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 25 路環市區到竹灣海灘 $2.8 mop

原訂計畫是:逛完路環市區接著搭25號公車到【竹灣海灘-1站】下車走到充滿白色細沙的竹灣海灘再走到黑沙海灘。結果又是因為公車上沒有語音告示而坐過站,當發現站牌的中文標示「竹灣海灘-1站」時已經來不及(公車往前行時站牌只能看到葡萄牙文),只好到下一站下車往回走。下車的地點還真尷尬,那一站叫【竹灣豪園-1站】。看到臨近的海灘以為附近有路可以過去,遇到一位同站下車的外傭才知道自己誤闖私宅,而且還是有錢人住的社區(門口明明有警衛怎麼沒制止咧?)。

再度用爆爛的粵語才知道往回走還是要花上20多分鐘。本來還有往回走一小段路,突然想到行程的最後一站-九澳村,那裡的最後一班公車發車時間是下午17:55,考量到可能會趕不及只好捨棄竹灣海灘再往回走去黑沙海灘。往黑沙海灘其實不會迷路,因為就只要沿著竹灣馬路直走就會看到路標。

黑沙海灘

如果沒執著要到竹灣海灘,原搭的25號公車是有到達黑沙海灘,執著是因為想看同一海域上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沙灣,一黑一白。結果因為下錯站而錯失這種比較的機會,或許是上天認為我跟澳門的緣份還沒結束,所以要我再來一趟吧!

謎之音:自己愛玩找藉口吧!

我:誰?是誰說中了?

黑沙海灘形似半月彎,看到官方旅遊手冊介紹黑沙海灘的地型,忍不住就把那個月半彎給拍了下來。廣大的海灘一大片看起來真的是黑鴉鴉,怪不得稱之為「黑沙海灘」。挖一小把仔細看,其實是帶有一點點深綠。據說是因海流將亮黑色的海綠石帶至此地,經過多年的風化形成今日的樣貌。遠方那棟白色建築物是威斯汀度假酒店,想要在澳門渡假但又想擁有悠閒渡假心情,這裡真的是不錯的選擇。

實際上的黑沙海灘並不是像我所拍到照片那樣乾淨,左側邊到近馬路旁的沙灘上,垃圾真的跟沙崙海水浴場有得拼(所以是我閃得好)。在還不是正值夏季全面開放的季節,垃圾多到讓人有點卻步,特別是在這很黑的海灘上散落一大片淺色的垃圾,超明顯的髒亂。

來去九澳村~~

BUS 15 黑沙海灘(海蘭花苑站)往九澳村 $2.8 mop

為什麼去九澳村?九澳村有什麼景點?翻遍了澳門旅遊局的旅遊手冊也不見有關九澳的介紹啊?

Bus 15 (澳巴):

海洋花園瞭望台開出
07H3008H4009H5011H3012H4013H5015H0016H1017H20

九澳村開出:

08H0509H1510H2512H0513H1514H2515H3516H4517H55

這是有關九澳的發車時間,所以錯過了就要等上一個多小時,錯過最後一班車也會讓自己陷入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窘境。這村就像我們偏遠的鄉下一樣,終點站有一所一點都不像學校的「九澳聖若瑟學校」,想到九澳七苦聖母小堂看看的人,時間就是一定要抓得準,特別是像我這種衝最後一班車的人。

終點站離小堂還有一段距離,沿著九澳聖母馬路還得再走上10多分鐘近20分鐘,而且先看到的還不是小堂而是老人院,穿過老人院後還要再走5分鐘左右才是真正的小堂所在。

在翻地圖做行前功課時,看到澳門旅遊地圖的一處標著「九澳七苦聖母小堂」及它的照片,google一下有關這間教堂的資訊才知道九澳村在20世紀初曾建有一所麻瘋病院,而小堂就緊臨著這麻瘋病院(已於80年代改由澳門社會工作司接管,1991年易名為九澳老人院,繼續收容昔日染有麻瘋病,現今已痊癒的長者,使其能夠受到妥善的照顧以安享晚年)。因為地點偏遠,所以前來參觀的人並不多。七苦聖母小堂的建築外型猶如一座帳蓬,在本澳所有的教堂中顯得與眾不同,為使教堂有更良好的通風所以設有15扇門,同時也方便麻瘋病人進出。小堂前身是小禮拜堂,後來重建成為現今所看到的七苦聖母小堂,在1966年開幕。

聖母與聖嬰像

經過老人安養中心,抬頭一望迎接我們的是聖母及聖嬰的聖像在階梯的頂端,看到聖母與聖嬰像就知道教堂就在不遠的地方。爬上階梯首先看到的是一棟棟年久失修的建築物,一樣有著粉紅色、綠色、黃色等鮮豔顏色的外觀,但都已抵不過歲月而斑駁。

這棟建築物旁有一條路可以通往九澳燈塔,原本也想走去看,但路中有一條粗黑鐵鍊給鍊起來似乎不讓人通過,所以只好作罷。遇到幾個港澳年輕人(因為操著廣東話)也是來此拍照,如果不是時間不夠充裕加上交通不方便,否則在這邊可以拍很久呢!

眼前這尊像耶穌的像(我也不知這是什麼人物),教堂就在附近了。

旁邊又一棟粉紅色的廢棄建築物,是倉庫嗎?還是以前聚會的地方?

無人的建築物,落水管外也因長年風吹雨淋而銹蝕、剝落。



九澳七苦聖母小堂

終於來到九澳七苦聖母小堂了!

教堂頂端的耶穌受難像重達180磅,高2.6m,是由意大利米蘭的雕塑家麥善拿設計並贈送改小堂的。雖說教堂名稱是「九澳七苦聖母小堂」,但是教堂邊有一小處刻著教堂名稱卻叫「痛苦之母天主堂」。會想造訪這間教堂理由真的很...怪,就是因為想知道有哪「七苦」,最後看到「痛苦」才恍然大悟,自己一整天都在「找路→走路」這樣的「痛苦循環」中渡過,果然是「痛苦」;「正常版」理由就是因為教堂的特殊造型,這是建築人無法避免的職業病。

九澳真的沒什麼觀光客,也很少有外來客。如要說有外來客,也多半是到九澳油廠工作的村外人。怪不得當踏上公車時,司機用一種又兇又懷疑的語氣問:「去邊叨啊?」,當我膽怯地回答「九澳」,他才知道我是真的要去九澳。此時內心又忍不住冒了一句:今天真的是媽祖庇佑、天父保佑。

搭上最後一班離開九澳的公車,全車幾乎都是在油廠工作的工人,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個外星怪客,不過能到這麼一個地方還真慶幸來對了,只是很殘念沒能有足夠的時間到九澳三聖廟還有碼頭。

路環結束!


意外發現:

回到旅館時間其實還早的很,第一天的行程不但爬了山又走一堆路,真怕隔天鐵腿走不了,所以趁腳還沒痠到鐵的時候到附近的超市買優酪乳,聽朋友說喝優酪乳可以讓腿不鐵,所以就辜且一試。走出超市往賣場的門口...

出路????????????????????????????????????????????????

這是????????????????????????????????????????????????


這真的是一條名符其實的...

「出路」

有圖有真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尾香蕉 的頭像
松尾香蕉

鐵旅女士的走走誌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