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出發地:掛川,陰天;抵達金谷時陰轉晴。

交通:掛川→(JR ¥320)→金谷→(S.L. 自由車票 ¥3,620+單程S.L  ¥560)→千頭【自由車票是可以在每一站任意上下車出站,JR及S.L.乘車券回程需另購】

這一天是2009年度大井川鐵道蒸氣火車(簡稱S.L.)運行的最後一天,逢年末年始,想搭乘的人多到讓人有點兒吃驚,「這些人都不必準備過年嗎?」

果然是超級懷舊鐵道之旅啊!連劃位都是倚賴人工手寫,所以才不小心讓Elli跟另外一對父子檔乘客的座位重疊。日本人果然是個很「假仙」的民族(全是個人感覺,非歧視),心裡其實應該是不悅得要命,卻還要表現得很「大丈夫 (沒關係)」(皮笑肉不笑中)。等待站務人員經過時再向他們反應的空檔,這位爸爸可能「才」發現眼前這位女生日語不大輪轉才「打自內心的客氣」地問Elli:「中國人?韓國人?」。打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被誤認是中國人還是韓國人,當然要趁機正名囉!「台灣!」當這位日本爸爸一聽Elli是台灣人,真的是立馬笑開懷還用中文對著Elli說:「你好!」,也叫他兒子用「你好」跟Elli打招呼,原來這位爸爸在20年前曾學過中文,但是現在只記得「你好」、「謝謝」、「再見」等一點點中文(這是超基本的啊! XD)。站務人員來了,說明原委後本來是要幫Elli重新找座位,但這位日本爸爸堅持讓位,真感恩啊!

為了可以在各站自由上下車,所以還多買了張自由券。自由券本來就是為了在中途自由上下車,結果最後失算。當日的大井川S.L.僅停靠「金谷、新金谷、家山、川根温泉笹間渡、下泉、駿河徳山、千頭」七站,停靠時間也只有一會兒,最後壓根沒進出過任何一站。其實那張自由券可以搭普通電車,但回程剛好遇上回程的S.L於是又搭上車,結果白白花那三千多銀兩 


看到往上開起的車窗,印象中好像是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搭台鐵普快或對號快車時看過,瞬時湧上當年的記憶,雖然記憶像夢一般模糊。對了!某泡麵廣告的場景就是在火車上吃泡麵還配上一句旁白:「喔~~令人懷念的味道!」如果對那支廣告有印象的人,應該立刻知道Elli講的便是藍色車身的火車車廂。圖中火車車廂的椅子已老舊,坐下時還會發出「幾拐」的聲音,不過狀況可是被維持得很棒唷!

蒸氣火車行進中,有站務員用播音設備向大家介紹此刻搭的大井川蒸氣火車故事,還有介紹週邊的景色。隨著故事段落,還會用口琴吹奏有關火車的童謠跟民謠。由於自己的日文聽力時不時會呈現「突然斷線」狀態,可能因為對火車的狂愛,所以在分心拍照之餘,竟然還可以略微聽懂站務小姐的說話內容,這情況就像日文老師對Elli的「突然可以『正常』用日語和老師對話」時常講的一句話:「妳終於醒啦?」不過這種狀況應該過不了多久便「退駕」。


這裡是川根温泉笹間渡駅,右邊那輛橘紅相間的電車是往金谷大井川電車,大井川S.L暫時停在這一站一會兒,所以乘客們趁機跑出來拍拍照。(離車頭好遠啊~~~)

車上販售著火車餅及仿蒸汽車頭鳴聲的口笛,當然還有一些零食,還好克制力足夠,否則還未到目的地就已經滿手土產。川根温泉笹間渡是溫泉區,假日裡蠻多人到此泡溫泉。火車往終點站出發時,站務人員便以廣播告訴乘客們:「請大家往右邊看,當S.L.經過時路邊會有很多人向大家揮揮手,你們也可以向他們揮揮手喔!還有人正好在洗溫泉呢!大家也會看到很多沒穿衣服的人對著S.L.揮著手呢!」


然後就有這張圖了。除了這張大家熱情揮手的照片外,其實還拍到另一張,不宜po上來是因為要顧及他人隱私,在興奮之中猛按下的快門,就拍到一堆裸體著的爺爺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們站起來揮手。回到朋友位於埼玉的住處檢查照片時,發現歐吉桑們的男性雄風特別明顯 (羞)。

1小時25分的車程,終於抵達了終點站千頭駅(せんず)。搭乘大井川S.L的人幾乎都是在這裡下車,為了與蒸汽火車頭合照或拍蒸汽火車頭,遊客們全都擠在月台上。瘦小的Elli根本擠不過群眾,只好先慢慢晃到後頭拍大井川電車(上圖),待人潮散去後再拍蒸汽火車頭,然後再出站吧!

上圖是S.L. C11 190駕駛艙。拍完電車,也跟車站站牌合照了,轉頭一看,嚇!人潮依舊尚未退去,依然還擠在出入口前,眼看遊山玩水的時間就要不夠了,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外衝先。往外跑時發現原來大家都爭相跟蒸汽車頭一起合照,特別是小朋友們,每個人都會進去駕駛艙裡坐在駕駛座上拍照留念。趁小朋友上下駕駛艙時的空檔趕緊按下快門,裡面身著藍色衣褲制服的就是工作人員之一。

回頭再拍一張三種不同的車頭。由左至右:16000系電車(原為近鐵特急列車)、E103電氣機關車、49616號機(9600形S.L)的屁股。

上圖左是搭乘到千頭駅的C11 190蒸汽機關車頭,登人潮逐漸散去,正巧看到同為鐵道愛好者靠著周圍欄杆不停地對蒸汽機關車頭按快門,鐵道初心者Elli當然不能錯失機會。停好一會兒的C11 190仍不斷地冒著白煙,話說這煙對呼吸道不好的Elli而言是挺酷刑的,不小心嗆到狂咳嗽。

在沒有任何當地的旅遊資訊、周邊地圖就這樣冒險去(Elli有時的隨性讓不少朋友感到心慌慌)。走出驗票口後,在車站裡的資訊處遍尋不著有關千頭這一帶的旅遊導覽地圖,只看到大井川本線的火車時刻表便順手拿了一張,認為如此一來肯定萬無一失。正當猶豫起回程是否也搭S.L.時,心中突然閃過「管他的,就隨緣吧!」念頭,如果趕不上回金谷的列車,乾脆在這一帶的溫泉旅館過一夜囉!

5日目-01大井川鉄道(千頭方面)07千頭駅-12

上圖是千頭駅,走出車站先四處亂晃,晃著晃著1小時就咻過去了。緊鄰著車站旁邊是大井川S.L.資料館,門票¥100,沒有售票員也沒有票根,就只有一個紙做的投幣盒放在門口桌上,也就是良心買賣。投入¥100後進入一間小小的資料館參觀,資料館空間就像儲藏室一般小,不過資料算齊全了。

入口的牆面兩側全都貼滿了S.L.車頭mark(俗稱:頭牌),活潑生動的圖案教人看了直想帶一個回家作紀念,就因如此,所以將每一個都拍下來,即使有部分重覆也沒關係,就怕遺漏掉任何一個。

正當拍得起勁時聽到平交道響起「噹噹噹」的聲音,直覺就是先衝出去瞧瞧。踏切旁早就站了一排人守著等拍井川線(往井川方面)的列車,正巧看到有個空位便鑽了過去,才拍成上圖這個畫面。此時心中突然冒出「怎麼跟台灣的阿里山小火車有點像呢?」疑問。

再回到資料館繼續參觀,陳設的展示物品標著一堆專業機械日文,因為自己不是鐵道專家,能做的也只有把好奇的文物拍下來,回國後有空再慢慢查。

離開資料館後仍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旅遊資訊詢問處也因年末年始停止營業所以無法詢問,只見詢問處旁有一大型旅遊景點介紹地圖看板,就算拍下來也很難了解內容,畢竟相機螢幕不大。當下想到唯一的辦法就是土法鍊鋼-在紙上畫地圖,然後再照著走到想要去的景點。是說上頭並沒有提到從這裡走到各點的距離有多遠、需花多久時間,什麼都是未知數的感覺是有點冒險,但是一直待在車站附近兜兜轉也不是辦法。既然前面都帥氣地不介意,還是順著自己的心冒險去吧!

千頭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想去的景點,想看的風景實在很多,看到許多關於「橋」的景點便燃起了想去的慾望(個人除了火車、建築物,連橋梁也很偏愛)。選定了幾個景點後,開始邊走邊拍。首先印入眼簾的是...

快樂鐘(Happy Bell)!Happy Bell建於平成2年(1990年),其係以人與人、人與大自然間的結合為主題,因為旁邊的大井川孕育了人類與自然萬物,所以建造這座快樂鐘來祈求這一帶的居民,以及到此一遊的旅客永遠健康快樂。在快樂鐘的不遠處則是橫跨大井川的「川根大橋」。

這座川根大橋只供車輛行走,一般路人則是走右邊淺藍色的鐵橋。導覽地圖標示過了川根大橋可以到「ちっちゃな吊橋 (小小吊橋)」及「虹のみえる橋 (看見彩虹橋)」,而橋的這頭則有両国吊橋(りょうこくつりばし,兩國吊橋)。為了拍這座川根大橋以及顯示出它的消點,所以趁四方皆沒來車的時候跑到大馬路中間拍攝。後來朋友邊看照片邊讚嘆時,冷不防一句:「這個,妳該不會是跑到路中間去拍的吧?!很危險耶!」

既然還未過橋,索性先去兩國吊橋吧!順著路標走小山徑前往兩國吊橋,等回程時才發現這根本是繞了大遠路,誰教自己當時沒有注意到路標呢?等到回程時才發現路標明明就大大地在路邊,而且超明顯。 

不過回頭想想,若非往山徑走,那就不會發現像上圖這根頗具古味的「手工路標」了不是嗎?依照箭頭指示的方向可以走到兩國吊橋跟豊川稻荷千頭神社,而這條路上「藏」著許多這種路標(因為都被野草擋住),不注意看真的以為自己迷了路。也因為如此,這一路上不停地找路,雖胡亂闖倒也闖出許多意想不到的美麗風景。經過的山丘,路旁全是一畝畝茶樹,後來才知道靜岡的茶除了一般常聽的玉露以外,川根茶也是蠻有名氣,只是走在這段路上時並不像宇津谷一樣會飄來陣陣茶香。因為冬季不是新茶季所以才沒有飄茶香味的,一定是如此。

不知走了多久的路,也不知經過了多少畝茶園。此時遠遠看到一座吊橋,卻不知自己已經走到目的地了還拼命找路標,靠近一看,「両国吊橋」四個大字就寫在橋旁邊,真是受不了自己的迷糊啊!

這座橋就是兩國吊橋。

從兩國吊橋上看到鐵道跟隧道,猜想這方向應該是往井川駅吧?!底下的河川就是大井川。

往後一看,便看到上圖這座車站,在走回千頭駅時才看到路標的指示,原來它是井川線千頭駅的下一站-川根両国駅。就這麼誤打誤撞發現了井川線的第二個車站,果然有受到幸運之神眷顧。

欣賞完這一片美麗的風景,回過神來發現原先在這裡遇到同車旅客早就不知往哪兒去了。在這裡也停留好一陣子了,決定先走回千頭駅向站務員確認最後一班列車的發車時間,再規劃接下來的行程。看著手邊的時刻表寫著本日有2班大井川S.L.返回金谷,14:58那一班肯定來不及,另一班則是15:23,看看時間似乎是有得趕。想抄原路回去,不過一想到自己的迷糊個性,雖然最後還是會走到目的地,但肯定又會在叉路上花一長段時間(搞不清楚左右才慘),所以這次不靠自以為是的「直覺」,以免屆時失靈,還是乖乖照著又大又清楚的路標走回去較妥當。

才走一會兒路就到了一座不知名的橋,當時只想著不要再「與車爭道」所以才走了過去。時間一分一秒流失,最後看到路標上的指示還得要30分鐘才能到千頭駅。時間已是下午14:37分了,照理說肯定趕不上14:58那一班S.L.,可是離15:23發車的S.L.又好像有點危險,最後呈現「自暴自棄」狀(好誇張的形容詞),乾脆慢慢欣賞一路風光,邊走邊拍。

走到了橋尾(對回程的Elli而言應該是橋頭才對),才知道這座橋叫做「千頭步道橋 (せんずほどうきょう)」。

終於走到了車站,看了看時間整個大驚:「難道日本的路標也會騙人?指標明明寫著要30分鐘啊!怎麼才走10分鐘就走到車站了?」都「自暴自棄」(果然是好誇大形容詞)徹底放棄趕路的念頭了,還特地邊走邊拍,途中也架起腳架搞自拍,結果30分鐘的路在10分鐘內就被搞定?!這算是古話所說的「天公疼憨人」的最佳寫照嗎?反正還有多餘的時間,就拍下車站外頭這座公共藝術(下圖)。

進站趕緊向站務人員確認列車班次時間,天公果然疼Elli這般憨人無誤,這一問才知道當天往金谷的末班列車是16:10,大井川S.L.往金谷的最後一班車是14:58,也就是即將要發車的這一班,原本想多停留一會兒晃晃周邊景點,再看看手邊的時刻表盤算著:「如果搭上16:10的列車,雖然是一般電車也不錯,可是到了金谷就已經17:25,況且還得再換車回掛川去,走回旅館的那段路又黑鴉鴉的,還是乖乖搭S.L.回金谷比較保險...」

正準備買回程乘車券,不料自己竟然忘了出發的站名是哪裡!速速想起手邊的時刻表所以趕緊拿出來看。然後,又被站務員誤認為同胞了!對方一直問要到哪一站,偏偏此時又忘了「金谷」的「谷」唸法到底是「たに」還是「や」,只在那邊「咖」個老半天咖不出個所以然來(金谷的日語是「かなや (KANAYA)」)。明明是寒冷的冬天,卻因這種情況而急出一身熱汗。

剩下5分鐘就要發車,利用僅剩的時間充到站內販賣部詢問有沒有賣大井川鐵道的明信片,販賣部的阿姨正要拿給Elli,而Elli剛好也正要付錢的時候,火車突然一生長鳴「嗚~~~」,這下可急了,站務人員見狀直安慰不用著急慢慢來,還足夠的時間。販賣部的阿姨還送Elli一小塊餅干壓壓驚,火車又「嗚」了,還是快快上車吧!

後來發現根本就是自己在耍白痴,明明不必再買乘車券,只要買S.L.急行券就可以了,因為買了自由券就是可以在沿線任何一站上下車啊!包括回程也是一樣。

時間還有餘所以拍一下E10形電氣牽引機關車。仔細研究一下時刻表才知道大井川S.L.有「SL南アルプス号」及「SLかわぬ路号」 ,往千頭時是搭「SLかわぬ路号」,回程則是「SL南アルプス号」。這兩者到底有啥不同並不知道,不過蒸汽機關車車頭的編號都是C11 190。回程時搭的車廂是「三等艙」,價錢都一樣,只是車廂內部的狀況比早上搭往千頭時的好一些些。

三等艙車廂內的廁所。

走起路來會發出「幾拐」聲音的 木地板。

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還真撞出個好結果,兩種不同的車廂都坐到了,大滿足!回程坐的三等艙車廂氣氛更是優,有機會一定還要再搭一次大井川鐵道S.L.,也要把每一站的風景都詳詳細細地記錄。


網路介紹千頭駅有一座轉車台,不過當時出站後根本就忘了有這麼一回事,當回程火車行進時瞥見才赫然想起,趁列車行進速度還未加快之際,趕緊按下快門免得到時候悔恨又鬱悶。 

這節車廂的窗戶都是老式的木窗及鐵件,年紀應該比早上搭乘的那節車廂還要資深,車廂頂燈是圓圓昏黃的頂燈。

冬天的日本日沒時間很早,餘暉照映著的大井川,河川旁乾枯的樹木,有說不出的淒涼感。唉!好捨不得這一片風景啊!

搭大井川鐵道S.L.時一定都會聽到有人講著懷舊鐵道故事,以及唱著與火車有關的童謠與民謠,原本以為這些都是錄音帶播出的,待回程時才發現是真人現場原音呈現。每當廣播完畢後,上圖這位站務小姐就會到每節車廂進行口琴吹奏表演。回程時所搭乘的車廂最後面就是播音室,Elli果然很幸運。ヽ(✿゚▽゚)ノ

來回程都有拍到這位服務人員,回程時更靠近。拍下她逗弄鄰座小朋友及以口琴吹童謠給小朋友聽的模樣,當她表演完畢後更特地轉過頭問Elli有沒有拍清楚,超級親切!接著對Elli說明有關這部蒸氣火車的事蹟,剛開始還懂一點點她說的內容,但是越到專業的部分,已遠遠超出自己的日語能力範圍,只好不好意思地告知自己來自台灣,只見當時她一臉驚訝。猜想她之所以如此驚訝一定是覺得怎麼一個外國女生跑到如此鄉下地方,而且顯少外國人會知道這麼一個地方。說明自己是查到日本的官方網站所以決定前來後,她頻頻向Elli道謝,最後一起合照。

火車行進中聽見有人興奮地喊著「看到車頭了!」當下也跟著開窗往外探頭拍。朋友看了照片後羨慕得很,直嘆說不能一起來實在可惜。

不過,他又突然射來一箭:「妳該不會是整個人探出車窗外吧?!很危險耶!」哈!就是不想錯過太多珍貴畫面嘛!

這一處是往お座敷(おざしき,像通舖的座位)的通道。 

大井川S.L.的列車車廂除了像一般常見的座位以外,還有一車是像上圖這種的「お座敷」車廂。就像去日本料理餐廳的包廂一樣,把鞋子脫下放在座位旁邊。 

早上人太多,所以沒能好好拍下大井川本線的金谷駅,回程時再補拍。 

到站時已經是下午16:25,其實時間還算早,只是天色早已慢慢暗了下來,明月早已默默地出現在空中了。

金谷站外的公共藝術。

上圖是JR金谷駅,想大井川鐵道的旅人必需搭JR東海道本線到金谷駅,出站後往旁邊的大井川鉄道金谷駅搭乘即可。

一路上遇到不少好心人士,讓Elli這一趟懷抱著豐富的甜蜜回憶,一個人的懷舊鐵道之旅就此告一段落,可是仍意猶未盡呢!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