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久能山東照宮還是一樣得搭纜車,真是難為了這位有懼高症的朋友,沿途僅Elli一個人將美景盡收眼底。下了久能山後時間已是下午2點多,雖然早已過了午餐時間,不過還是決定覓食去,不再苦毒朋友的肚子。這幾天的旅程真的對朋友很不好意思,因為出遊的這幾天,從沒有一天是三餐準時。為了這趟古蹟巡禮,這一天的午餐用餐地點都是朋友特地帶Elli來的,不僅能夠古建築看個夠,還能在古蹟裡解決午餐。

午餐地點是位於靜岡市駿河區,已有400多年歷史的老店「鞠子宿 丁子屋 (まりこじゅく ちょうじや)」。其創業於慶長元年(1596年),是間專賣とろろ汁(山藥泥)的老店。朋友說這家店的女兒是他的高中同學,不過並不知道同學有沒有傳承家業。

若想利用大眾運輸自己去的話,其交通方式(註):JR静岡駅北口的7番乘車處搭乘しずてつジャストラインバス (Shizutetsu Justline,靜鐵高速巴士,點聯結可進官方網站)中部国道線 (點聯結進路線圖,點下車地點即可以查詢巴士時刻表)』,在「丸子橋入口」。

註:由於本行程皆係由日籍友人開車,因此特地將利用大眾運輸方式查出。

↑鞠子宿丁子屋

↑用餐區壁龕裡的掛軸

雖說是已經四百多年歷史建築物,但是屋主仍將其維持在最佳狀態,建築外觀仍保有原貌,不過內裝部分早已全部改成現代化設備。欣賞之餘,內心又忍不住碎唸:「古蹟保存並不是不能動它,也並非一定要遵照古法來修復保留不可,因為很多古老工法都不是靠文字來傳承,若非照古法修復則實是窒礙難行。讓整棟歷史建築物歷經再久的年代還能不衰敗,這才是保存的真王道,才是真正的價值所在;非破壞或拆除結構主體,而是加強、補強。」這也是研究古蹟修復的朋友一再強調的觀念。

↑山藥泥麥飯的吃法及菜單

到這邊肯定是吃とろろ汁,至於好不好吃朋友說不敢掛保證,不過因為這間店也是古蹟所以才帶Elli前來。果然是貼心至極的朋友!(ps. 個人對食一向不講究,至於好吃與否本就視人而論,根本不能怪罪他人。)這裡的飯不是白米飯而是麥飯,由於Elli的小食量朋友早已見怪不怪,所以我們點了最便宜的套餐(¥1,380/人)。山藥泥麥飯的正確食用方式(照菜單上翻譯):「盛入半碗麥飯至碗中,加入山藥泥後充分攪拌」。這只是菜單上陳訴正確食用方法的前兩句,後面三句完全與食用方法無關,心想這根本就是食用心得的亂入:「加入山藥泥後充滿了山藥味,山藥泥流動的沙~沙~~聲,好!真好!好好吃呀!

とろろ汁套餐,麥飯裝於木桶內,自己再舀到碗中。

這餐可說是Elli這些天來吃最撐的一餐,雖說半碗麥飯,但那個碗在台灣稱為「碗公」!這一天Elli嗑了兩個半碗,沒錯!就是剛好一碗公,可是山藥泥才用掉半碗而已(山藥泥的量真的很多),這已超過自己的極限,剩下的當然又是麻煩朋友面前清,要出人出力嘛!所以餵飽他是麻煩者的責任。

離開前看到窗外的楓樹,木頭窗棱令人感到舒服,舊舊的木牆外層,充滿著幽古之情。

宇津ノ谷峠(うつのやとうげ,宇津谷、宇津之谷)

上圖是座茶山,到達宇津谷時映入眼簾的超護眼景色(大自然的翠綠很顧眼睛啊!)。

在宇津谷這邊有兩處歷史景點,一個是旧東海道(舊東海道),另一個就是明治トンネル(明治隧道)。舊東海道,是江戶時代往返三重縣、愛知縣、靜岡縣、山梨縣、神奈川縣、東京都、埼玉縣、千葉縣及茨城縣的路線,途中當然有休息的地方,之前去的箱根關所便是中間的一個哨站。個人很喜歡這裡的氛圍,因為到現在依舊充滿著濃濃古意,給予人純樸感受。

雖說是挺偏遠的地區,但也是可以搭乘巴士來宇津谷來趟大自然懷古之旅,交通方式:JR静岡駅北口7番乘車處搭乘「しずてつジャストラインバス」『中部国道線』,在「宇津ノ谷入口」站下車走5分鐘,或在下一站「坂下」下車從明治隧道、宇津ノ谷集落走20分鐘

上圖是靜岡縣某段舊東海道的起點(舊東海道在靜岡縣的部分為該縣西部<江戶時代的遠江國>、中部及東部<江戶時代的駿河國>、伊豆半島<江戶時代伊豆國的其中一部分>),朋友將車停在另一端,所以我們是走到起點再往回走。

宇津谷四週山谷環繞,整條舊街道迷漫著濃郁茶香。走在這條古道時,兩人常常不約而同地讚嘆著:「いい香り! (好香啊!)」好濃好濃的茶香啊!嗜茶如命如Elli實在是太愛這個地方了,雖然私心仍偏愛阿里山珠露,但兩種茶畢竟不同種,各有各的特色,難分軒輊。說到這兒,話說,日本有名的茶是靜岡的玉露,所以是不是又香又甘的茶才會有個「露」字啊?(忍不住又亂聯想)

在古道上,還看到了應該算是古董級的辦公室(應該是這裡的村里辦公室之類),而且每經過兩家就有一家是製茶廠,只是不知道是平時就如此還是有特定假期,因為家家戶戶門口都掛著日本國旗呢!


眼前這段都是屬於古道範圍,從前方的階梯而上,便是往舊東海道跟明治隧道的方向。那段階梯上巧遇住在鄰近的一位老公公,他對Elli講了一大串日文,有時多少還能聽到關鍵字來回應,這回卻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感覺朋友好像也是應付而已,事後問朋友才知道原來老公公講的是方言,所以他也一頭霧水。

在舊東海道拍的舊街,左邊是一片顯考妣,為了上圖這片風景閃得很辛苦。

上圖就是明治宇津ノ谷隧道,為日本文化廳的登錄有形文化財第22-0002號,隧道口的山壁上還鑲著鑄鐵標示:「這個建造物是貴重的國民財產」。因為是國民財產所以不能隨便亂破壞,當我們走進入隧道後,一輛輛機車騎入內,通過隧道時還不忘叫囂只為在隧道內製造吵死人的迴音,聲音刺耳得令人不舒服。所以世界各地一樣都有不良人!

宇津谷一帶並非只有一個明治隧道,還有大正、昭和及平成隧道,如果逛遍全部的隧道,就像是利用隧道貫穿了各個日本年代。宇津谷是舊東海道的一部分,道路建設歷經江戶時代、明治、大正、昭和,到現在的平成年間,所以遊遍此地,就彷彿親身經歷數百年的時空穿越。 

玉露の里(玉露之里)  這裡沒有辦法搭巴士過來!

逛完宇津谷後,時間卡在尷尬的地方,因為想去的地方除了玉露の里外,還有「大旅籠柏屋」。由於參觀大旅籠柏屋要購買門票,礙於時間有限,加上個人此時出現腦頓狀況,兩人經過一陣子雞同鴨講才達成共識-決定去玉露の里。難得剛好遇到新茶季節,只好將來有機會再去大旅籠柏屋吧!

往玉露之里飄月亭途中經過這一條河,河上掛滿了錦鯉飄。大概因為吹來的陣風時強時弱,所以有些錦鯉飄就在繩索上繞了幾圈,魚頭又像被扭住打結了一般。兩人看到這場景都說「鯉魚上吊了!」接著一陣狂笑。Elli真的要道歉,因為竟然把週遭朋友都受不了的想像力全部灌輸到新朋友腦內,實在太不該啦!

繼續往前走,突然看到站在電線上的烏鴉適放出自由落體般垂直降落的不明物體。「あ~うんこだ! (啊!大便!)」「した? (牠大便啦?)」「うん!(嗯!)」在一片風景美、氣氛佳的優良環境裡,竟然出現了如此不雅的對話,該深刻地反省自己真的帶壞新朋友了!

走到飄月亭附近,天空已經轉陰了,烏雲也厚厚地積在天空,停好車的當下就已經感覺有飄著幾滴雨,原本還擔心老天就這麼下起大雨來,幸好沒有。看到山坡上的茶樹用黑網蓋住,可惜問不到原因是什麼。飄月亭裡有一空間說明茶的產出過程,但就是沒說明為什麼要覆蓋住一層黑網,自己也不敢問這裡的伯伯,深怕又遇到操著方言的人,沒事給自己跟朋友添麻煩。

2014.06.09補充:為什麼茶樹要用黑布覆蓋這個問題請教了「発見。五感靜岡」FACEBOOK粉絲專業,他們立刻回覆:「以黑布遮擋陽光會抑制茶葉中的兒茶素產生(兒茶素會使茶味較澀),增加茶葉中氨基酸(氨基酸是茶甘甜的因素),形成獨特美味,是高級茶的代表。」(感恩賜教)

朋友看到入口賣著魚飼料便忍不住買了一包,飄月亭內有兩池錦鯉池,剛開始朋友站在第一池餵養,無奈池裡的錦鯉魚們一點兒也不領情,讓他的心靈受到打擊。告訴朋友搞不好每個遊客進來都只餵第一池魚,所以吃太飽了就不想再吃。建議朋友到第二池餵食。走去後飼料這麼一丟,一堆土虱跟錦鯉全都一湧而上相繼爭食,土虱們張大嘴延著石塊吸,狀況實在太可怕了。朋友此時笑開懷說Elli太厲害了,果然第二池的魚比較餓。是說,魚根本不知道餓或飽,牠們是有食物就吃啊!

上圖這裡是飄月亭,進入飄月亭也是要費用的(當天剛好遇上暫停營業),我們並不打算在這裡待很久時間,所以在週邊的庭院走走晃晃便離開。

蓬莱橋(過橋費¥100)

交通方式:搭乘JR電車至「JR島田駅」下車徒步約20分鐘。

蓬萊橋完成於明治12年(1879年)1月13日,橫跨在靜岡縣島田市的大井川上,全長897.4m,寬2.7m,僅供行人及自行車通行。售票處懸掛著第一代蓬萊橋與第二代蓬萊橋的黑白照片,第一代橋只用木架舖著木板形成木棧式過橋,兩側不但沒有扶手也沒有防跌落欄杆;現有的蓬萊橋兩側多了防跌落欄杆,其高度約莫60cm。有許多NHK大河劇都在這邊取過景,這座橋並於平成9年(1997年)12月30日列入金氏世界紀錄「號稱世界第一長的木造步道橋」。

果然是世界第一長的木造步橋啊!橋面中間還標有「真ん中(正中間)」字樣,有懼高症的朋友還是一樣硬著頭皮抓著Elli的衣角走,還未走到大井川部分還不覺得害怕,但越接近大井川上方,就越往橋中間走過去。朋友看著Elli仍在邊邊處閒晃,只差一點沒把他給嚇得近乎歇失底里。後來看到其他遊客一樣是愈往河川部分越往橋中間走,就只有Elli一人如此大膽地靠邊走。

在橋正中間拍的夕陽與大井川。走到正中間時,朋友便以求饒方式說走到這裡已經可以回頭了,盡頭那一端沒什麼特別的風景。個人的想法是:「既然花了100円來過這座橋,算起來全程來回就是100円。但才走到中間就立刻回頭,如此一來就等同浪費了50円。這樣不划算,何況又沒到底端怎麼知道那邊沒什麼?」最後朋友仍然捨命陪君子,最後免不了拋下一句:「麻煩以後不要讓我走這麼恐怖的橋啦!」問他如果家在橋的那一端,而且必須要過橋才有辦法出去外面怎麼辦?他聳聳肩回:「這樣我就不要出門!」

有沒有這麼害怕啊?

Elli還是一樣有顆天使心啦!所以還是想辦法讓朋友轉移焦點不害怕。突然發現天上的雲朵像是寫著片假名「カエフ」,就這麼引開他對高度的注意。

回到浜松了。

時間間已經不早了,所以車子開上高速公路準備回家去。原本不怎麼好意思在朋友開車時睡覺,雖然他一直勸我瞇一下休息。最終仍敵不過車子搖晃晃,再加上朋友車上播放著詭譎性音樂,還真的睡著了,等醒來時已經抵達他的住處。

朋友的住所果然是標準男生的房間。入口玄關沒有客人立足之地,經過廚房時還得先清除路障以方便訪客通行,到房內還得把障礙物踢到一邊再把椅墊「挖」出來讓訪客席地而坐,好大一番工程。稍坐片刻,就起身去觀賞他種的仙人掌。

這些都是朋友種植的仙人掌,還有兩株薄荷。誠如好姐妹說,這位先生應該是標準的「食草男」(日本女作家深澤真紀在2006年形容現代日本男性所創造的形容詞)。他花錢於各式仙人掌,就跟女人花錢於妝扮是同等性質。

上圖這株仙人掌折合台幣1,500元,是株沒有刺的仙人掌,胖嘟嘟的,上面一撮撮白色是毛絨絨物,不知道是它的花還是刺。一般仙人掌的相同部位都是充滿了硬刺,只有它是毛絨絨,品種特殊,所以要價1,500元台幣。

在朋友家停留一會兒,便一起搭電車前往浜松市,是Elli準備住宿一晚的旅館。

浜松祭の屋台

2009年5月3~5日是浜松風箏祭(浜松祭 凧揚げ合戦),所以這幾天白天都可以看到放風箏比賽。晚上在車站附近擺著新年或祭典時才會出現的屋台(像台灣的路邊攤販),於是當晚,我們便決定在屋台覓食。

到了旅館辦好Check in也放好行李,即刻往浜松車站那一帶走去。時間已經不早了,很多攤子都早已準備收攤。太多想吃的東西同時出現在眼前,當下完全不知該從何處下手是好,最後決定先吃たこ焼き(鱆魚燒)作為祭典屋台的初體驗。

看到沒有,人家的「塌口 (鱆魚的日語發音)」實在是料大塊呀!吃起來超有鱆魚燒的感覺,不像台灣的鱆魚燒搞不好吃了半天連有沒有嚼到鱆魚都不知道。

有幾家同是賣鱆魚燒的屋台,就屬上圖這一攤生意最好,當我們來到攤位面前時走就被掃光了。趁著老板還在製作鱆魚燒時跑去跟食材們來個合照,可愛的老板趁朋友按下快門時也瞬時舉起手跟著Elli一起比「YA」。老板說我們還算是「有禮貌、懂乾淨」的人,因為有些外來客是直接把臉跟相機鏡頭貼近食材。他一看到我們就說我們「應該」也是外地人(內心OS.:豈止應該,Elli本身就是很外的外地人咧!),問道怎麼得知今天有祭り。其實我們完全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因為根本不知道晚上有祭典的屋台,是往旅館方向走時沿途看見有人身穿祭典的衣服,好奇問了旅館服務人員才知道原來是恰巧遇上一年一度的浜松祭。

等待鱆魚燒時,突然聽到遠處傳來號角及哨子的聲音,還有一堆人跑步聲,於是拿著相機想都沒想就往馬路上衝去。果然跟在電視節目上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樣!總搞不懂這些上頭有寫著字的小燈籠究竟是什麼用途,現在終於明白啦!這次旅程果然有好多好多的意外收獲,竟然遇上浜松祭的御殿屋台巡行,雖然只看見巡行的隊伍,沒看見御殿屋台。

六顆大大的鱆魚燒只要500円,我們吃得很是狼狽樣,因為太軟了叉子叉不起來,只好輪流就著口吃。還有,剛起鍋好燙口!

在祭り一定要吃的棉花糖也是一樣500円。這裡賣的棉花糖還要用塑膠袋裝起來,原本想馬上就要吃了何必浪費一個塑膠袋污染地球,但是賣棉花糖的老伯堅持一定要裝在袋子裡賣。賣棉花糖的老伯請我們選袋子的圖案,朋友一直猶豫著不知該選什麼圖案,後來只好用老伯準備好的「火影忍著」。朋友將棉花糖遞過來時說:「不好意思,我找不到KERORO軍曹的袋子...」原來朋友在幫Elli找看看有沒有KERORO軍曹的袋子(Elli很迷KERORO軍曹),這也未免太貼心的吧?!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