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就送給大家滿滿的幸運吧!這是在秩父「開運の街」收刮到的幸運物。秩父街上的觀光看板還有地圖指示說明,在開運の街上總共有96個像這樣的幸運物立在街角,跑了一整天的我們已經沒有力氣一一找出。總之,有關最重要的錢財與智慧都拍到了,所以不再抓著朋友堅持要一一找出來,況且自己也沒記錄哪些是拍過哪些是沒拍過。

會在秩父來個散策是朋友的意見,因為他想要去秩父神社參拜。而我卻是去哪兒都行,只要有搭到火車就已夠滿足;是說,這一天已經搭到日本的第二部蒸汽火車,基本上就已經夠滿足了(也太容易滿足了吧!)。

在日本,路邊的地藏王菩薩很少會建造像上圖一樣如此一大間,通常看到路邊的地藏王菩薩都是小小一尊,而且規模就台灣人來看,根本連「廟」都稱不上是。所以這座地藏尊是在日本旅行裡,頭一回見到有如此大規模的呢!

上圖是秩父三十四観音堂,走到這裡時天空突然轉成陰天,有點害怕會突然來場雨。早上的大太陽曬得教人頭發暈,此時吹來的風煞是舒服,也不會冷到需要披上一件外套,正是恰好的溫度,只差在拍照時沒有美好的光源。

花叢間的一尊小地藏菩薩,又像是小沙彌,只不過日本沒有「沙彌」這樣的稱謂。朋友說祂也是地藏菩薩(總覺得他跟神佛不是那麼「熟」),當然我還是有默默打聲招呼說我想拍下他可愛的模樣。拍神像前先打聲招呼是我的習慣,覺得這是基本的尊重。

離開秩父三十四観音堂後,漫步在秩父表参道的商店街上,看到這間「八百好」二話不說便拍了下來。朋友好奇問道這有什麼好拍的,我回:「從來都沒看過在日語基礎學到的單字『八百屋(蔬果店)』,因為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感覺很新奇,就這樣。」

上圖是「片山醫院」,醫生應該名叫片山徹郎吧?!因為前面兩根柱子上一邊寫著「片山醫院」,另一邊寫著「片山徹郎」。這棟醫院與日本電影「BABY!BABY!BABY!/ベイビィベイビィベイビィ (中譯:瘋狂好孕到,観月亜里沙主演)」中的私人婦產科醫院氛圍很像,二話不說當然拍囉!

上圖這棟「小池煙草店」是登錄於有形文化財的古蹟,想當然爾以前是做煙草生意,目前做什麼就不知道了。這條商店街上就有好幾棟像小池煙草店一樣同屬「登錄有形文化財」的古蹟建築物。

上圖這家「パリー」也一樣是登錄於有形文化財的古蹟,以前做什麼買賣不知道,目前販賣各種酒類。

上圖這家咖啡店並不是古蹟,我喜歡這類有這高低差的斜屋頂建築物,高低差部分還可以當氣窗讓室內空氣流通;雖然爬牆類植物對建築物構造體來說是有害的(怕破壞建築物結構材料等等),不過整體看真的相當有氣氛。很想把那跟電線桿移開,太礙眼了。

這棟有著乳白色壁體中間滾粉紅色條塊的建築物差點就被遺漏,若非朋友一句:「妳不覺得這棟建築物的顏色跟週圍的建築物比起來相對地突出嗎?」我想我會錯過這棟也是登錄有形文化財的建築物。這棟建築物的前身是「旧大月旅館別館」,建於大正15年間,少說也有上百年的歷史,就這麼差點被錯過。這也難怪,目前這棟大月旅館別館已變成一般咖啡廳了,感覺像是台灣特有的「卡拉OK店」,實在感受不出「古蹟」味兒。

假日時,商店街冷冷清清。街道旁的白色及後面粉紅色行道樹就是先前介紹過的「花水木」,此時的我們依然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花。在埼玉一帶常能看到花水木,但就是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植物。

「きれいだね!ね~ 何の花? (很漂亮耶!什麼花啊?)」「そうね!でも、分からないよ。 (對呀!不過我也不知道耶!)」是我們常有的對話。

上圖這處登錄有形文化財的建築竟然只是照片中的這片牆!登錄的文化財名稱是「薗田家住宅主屋‧表門」,裡面是私有土地,偷偷窺了一眼是屬於較新穎的建築物,為了避免造成誤會以及對主人的尊重,所以還是乖乖地只拍屬於古蹟的表門。

上圖也是朋友的目的地-秩父神社,裡面還有一棵盛開的櫻花。雖然這一天看到了不少櫻花,但都不像網頁中所看到的一大片。所以沿路每每看到櫻花時就喊一次「さくら! (櫻花!)」朋友也很配合回「對!」

秩父神社的一側是象徵前途的「北辰之梟」,主要保佑學業及事業上的成就。這一側的繪馬全都是學生為了升學考試而掛上的祈願,所以看到的願望都是寫著希望考上某某高中、某某大學等。

這棟古色古香的建築物是「秩父ふるさと館 (秩父故鄉館)」,入口處是這樣標榜,但還有個牌子寫著「CAFE & BEER」。好微妙的感覺,不過還是沒進去參觀,我只對建築外觀感興趣。 


【番外篇】

part 1:

回程卡在高速公路上……。誰說高速公路塞車是台灣的特有現象?我就拍下在日本塞車塞得長長的高速公路當證明,真的塞好久,原本睡著的我都被「塞」醒了。

part 2:

這是我們的晚餐「台灣料理」。食量少少的我怕因為點太多菜吃不完所以不敢點2份套餐,所以僅點了一個套餐跟一道「韮菜炒牛肉」分著吃。套餐是「蝦球套餐」,一大碗擔擔麵、一大碗飯、一盤只有7隻蝦的蝦球,剖成兩半的春捲、一大盤生高麗菜,套餐點心則是沒有杏仁味的杏仁豆腐。最右邊那一盤白飯&麵是我晚餐的量,小盤子裡的蝦球則是我share的部分。

朋友說他有個願望就是和我一起在日本吃「台灣料理」,既然是他的願望,我這個朋友當然有義務實現,反正任務很簡單,不過……

「台灣料理」?對我這位正港台灣人而言,沒聽說過什麼「台灣料理」啊!只有「台灣小吃」不是嗎?還是自己太孤陋寡聞?

套餐?從小身長在台灣也從沒聽說過台灣料理有套餐啊!除非是百貨公司地下街的擔擔麵套餐,但也沒有人稱這個叫「台灣料理」啊!還是又是自己孤陋寡聞?

若硬要說台灣料理,那應該是「擔仔麵 (來自台灣台南)」,而非「擔擔麵 (來自中國四川)」,況且「台灣料理」除了桌上的白飯外,上述任何一道菜沒有一項是屬於「台灣料理」。硬要扣上的話就只有另外加點的「韮菜炒牛肉」,況且白飯不是料理,是主食來著。

聽外場工作人員及廚房工作人員、老板、老板娘講話的口音,確定都是來自於中國,於是:「ごめんね、この台湾料理とレストランで働いて人々には 台湾の関係が全然ありません。 (不好意思喔!這『台灣料理』還有餐廳裡的人,全部都跟台灣沒有關係耶!)」 ┐(´д`)┌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