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計畫是要去首都圈外郭放水路(地下宮殿)參觀,適逢年度內部維修得要等到4月底才再開放預約,所以到底能否去成在出發前都還是個問號。直到前往日本的前一天晚上朋友再上網查詢,這才發現開放時間與我們的旅行時程規劃有衝突,最後只能放棄擇日再去。恰好想起去(2011)年朋友說埼玉縣有一間台灣廟聖天宮,想如果有機會要帶我去瞧一瞧,於是討論行程時便決定如果去不成地下宮殿的話,那就改去聖天宮吧!

聖天宮位於埼玉縣坂戸市塚越,一早便搭上東武東上線到若葉駅後再徒步走去。聖天宮離若葉駅還有好長一段路,當時並不知道如何搭公車過去,所以只能靠萬能的雙腳徒步(朋友平常是開車前往)。一大早就對體力下猛藥實在很折騰,還好走在乾淨的人行道上就當作散步運動,邊走邊看路邊的銀杏樹冒出枝芽嫩葉;陰陰灰灰的天不似前一天的燥熱,這樣散步還算愜意(因為不熱還有涼風吹),只是有點兒擔心會不會突然老天賞個雨。

見到路邊的農地上也開著一小撮芝櫻,原來一小撮看起來也蠻可愛,雖然前一天在羊山公園芝桜の丘時已體驗到芝櫻的風情,但多少還是能小小安慰到看不到櫻花的遺憾。

終於走到離聖天宮不遠處了,圍牆上的石獅彷彿正對著我們大聲招呼:「已經到聖天宮了!再往前衝幾步就到囉!」以車站為起點,徒步行走少說也走了將近40分鐘。

遠遠就看到傳統台灣廟宇特有的雕龍刻鳳門樓,知道自己終於快走到目的地時,瞬時湧上「制霸成功」的內心悸動,只差沒雙腿跪地仰天長嘯高喊「阿母!我成功了!」(是有這麼誇張逆?) 走了好久好遠的路實屬不易啊!最後約莫10幾分鐘的路程中,周邊的風景不是空空如也的土地,就是雜草稀疏的空地,還有一家汽車輪胎工廠,完全沒有可看性風景。沒有讓自己能夠轉移這一路疲憊的目標,疲勞感瞬間上身雙腳累到幾乎走不動,才本日的第一個行程就已惹人超想哭泣。

【聖天宮的介紹】位於日本埼玉縣的聖天宮建於昭和56年(1981),歷時15年才完工,平成7年(1995)正式開廟。建廟者是位名叫康國典的台灣人(當地人尊稱康先生為「大法師」),由於康先生在生了一場近乎病危的大病時曾向三清道祖祈求保佑自己能恢復健康,某日夢見三清道祖要求他建廟,康先生應允之後,纏鬥了7年之久的病便奇跡似地康復。為了感恩三清道祖庇佑,康先生遍尋建廟地點,後來經指示才選定埼玉縣坂戸作為建廟地點。

進廟前要先買300円「拝観券」,也就是進廟的入門票。這裡並不像台灣的廟宇一樣可以直接走進去,進廟前得先付門票費,如果要拜拜、抽籤詩等則必須再另外付費。大致來說,這些「另外付費」的行為屬性,翻譯成台灣式應該等同於「添香油錢」,只是台灣添香油錢是視個人能力及心意想獻多少就獻多少(就算沒添也沒關係),不像這裡訂有各別公定價。

聖天宮所祭拜的主神是三清道祖:「元始天尊(中)、靈寶天尊(左)、道德天尊(右)」,以及其他神尊「四聖大元帥、北斗星君、南斗星君」。這裡抽一次籤要付200円「御神籤  (おみくじ)」費,當看到龍柱外的鐵圈上綁著無數支籤詩(上圖),便對朋友說:「這果然是日本人的習慣啊!」台灣人求籤時得到的籤詩不管好壞一律都會帶走,而且抽籤免費,有些廟宇還有專人協助解籤呢!

另外,台灣的習慣通常是先拜拜再請教神明心中的疑慮,如果心中的疑問無法以擲筊的方式問清楚時,才請神明賜籤詩一解心中疑惑。而抽籤詩的順序:「先默念自己的名字、出生年月日、居住地、所問事情→請問○○神是不是可以賜籤解惑→允筊(O)→選籤詩號碼→問神明所抽到的數字是不是要給自己的籤號碼→允筊(O)→取籤詩」。第一次的擲筊如果是笑筊(陽陽)或陰筊(陰陰)就是得重新再來啦!第二次的擲筊也只是先確認抽到的號碼是不是要賜給自己的籤詩,如果不是就是再重新選號直到正確為止;

而這裡則是一入廟馬上就是抽籤詩空間(要拜拜還要走出上圖左的玻璃門),然後直接拿著筊就跟神明求籤詩。不知道是不是廟宇所在地點不同就會改變方式?還是只有這裡不同?因為抽籤詩的方式有省略:「默念自己的名字、出生年月日、居住地、所問事情→選籤詩號碼→問神明所抽到的數字是不是要給自己的籤號碼→允筊(O)→取籤詩」,也就是直接省略問神明要不要賜給自己籤那一關。

難怪在這邊用台灣的方式擲筊時,得到的不是笑筊就是陰筊,連問說「是不是不必問同不同意直接抽籤」也不給答案。雖然知道擲筊只是機率問題,但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以下聖天宮的拜拜方式就由朋友示範囉!

抽完籤再拜拜。基本上這裡應該是沒分先後吧?!因為劃分成兩個區塊,也沒說明先後順序。拜拜的部分也是一樣一開始拜天公爐(拜拜要另外付香跟金紙費用,一組=6枝香+一份金紙=600円)。

最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這裡拜拜還分男生邊跟女生邊,我是女生就不能在朋友拜拜的這個地方拜,我要到另一邊去。不知是我太孤陋寡聞還是日本的中國廟有很重的男女有別觀念,生平第一次聽說拜拜還分男左女右(後來問過習佛的朋友確實有分左右邊)。連合掌跪拜把手掌翻開時,也分成:「男生跪拜的結尾方式是手掌向地,女生跪拜的結尾方式則是手掌向天」(這一點也求證於那位習佛朋友,得到的答案是「非也」)。所以在這個所謂的日本第一間「台灣廟」拜拜用自己所認知的「台灣式」則完全行不通!此時的我糊塗了,想向人請教,結果服務人員不是日本人就是韓國人,這應該要問土生土長後來移民到日本來的台灣人才會有答案吧?!反正入境隨俗先。

燒金紙則跟台灣一模一樣,朋友沒燒過金紙所以只好教他。問題是我很怕火,這位朋友又不大會放金紙,一直跟他講要等火升起再慢慢放金紙,沒想到他就是「迫不及待」一直往上蓋,還很疑狐地問:「怎麼都是煙?」

對了!如果想在聖天宮點蠟燭還要另外再付100円(視蠟燭大小,台灣也是要付費的,最小20元一對),寫心願條(就像是繪馬一樣的東西,但是台灣根本沒這個東西)也一樣需再付150~200円不等。點蠟燭跟寫心願條的地點在廟裡的鐘樓跟鼓樓上,台灣根本沒這回事。


【番外篇】

離開聖天宮實在不想再花近一個小時走回車站,問了聖天宮的服務人員知道附近有公車可以到車站,也問清楚下一班公車時間後就趕公車去了。

等公車很無聊又沒地方坐,所以只好拍旁邊的行道樹。這棵銀杏新葉還真奇妙,怎麼是直接從土裡冒出來咧?葉子不是該在樹枝上頭嗎?後來發現像這樣的奇妙景象還到處都有呢!

在日本搭公車多數是後門上前門下,沒有月票、儲值卡的人,一上車就要先抽號碼牌。

到站下車前,將手上抽到的號碼對照司機座位上方的號碼標示的價錢,就是要付的車資囉!所以我們這趟公車的車資是170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尾香蕉 的頭像
松尾香蕉

鐵旅女士的走走誌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