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下午快4點半,朋友還有一個非去不可的地方-「海上保安資料館横浜館」。原以為開放到5點,只要趕在5點前抵達應該還可以進去參觀,但萬萬沒想到他以手刀火速飛奔到目的地時卻發現門口貼了這張告示:

「午前10時から午後5時まで(閉館30分前に受付終了)」

就算不懂日文的人,應該多多少少能猜到「入門票僅販售到下午4點半止」。對一個好不容易飛奔到的人而言,這無疑是超殘忍事實,好晴天霹靂;而在落在後頭、追他追得氣喘吁吁的我,能給的安慰只有一張「ㄟ……Sorry lo~」無奈表情,雖然這一點也安慰不了一個心碎到不能再碎的人

「海上保安資料館横浜館」主要是介紹日本周邊海域現況,以及海上警備重要性等的資料館。上圖是平成13年(2001)12月22日發生的九州南西海域工作船事件當時的船支,上頭還有當時被槍支掃射的彈孔痕跡。

朋友為了想趕在閉館前先抵達現場買票,便完全把我遠遠拋在後頭自顧自地往前衝,而偏偏這一天天氣晴朗如仲夏,早就被熱到頭痛欲裂的我,還得撐著快不勘負荷的體力追在他後面(人生地不熟加上假日人潮多怕走失),雖然抵達後的時間尚未屆結束參觀時間,不過一看到門口張貼著「閉館30分前に受付終了」這字時,也只能大呼殘念以後有機會再來。幸運的是,售票兼管理人看到我們一臉惋惜狀,所以同意讓我們站在門口拍下那艘「事件船」實物。老實說,當下我真的是完全狀況外,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花錢來看一艘嚴重鏽蝕的船。

既然無法入內參觀,只好在港邊散步聊天。上圖是前一晚初抵横浜時就看到的Peace Boat(和平船)。Peace Boat是在1983年時由一群不滿教科書內容的日本大學生所創立,其成立宗旨係以面對面方式與各地NGO(非政府組織)接觸,並藉此了解世界的真實訊息。其曾於2008年航至台灣,主要招攬18~24歲的青少年入主,個人早過了青少年期,英文程度也爛,所以沒仔細去了解。

原以為這僅是一艘讓民眾在附近海域一邊航行賞海景、一邊享用高級餐點的客船,經朋友說明才知道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樣簡單。為了讓我約略瞭解其真實涵意,朋友還特地用手機查詢Peace Boat的相關資訊,順便證明他並不是隨便講講。回台灣後,禁不住水瓶本命的好奇心,於是自己google查詢才發現有關它的中文部分只有一篇台灣人的記錄(因為2008年作者登上這艘Peace Boat,那篇是他的經驗及感想),其餘都是英文或日文介紹。

終於拍到很完整的橫濱稅關本關廳舍的Queen塔,而且沒什麼障礙物遮蔽。

上圖這艘船是昔日的日本郵船-「氷川丸 (ひかわまる,冰川丸)」,其於昭和5年(1930)4月時由三菱重工業横浜造船所建造完成,距今已有82年歷史,當時是日本郵船中主航西雅圖航線的新銳客船,後來在二次大戰被日本政府徵召作為海軍醫船使用。戰後昭和28年(1953)7月,冰川丸再度成為日本唯一可以外航的郵船,主航西雅圖航線,因此戰前戰後它橫越了太平洋總共248次,最末於昭和35年(1960)12月21日正式退役。

退役次(昭和36)年5月,為慶祝橫濱港開港100週年紀念,因此特別將「冰川丸」留在山下公園附近的橫濱港作為博物館,供民眾參觀。這次也是因為錯失開放參觀時間,而成為留待下次再訪的機會。

我們晃到了「横浜港大さん橋国際客船ターミナル (横浜港大橋國際港務碼頭)」,從這裡觀賞未來港的黃昏及夜景是絕佳位置,毫無阻擋的一覽無遺。上圖就是站在「横浜港大橋國際港務碼頭」拍到的未來港,接近傍晚6點的未來港,燈光尚未點亮。本來想在這個地點拍攝未來港的夜景,不過此時海風吹來,風強,很冷,所以打消念頭。

近拍停靠在橫濱港大橋國際港務碼頭的Peace Boat。

往橫濱稅關本關廳舍的黃昏景像。內心裡不斷地murmur:「為什麼還不點燈啊?好冷啊!」

這裡是橫濱港大橋國際港務碼頭的頂樓部分,為了佔一席好位欣賞橫濱的美麗夜景,大家都聚集在這個地方,我也是其中之一位,至於朋友是不是就不知了,很感謝他帶我到這個地方來。只是傍晚的海風真的很強、很冷,除了夏冬日以外的季節,想來這邊拍夜景的人,良心建議一定要多帶一件薄外套禦寒。頂樓處24小時全天無料開放,是約會的好地方!

2樓是入出國前廳、大廳以及賣場,開放時間為9:00~21:30,只有大廳部分開放到22:00。在大廳看到有關招攬郵船婚禮的海報:「60人以內場地費+餐費共240万円,每加1人再加收3万円」兩人同時將目光投射到那張海報,忍不住瞠目異口同聲:「高い! (好貴!)」在日本光60人參加的婚禮,再加上婚紗等準備費用就要破百萬台幣了,此刻才讓身為台灣人的我了解,台灣結婚都大不易了,日本人結婚更加大不易啊!

黃昏的橫濱Bay Bridge,此時內心又一次不斷地murmur:「為什麼還不點燈啊?」

太冷所以不想等到建築物及大橋的燈都點上,所以只好離開去吃熱騰騰的晚餐來得實際些。

幾經討論,晚餐依舊選擇與解決午餐的相同地點,為了有更多的餐點可選,所以在晚上7點左右就奔到餐廳,以免發生跟午餐一樣的憾事。一定會再經過橫濱紅磚倉庫一號館,此時剛好華燈初上,一償我想拍攝橫濱紅磚倉庫一號館夜景的心願。沒腳架也沒輔助靠物拍攝夜景是件難事,上圖是比較成功的一張,雖然街燈的星芒沒出現,不過已經小小滿足了。

↑ 我的晚餐

↑ 朋友的晚餐

依舊是聯合國大餐。

用餐完後還剩一些飲料,兩人決定到外面的露台邊喝邊看夜景邊聊天,因為明天我就要回台灣了。

上圖是在餐廳(JICA橫濱國際中心)露台拍攝的橫濱紅磚倉庫一帶的夜景,圖中遙遠的火紅部分是Peace Boat,紅得好顯眼。

吃飽後,又繞去「象の鼻パーク (象鼻公園)」拍攝橫濱的夜景,雖然前一晚已經拍了不少。朋友好奇我怎麼拍個不停,不知怎麼回答的我只好反問:「夜景を撮らないなら、何をするの? (如果不拍夜景的話,那我要做什麼?)」話說,當時在象鼻公園遇到情侶很多對,我們突然闖入實在有點煞別人風景,因為人家在甜蜜蜜,我們是去那邊…亂入,不對,我是去拍不同角度的橫濱未來港夜景。為了避免造成他人的尷尬,只好刻意裝出一付「外國觀光客誤闖禁地」姿態,還要邊跟朋友對話:「夜景がきれいですね!  (夜景好美喔!)」化解旁人的尷尬。

其實是化解我的尷尬。

我是佛心來著的。(謎之音:拜託!妳不是!)

該買的東西也買了,該逛的地方也逛得差不多了,就算沒逛完也沒時間再繼續,明天還得早起,利用僅剩的時間到中華街的關帝廟還有媽祖廟拜拜,所以早早回旅館梳洗整理行李,以免隔天來不及。

回旅館途中經過上圖這座教堂,因為天色已暗加上只看到燈光打到的部分,所以完全不知道上方有一大段沒拍攝到。這間教堂是「横浜海岸教会 (よこはまかいがんきょうかい,橫濱海岸教會)」,建於昭和8年(1933),就位於橫濱市中區日本大通上。明治4年(1871)5月,美國傳教士Samuel Robbins Brown跟James Hamilton Ballagh在這裡建造石造小教堂,這是教會的初代建築。隔年3月,日本信徒追隨的新教-日本基督公會成立了,於是在明治8年(1875)建造了大會堂,並將教會名稱改為「橫濱海岸教會」。這2座教堂在大正12年(1923)的關東大地震時皆被燒毀,後於昭和8年(1933)再建造現在這座教堂,該教堂塔屋裡置有明治8年(1875)鑄造的鐘,可惜因為晚間沒有打上燈光,白天時也遺漏了這一處。

本來想趁朋友上廁所時多拍攝幾張,等待朋友的時候,一位醉漢經過時一直站在我旁邊看我的相機拍了什麼,還嘰嘰瓜瓜講了一堆醉言醉語,嚇得我只拍這麼一張。這裡晚上人煙稀少,單身女性獨遊時請多多注意安全。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