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懶,真是糟!這一篇在去年的6月初就該完成記錄(這是2011年6月5日的趴趴造),竟讓我拖了半年多。

從澳門回來後依舊停不下腳步,初夏的熱辣辣大太陽(回想當時真的是熱慘+塑化劑風波,飲料都不能隨便喝),夏季就應該往海邊跑,要不就往山上去避避暑,若想來個魚與熊掌兼得,那就來個北海岸一日遊吧!從陽明山出發往金山,再從金山延著海岸線移往淡水回台北。

perfect!

山上果然氣候莫測,明明就是個大太陽曬得人肉都要燙熟。熾燄燄的日頭卻又冷不防藏了起來,飄了點絨毛般的細雨,煞時又來陣濃濃大霧。忘了這時梅雨季節到底結束了沒有,也忘了這裡是陽明山的小油坑還是哪兒,只記得遠望山底下的竹子湖人潮正多呢!

山坡上,那是以前的軍事建築吧!?猜的,只瞧風把草地吹得個個彎下腰,這情景不禁讓人回想起民歌「小草」:

大風起 把頭搖一搖 風停了 又挺直腰...

車騁馳在往金山的陽金公路上,途中突然撇見這幢煉鐵工廠。

殘餘鏽蝕的鋼骨硬挺挺地佇立,正想走近一窺究竟當時,卻被看管的老伯擺擺手:「這裡不給拍的喔!」不甘心的我仍利用樹欉擋住管理老伯的視線,遠遠地拍下它老舊的樣貌、外露的鋼架,我想要的是它的頹廢風格,沒其他想法。

藍天底下的電線塔直挺挺地站在田中央,這等風景評價兩面,輻射問題在此不討論,我想看的是藍天、青山、綠地。

風徐徐吹來,嗯!舒服!

如果把自己縮小,想像自己正在這片稻田裡大冒險,這裡肯定會是個很棒的遊樂場。

田野,也是個不錯的取景處。四處走,四處晃,四處拍,很是愜意。

抵達甘藷之鄉金山鎮,入鎮的地標意象-結實累累的黃金蕃薯,是該到金山老街品品它的美味才不枉此行。

一旁,還有鐵網灌入一堆石頭的犀牛塑像。

金山鎮的獅頭山是個海港風景點,在海巡署的一個小分隊旁,有個沒有外人打擾的漁港「磺港漁港」,時間剛好正午時分,頭頂上的大太陽照得頭直發昏。熱!

往山徑走去,旁邊鄰著一處廢棄的舊屋,不知何時開始,老舊廢墟也成為我拍照時的蒐集景物之一,或許是它獨特的風味,我可以恣意想像它的專屬故事。

磺港旁的獅頭山步道,一般旅客不知道的秘境通路,若不是當地人或是熟識這一帶地區的人告知,或許永遠不知道從這裡可以走到意想不到的桃花源。

從步道上頭往下拍到的磺港漁港,船支靜靜地躺在海面上,或許是剛忙完今天的漁獲,所以此刻正休憩著等待再打拼。

繼續往山頂上走去,山的另一頭是太平洋?東海?台灣海峽?大海綿延,看得令人心胸整個大開,我無心去管它的正確名稱。此刻享受的是心曠神怡的大自然,而非讓我從小到大都頭痛的地理課。

這裡的海域沒太多人來,所以還維持得清澈無比的藍,清楚可見底。從山上往下望,依稀看到幾個人在這裡戲水,清涼一夏,相信他們一定會保護這片綻藍的海不被破壞。

從這個秘徑,我看到有名的燭臺雙嶼,燭台雙嶼前方的小艇,似乎是想前往燭臺探險囉?

之所以稱走的這條步道叫「秘徑」是因為鮮少人知,來時路遇到當地的青少年熱心帶路,直到不會迷路的地方才回去。我喜歡台灣人的善良、熱情、純樸。

直到頂端發現怎麼有個指標呢?此時才想起方才那些青少年還有當地的大人們要我們小心步伐,因為前陣子梅雨季讓坡地變得溼滑,這段路已經被封鎖,而且有蛇出沒 (驚)。

接著,我的目的地是中正亭(燭臺雙嶼)。

經常,我的出遊總是像操兵般,把自己搞得累不成人。一般工作日被操還不夠,假日休息還搞自虐。當爬到頂端,望向這片無際的海洋,前面的辛勞是值得的。

遠方的島嶼是基隆嶼,我不再錯認它是「龜山島」了。

彎下身,越過凹陷的小土丘,小艇、燭臺雙嶼、遠方漁船,燭臺3點鐘方向的濤濤白浪,诶...似乎又不像是浪,好像是漩窩般的海流,有點湍急樣。

路旁的小香菇,像是小人國的歇腳亭,有時鏡頭不在自己的眼睛前隨意拍下的景物,竟然有特別的意象存在。

旅行者特別愛天空,這片魚鱗般的雲映在藍色天空,枯枝就像是突然造訪的客人。

右邊的樹向左斜長著,與左邊的芒草堆相疊,成了一個綠色小隧道。走到那邊先喘個氣,歇個涼爽,再繼續前進吧! 

濃密的樹叢裡,灑下的陽光把綠葉射個透亮。

錯過前一年秋天的芒草季,獅球山的秘徑也讓我往回追了個屬於自己的芒草季,慶幸!

呀吼!!!

費盡千辛萬苦(人總是要服老嘛!)終於走到中正亭了,這裡才是很多人會遊的景點,只不過抵達的途徑不同罷了。我走的是少人知道的「秘徑」!

許多遊客為了就是在這個「峙雙臺燭」這邊拍紀念照,不愛拍人像的我,當然只會拍空景囉!

軍隊守防的壕洞裡拍的燭臺雙嶼,像極了畫框裡的雙蠋臺。

這已經是鏡頭拉最近的燭臺了,沒錢敗一個好的一鏡到底的鏡頭,標準鏡加減用。

再往回望,有一段路是剛才的來時路。再拍一次彎彎的海域及海灘,美不勝收。中正亭那邊還有段階梯可以往海岸走去,可以玩玩海水。只不過不是沙灘,所以得小心沿路的岩石經年累月被海風很水侵蝕得有點小銳利,稍不留意就會被刮個小傷口。

這顆被海水及海風常年侵蝕的岩石,現已風化成一張臉孔。你說像什麼來著?我覺得像是齊天大聖孫悟空,的側臉。

這一片有點像是老梅的綠色礁岩,雖然沒有那麼的脆綠。錯失到老梅看到綠綠的礁岩海岸,這還有點安慰我失落的心情。

頂個大熱天連續拍不同的海浪,是我這一天的唯一窮極無聊的行為。不知為什麼聽到海浪沖打著岩石聲,就會有莫名興奮上身。

湧進來的海水清透,若不是有鹹鹹的海風味,還以為那透澈的水是什麼小塘呢!

哇!我來到大人國啦!?穿過光禿禿的山壁到對岸去。

這可不是砂雕,感嘆大自然有如此偉大的藝術創作吧!這到底要經過多少歲月才能刻出這麼交織的浮雕?酷斃了!

那.....不是美男的豬兔子嗎?怎麼也在這裡出現啦?

這像豬兔子的鬼怪物可不是這一帶的岩石而是木頭呦!它「趴」在一旁的岩石邊,煞時還真以為它也是個被海侵蝕的岩石呢!哈!誤會誤會!

一路上總會左顧右望,看看會不會被我瞧出一個特別的景。就這樣,被我瞧見在淡金公路,也就是北海岸路線上,竟然出現兩處特別的房子。

查了一下它的來歷:

這塊地的主人想在蕃薯田旁蓋個休息用的寮,所以利用很環保的方式來建造它。它還有個名稱叫「度咕屋」,顧名思義就是打盹用的雜項工作物,不是建築物,因為不住人。若是能住在裡面,晚上看天上的星星入睡,我想我會興奮到睡不著吧!2009還是2010年9~12月間(確實時間真的忘了)台灣建築雜誌曾介紹過這個「度咕屋」,不過主人只接受這家雜誌的採訪,所以並不是很多人知道。

淡金公路的某個海邊聚集了一堆人在這邊玩水,小孩拿著水槍玩得不亦樂乎。黃昏時候海風吹得人有點兒發冷,夕陽也在呼叫著快點回家吧!別在外頭逗留。小孩們的爸爸媽媽也叫著要收拾回家去,正在興頭上的小孩哪肯乖乖聽話收拾準備跟著大人回家。我也是一樣,所以不停地拍拍拍,趁天黑前搶拍個夠。

可惜我的標準鏡不能再拉進一點,我想,年老的時候有這麼一個老伴陪在身邊一起在海邊玩耍,這可是件既浪漫又幸福的事。

太陽公公對面的天空是藍色的天空,一條長長的白線不讓白雲專美於前,所以也在空中留下自己的身影與白雲比美。

而太陽公公旁邊的天空是橘色的天空,明明是同一個時刻拍的同一片天空,卻有不同的顏色呈現在眼前,不禁讚嘆大自然真的神奇。同一時間,慢慢渲染。

該打道回府啦!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