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著往札幌的列車,補拍前一天沒拍成的窗外景色,看著天空感覺似乎情況有點不大妙,天氣轉陰了,該不會要下雨了吧?鐵道線路是JR函館本線,往札幌途中的某一站附近有一架高聳的摩天輪,一時忘了摩天輪的日文怎麼說,便轉頭詢問身邊有著嚴重懼高症的日本朋友:「あれ、日本語では何? (<指著摩天輪>那個日語怎麼說?)」「教えたくない、いじめって。 (我不告訴妳,因為妳會欺負我。)」這個回答,讓我當下超級無言。

JR函館本線有一段是沿著石狩灣跑,前一天因天色已晚,加上當時車內乘客多,所以不好意思因自己想拍攝海景而在車內走來走去影響到別人,所以趁著回札幌的列車上無太多乘客時猛按快門。對於上圖這幅場景,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孤獨的落寞感,腦海中隨即跑出一連串超級芭樂的戲碼:「一個寂寞男子,自己一人住在這個簡陋的海邊小屋裡,每天出海捕魚維生,而且,他還是一個不得志的藝術家

海邊的一顆巨石,上頭停了一群海鳥,或許風變強了,牠們也須要歇息一會兒,不停地揮動翅膀也是會疲累的。

終於抵達札幌,走出札幌駅,尋找投幣式置物櫃的途中不經意發現曾經是我的偶像-EXILE放浪兄弟即將在札幌開演唱會的宣傳海報,忍不住大喊:「好想去看啊!」

安置好行李後,心想不過是陰天罷了,反正所到之處皆靠雙腳徒步,所以屆時「肯定」會走到汗流浹背,外套最終應該會成累贅吧?就這麼一個念頭,兩人決定把外套併同行李一起放進置物櫃裡。果然事情非我等憨人想得那麼簡單,走出車站後,兩人被一陣冷風吹得打哆嗦直喊:「Oh!寒い! (最貼近個人的中譯:靠!冷死了!)」如果此時回頭去開置物櫃取出禦寒衣物的話,那可浪費錢了,為了不浪費錢,兩人決定「勇敢地」往前邁進,邊走還邊自我安慰:「走一段路後身體自然會變暖和」雖然最後結果並未如願,依然冷到發抖。

札幌的首站,先前往朋友一直想去的北海道神宮。北海道神宮位於円山公園裡,所以必須搭乘札幌地下鐵到円山公園駅再走一小段路。如果從札幌駅搭的話,必須先搭南北線到大通公園,然後再轉東西線方能抵達円山公園駅。由於我到札幌的目的只有一個-吃湯咖哩。想去的湯咖哩專賣店「Magic spice」在札幌白石區,從札幌駅出發得搭6站電車(札幌到大通轉東西線,南鄉7丁目駅下車),搭車等車往返,屆時可能趕不及去任何景點,所以我們決定直接走到大通公園搭東西線,順便碰碰運氣看途中是否剛好有湯咖哩專賣餐廳。走到大通公園後沒見著任何一家湯咖哩餐廳,只好在便商店買個御飯團充飢。

札幌的櫻花開得比函館的還多,此時頭頂上冒出一堆問號:「札幌緯度不是比函館還高嗎?為什麼櫻花會開得比函館還多?」

走進円山公園區內,一群群「只聽聞、從電視看來」的花見團(日語的「花見」係指「賞櫻」)出現在眼前,這…究竟是賞櫻還是野餐?飄進鼻子裡的不是大自然的氣息,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隨風迎來的烤肉香,是想逼死誰啊?現實完全顛覆了日劇給我的花見印象-沒有浪漫的櫻吹雪,沒有日式便當沒啤酒。私認為花見團應該僅吃著清爽的花見便當再來幾罐啤酒助興,沒想到初次遇上竟是油煙多到猶如瘴氣的BBQ(油煙味很可怕的)。好可憐的櫻花林啊!

走在參道上,看見大大的鳥居便知道北海道神宮就在前方了,只要再走一下下就好。

既不是祭典,也不是新年,只是春天的假日賞櫻,就引來許多屋台(路邊攤)在這裡擺攤販賣各式小吃。日本屋台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一模一樣!頂蓋塑膠布上的字體還有販賣的食物,完全沒有因為地區不同而改變,只有味道不一樣。這次沒有買每逢屋台必買的「チョコバナナ (巧克力香蕉)」,同行友人只顧著速速趕往神宮參拜。

上圖這處,是円山公園內唯一可以讓人輕鬆賞櫻的櫻花叢林,因為這裡完全禁止野餐行為。雖然吸進氣管裡的是冷颼颼空氣,但至少比油膩膩的油煙味強多了,雖然那是日本人的賞櫻文化,朋友本身就是日本人,他也說他不喜歡這樣的賞櫻活動。

雖然沒有滿開的櫻花,但已經是此趟在日本遇上盛開最多的櫻花了,5月間還能在日本賞櫻已屬可貴,夠滿足了!

看到許多盛開的櫻花,是我這趟旅行收集到的第二個幸福! ♥♥♥♥♥

進入北海道神宮啦!上圖右邊的木製告示牌上寫著北海道神宮的主祭神是「大國魂神、大那牟遅神、少彥名神、明治天皇」,明治天皇在昭和39年(1964年)10月納入神宮裡合祀,原為「札幌神社」也在合祀明治天皇時一併改名為現在的「北海道神宮」。

通往神宮前的參道兩旁種滿了櫻花樹,櫻花果然是日本的國樹,再沒多久,這裡應該就會飄著浪漫至極的櫻吹雪了吧?!

北海道神宮已被日本全國一之宮會承認是蝦夷國(日江戶時帶的北海道舊稱)的新一之宮(社格最高的神社),外型嚴肅莊嚴。

有人在拍婚紗照!我也在旁邊湊個小熱鬧!

他們是趁著好天氣還有櫻花盛開時前來拍攝婚照的新人們。其實對陌生人狂拍照是很不禮貌的行為,當我看到身著白無垢的日本新娘時,忍不住興奮地對著身旁的朋友說:「見て見て!花嫁と花婿だよね! (你看你看!新娘與新郎耶!)」便衝過去追他們,或許我的興奮不禁讓音量提高而引起他們注意,彼此示意,新郎便對我笑笑同意讓我拍攝。不經意聽到新郎對著新娘說:「彼らは私たちに興味を持ってったね! (他們對我們有興趣耶!)」新娘聽得好害羞啊!看上上圖就知道啦!新郎笑得很燦爛,新娘笑得很嬌羞。

另外提醒,陌生人同意拍攝不代表你可以對著他們拼命按快門,所以拍一兩張即可(請適可而止)。換個立場,如果有個陌生人拿著相機不停地對著你猛閃快門,那感覺肯定不舒服。行為不宜太誇張,尊重別人等於尊重自己。

接著又看到有人正在進行神社婚禮!

眼尖的我又看到一堆人穿著正式服裝列隊走入神社,直覺肯定正舉行某個儀式,原來是另一對新人正在舉行神社婚禮。生平第一次看到神社婚禮儀式的我太過興奮,為了想看個仔細便一直追著他們屁股跑,朋友很辛苦地在後頭撿我邊跑邊掉落的東西,最後,我以不打擾方式,遠遠地將鏡頭room in。

就這樣,我在這趟旅行收集到了第三個幸福! ♥♥♥♥♥

北海道神宮內還有一小神社-開拓神社,緊挨著它旁邊是一棵滿開的櫻花樹,優雅的粉色襯在一片綠叢中,充分演繹了什麼叫「萬綠叢中一點紅」。

離開北海道神宮後,公園裡另一處的櫻花樹下也有一群野餐賞花的人,雖然人潮沒有之前遇到的多,但飄來的陣陣烤肉味仍強過大自然的清新。

円山公園外的道路上也種了一排排櫻花,滿開後肯定會更美的更浪漫。此時的我,早已完全陷入浪漫懷想:起吧!櫻吹雪!

草坪上不起眼的小花一樣直挺挺地佇立在草坪上,宣告春天已到來的心一樣熾熱強烈。

在日本總會看到許多烏鴉,不論是在哪一個縣市。但這次卻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烏鴉,果然又大又可怕!怪不得卡通片總不給牠設定個好角色。

灰陰陰的天空,讓我拍不出我喜歡的淺粉紅偏白色的櫻花。(白平衡沒設好 )

円山公園駅附近的花店階梯上,擺著一盆盆紫色小花盆栽(植栽名稱不詳),初初看到時也想在家裡種一盆這類花草植物,每天清晨起床看到這紫意盎然的小花,應該可以精神滿滿去上班!

刮起了一陣小風,朋友看到地上少少的櫻花瓣隨風起舞:「Elli見て!桜は踊ってた。 (Elli 妳看!櫻花在跳舞!)」謝謝朋友叫著正在東張西望的我看一場小小櫻旋風,這舉動,小小地安慰到我在這次的旅途中,沒能感受到櫻吹雪的浪漫景象。

再搭地鐵回大通公園,因為接下來要去北海道大學植物園看朋友最愛的仙人掌。(札幌一整個就是朋友的專屬行程)

進入北海道大學植物園要先購買入園票400円,一進園內最先讓我注意到的是上圖這座小木屋。這棟木構造建築物目前是北海道大學植物園的「植物園門衛所 (等同於台灣的警衛室)」,其竣工於明治44年(1911),由新山平四郎所設計,屬重要文化財。建築主體為懸山式建築並以半個八角形向外突出,內部的八角形以木板為鋪面作為警衛室,而懸山主體部分則鋪設褟褟米作為休憩空間。

果然是大學植物園,種植著許多樹木讓人彷彿身置森林處。從這裡往前看,像極了身在歐洲的某個鄉村裡。

還有一棵櫻花樹呢!在札幌還真看到不少盛開中的櫻花樹,完全沖淡了在函館時的失望。

天空飄突然下起了毛毛細雨,真糟!如果越下越大怎麼辦?仰望著天空,沒有一丁點樹葉遮掩,散出去的枝,竟然將灰色天空變成一幅炭筆素描畫。

上圖這一棟是植物園裡的博物館本館,於明治15年(1882)竣工,原設計者為美籍的Charles J. Bateman,施工時應該有再經過開拓使工業局營繕課修正設計,現為重要文化財。建築物為2層木構造,正面部分為硬山式,內部1、2層共成一個室內空間,走入玄關後兩側設有階梯,目前主要用來展示及收鑶自然史及開拓使文物資料。

博物館本館內的展示之一-貓頭鷹,而且還是白色的貓頭鷹。這不是Harry Potter的嘿美嗎?

貓頭鷹在日本分為兩種說法:一個是「ふくろう (梟)」,另一個是「ミミツケ (依字面翻譯是「附帶著耳朵」)」。但從館內看到的英文學名全都是寫著某某「owl」,所以跟日文老師說兩種不一樣的說法截然不同。如硬要說不同,就只是不同科、屬,而牠們同屬於鴞形目。

這一棟2層木構造建築竣工於明治31年(1898),原是一名很注重北海道原住民族愛奴族教育、文化,被尊稱為「愛奴之父」的英國籍傳教士John Batchelor於1904年離日前的住所,現為登錄有形文化財。當時這棟建築物建於札幌市北3条西7丁目上,後來在昭和37年(1962)時移到北海道大學植物園內。建築物移到植物園後雖然仍以愛奴族資料室開放參觀,不過為了紀念這位愛奴之父Dr. Batchelor,資料室的2樓亦存放著他的遺物,目前建築物作為收藏空間使用。至於現在是否仍開放則不得知,因為走訪時門戶是緊閉著。

這棟竣工於明治36年(1903),大正7年(1918)移築到北海道大學植物園的「博物館事務所 附屬博物館便所」係由中條精一郎所設計,其原用途就是個廁所。這一處原本在明治15年(1882)就建有2坪大小的廁所,後來在大正7年時毀損,現在這棟廁所是從北海道大學農學部移築過來的,其屋頂上頭的突出物是為了排除臭氣而設置的通氣孔,目前這棟便所被列為重要文化財。

上圖這棟係「博物館倉庫」,其為竣工於明治18年(1885)的木造建築,在明治33年(1900)時才移築到現址。最初這棟木造建築係建造於現在的博物館事務所處,且為懸山式平房,隨著博物館事務所的新建工程,故移築到目前這一處,並改以折線式閣樓的2層木構造建築,現已列為重要文化財。

上圖是竣工於明治34年(1901),由中條精一郎所設計的「博物館事物所」,中央入口處遮雨棚採用懸山式遮頂,建築物基礎部分為砌紅磚,地板底部的拱形部分則係建築物的換氣孔。室內的桌子、展示架等在建造時的算是當時的新潮設備,現在全被指定為文化財。

再度繞到植物區,哇~又看見櫻花了!

上圖為植物園裡的水耕植物之一,即使一旁有標示著植物的名稱(片假名),就算會唸卻不知道中文的意思,當下也沒想到先記下回來再查。植物園範圍太大,朋友放棄了他的仙人掌園,他看了園區地圖知道要到仙人掌園還得再繞上一段路,於是決定放棄改去北海道舊廳舍好了。

來札幌不到北海道舊廳舍似乎等同於沒到過札幌,因為這是遊札幌必到訪的重要景點。上次來是多久以前的事啦?這次是因為朋友沒來過,所以陪著一起來瞧瞧,況且上次並沒機會到裡面參觀,所以進去瞧瞧是一定要的。另外。上次來的時候正是飄雪的冬天,所以看到的北海道舊廳舍是一片白襯著紅磚外牆,首次看到充滿綠意的舊廳舍(雖然天灰灰),也是第一次進入裡面參觀,感覺真棒!

回到札幌駅,因為再過2個多小時要搭車回東京了,況且也沒什麼時間再去其他地方閒晃。

為了彌補我沒吃到湯咖哩的遺憾,在車站裡的美食街裡,朋友特地選了一家咖哩專賣餐廳讓我解解饞。味道普普,飯多到讓我吃不完,期待下次遊札幌時,再來吃我的夢想中的湯咖哩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尾香蕉 的頭像
松尾香蕉

鐵旅女士的走走誌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