋,不過想要入岩屋參觀就得付費。看了簡介上的照片實在是覺得沒那個必要花錢進去看,和朋友走到岩屋入口後沒多久便往回走(前篇有講過)。

上圖這座句碑是跟朋友往回走經過奧津宮時看到所拍下的句碑,奧津宮長怎樣已經忘了,這一帶大大小小神社還真多。句碑是江島神社宮司高木蒼梧的句碑,內容是:「夏富士や晩籟神を鎮しむる」。

由於怕時間不夠,所以去程都只是大略逛一下重點,回程時發現時間不如想像中的吃緊,便悠哉地四處看看。通道兩旁有許多賣土產的商店,也有多家賣海鮮的食堂。到訪江之島在五月初,正好趕上しらす(魩仔魚)產季,又剛好逢魩仔魚開放補捉(在日本已經禁止補捉有一段時間了),所以每家食堂幾乎都推出「しらす套餐」,惹得愛吃生魩仔魚的朋友一路上直叨唸著:「しらすを食べたい。(我想吃魩仔魚。)」

途中經過一家號稱百年和菓子老店「中村屋羊羹店」,裡頭賣有各式口味的羊羹及豆腐(不是一般烹煮或涼拌的那種豆腐)。Elli因為有個爛胃承受不住太甜的食物,所以對日式甜食(特別是和菓子之類)並無高度興趣,不過當看見「牛奶口味的豆腐」,這下好奇心又被點燃。

最後仍是忍不住購入一個牛奶口味的豆腐試試,還好店旁邊有座位可入內享用,否則手上一堆筆記、地圖等等資料根本很難邊走邊吃。桌上那一小盒白白像布丁一樣就是牛奶豆腐,吃起來完全沒有豆味,就像是帶一點點牛奶清香的布丁,可是也不像一般布丁那麼軟,反正就是借於板豆腐跟嫩豆腐之間的軟Q。小小一盒,一下子就吃光了,而且不會很甜,完全推翻印象中的和式甜食的膩感。

餐區旁剛好有兩座小山,兩山丘中間透過去就是一片汪洋,天海成一線,雖然此景不若南寮漁港海天一線那麼視野寬廣,但Elli仍稱這裡是「江ノ島一線天」。這裡的海風強勁得很呢!

再度走回参道往弁天橋的方向,正好看到一堆人排隊要買魩仔魚,朋友終於忍不住買了一小盤當場嗑掉。魩仔魚的佐料是薑末加醬油(並非所有日式生魚片都是芥末加醬油),偏偏Elli平常就不吃蔥、薑、蒜、大蒜、香菜等辛香類食物,所以當朋友問要不要試吃看看時(因為他知道在台灣都是吃熟的),便因為裡頭有大量的薑所以壓根就不想吃。朋友好心把沒碰到薑的一區舀一小口讓Elli試試,其實,魩仔魚生吃味道還真不賴!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