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2011年的初夏跑的台北,竟然拖了近2年才寫,真的很過份!忙著上臉書,忙著遊玩,工作累了一動也不想動。出國的旅誌,身邊的朋友總是急著想看到,於是國內的趴趴走紀錄就這麼擱著,這樣算不算是媚外的一種?

切入正題!

台北市有一個市定古蹟「台北監獄圍牆」隱身在大安區內,不可思議吧!大安區耶!

這片壁面就是以前台北監獄的圍牆,位於愛國東路底與金山南路交叉口,也就是中華電信電信金山大樓旁邊,如果不下車邊走邊看,很可能就在車水馬龍中經過卻不自知。

臺北監獄初建約在1910年代(大正年間)前後的日治時期,當時台灣各地方的抗日義軍蜂起不斷,日本政府為維持治安及鎮壓反日運動,於是在台北跟台南2處首建規模龐大的監獄。現址只剩南北兩處圍牆,古蹟說明牌上說「......如今仍令人感受到沉悶肅殺的氣氛」,這...晚上不恐怖嗎?

台北監獄的平面呈扇形,為19世紀世界各國監獄的潮流(謎之音:監獄也有所謂的「時尚」?),其所用的石材多為取自1910年代拆除的台北府城牆而築,石材主要為安山岩及唭哩岸岩石。

DSC00012

牆的另一邊則是屬於華光社區一帶,一片超濃厚的眷村味。一大早到那邊本來想拍一下台北僅剩的眷村,卻在無意中引起對方的誤會與紛爭,雖充分說明自己的來意,但是仍被視為敵人然後被趕走。這是這趟旅行中意外的插曲,難道我不夠認識我從小成長的地方?突然覺得好陌生。


回到現代,我想要去看看康青藏生活圈,由永康街、青田街及龍泉街所圍成、一個人文匯粹的地區。這一兩年也是頗夯的地帶,只不過夯的不是景點,而是商家與民家之間的紛爭。其實一直掙扎要不要寫這一篇,決定寫是因為喜歡它的靜泌、優雅的氣質,總的來說,我只想記錄鏡頭下所看到的美麗純粹,不多說話。

透過這扇木窗,看到了古早的電燈、大大的錫茶壺、小時候的記憶。

位於金山南路二段靠永康街一帶,可以讓人在裡面發呆,坐著邊吃邊看路人經過的小咖啡廳。

門口上掛著一小盆栽,幸運竹吧!?我想,它努力地往上長。

門口的小門神畫像、貼著今日有啥菜色及湯品,過路人看到的話,有機會進來嚐嚐吧!當營業的時候。

這裡可以喝茶、喝酒、喝咖啡,還有小小的展覽品,讓你身心都有飽足感。

門外小窗台上,是記憶中大人怕蚊蟲叮咬所點的蚊香。目前,只在鄉下外婆家還看得到這小小蚊香架!

巷弄裡,住戶為單調的牆面添上許多元素,放低姿態,由下往上看,天空變美了。

陽光灑落,喜歡這間店門前的空間,諾大的落地窗,映照著我窺探的身影。

看似雜亂無章的牆面,又像是有計畫地零亂,這就是藝術.....吧!?

隔壁的復古風食堂,晚上時想必熱鬧非凡。門口牆面上的旗幟很日式,但店的感覺很中式。

店前高掛的大燈籠、木製座椅,窗前吊著的一片片木卡片,各有不同的內容。

卡片上頭的文確實是中文,但必須用台語唸出才能了解箇中涵意,我...只知道第一句,後面全唸不出來。

初夏的台灣,正值梅雨季。早上9點半的天空,淺藍;薄薄的雲朵,輕輕飄過。

混雜在磚牆上的嫩芽,與青苔共存。辜且不論結構性的安全與否,很和協的構圖,不是嗎?

在青田街上某家鐵捲門,上頭的塗鴉很像「癟四與大頭蛋(Beavis & Butt-head)」中的Beavis,我不知道是不是住戶同意畫上的,這也讓鐵門不再是冷冰冰。

青田七六,顧名思意就是青田街七巷六號。是台大教授馬廷英的舊居,也是作家亮軒成長的地方,青田街上唯一保存良好的日式住宅。(當時正籌備中還未對外開放)

走在青田街一帶的巷弄裡,雖然豔陽高照,但一路上的大樹隱也提供不少涼意,風吹拂過很是舒服。

青田街的某公寓,大門遮蓋物是朵大香菇,這位設計者恐怕也是童心未泯吧!

青田街上的藏蒙文化中心。遠遠看見隨風飄揚的五色旗,就知道這是一處與蒙藏有關的地方。

上網查了一下藏語教學,才知道這是藏語,掛在蒙藏文化中心的左邊。

掛在蒙藏文化中心的右邊則是蒙語。

蒙藏族的文字很美吧!突然想學的念頭又出現了!上網看了一下課程,好難啊!

路上的一棵鳳凰木,花開得繽紛,6月的台灣正是畢業季,看到鳳凰花開就知道各奔前程的時間已到。

夏日的蟬,應該躲在鳳凰木的某處高唱著夏日情歌吧!

青田街巷內的住宅大門也是很值得欣賞的藝術,這座藍色大門,上頭白色塊是以前的黑白照片所切割而成的,有一塊上頭還有「瑠公圳原址」字樣。如果將這些被切割的黑白照片拼起來的話,或許是瑠公圳原址的舊照也說不定。

又一個藝術大門,這次是暖色系的馬賽克拼貼。我喜歡這扇大門。

這一天正逢川島小鳥的攝影展「未来ちゃん」,我也去看了這個攝影展。裡頭很多人留話給這位被拍攝的主角「未来ちゃん」,不過她的名字並不叫未來,「未来ちゃん」只是川島先生作品的名字,很療癒系。

很難想像在台北市裡竟然有一處如此綠意盎然的小巷弄,雖然是一盆盆的盆栽,但卻如此怡人。

師大商圈的龍泉街、雲和街一帶的商店,店面的裝飾亦是值得欣賞的藝術。不同於青田街的溫柔婉約,這裡則比較古靈精怪。

淺藍色的牆配上紫紅色的鐵門,在台北的街頭很難看到如此大膽的配色。

雲和街的小店,看板貓在公車站牌等車。

這塊空地,以前應該是棟古老平房吧!?公寓牆面上的磚牆還有屋頂支架的殘垣透露了這樣的訊息。

意外發現這一家小餐廳,營業時間是傍晚5點到凌晨12點。眼熟嗎?有看過楊丞琳與張孝全主演的偶像劇「醉後決定愛上你」的片尾曲嗎?那你就會知道這裡就是片尾曲中楊丞琳走過的地方。

不喝酒已經很久的我,現在很討厭酒精味,但卻很喜歡各種酒瓶的圖案。

在靠近雲和街泰順街旁的溫州街上,有一處「殷海光故居」。殷海光故居創建於民國45年(1956),目前為市定古蹟。殷海光教授是哲學界的巨擘、台灣自由主義的啟蒙大師,附近的一家古書店門口還掛有他的名言。

此行來得不是時候,因為沒開放。

台北市的土地如此珍貴,這一家咖啡廳就佔了一席之地!它是「找到咖啡 cafe trouve」,經過沒進去過,找機會跟好友們一起去喝咖啡聊是非吧!

離去時,突然發現咖啡廳旁圍牆上的塗鴉。氣質好不搭呀!

蠹行,一家很有氣氛又有氣質的古書店。天吶!天怎麼變陰暗了。

文化古書店門口的石獅,分不清它是刻意雕刻成如此,還是真是風化而成。

「像我這樣的人,在這樣的時代和環境,沒有餓死已算萬幸。」這就是先前講的殷海光先生的名言,很哲學的一句話。

換成是我現在所面對的處境「像我這樣的人,在這樣的時代和環境,沒有笨死及窮死已算萬幸。」是我最佳寫照。(笑)

古書店的店門口,很有風味。

很難在台北街頭看到如此古老的看板!走在師大商圈時突然看到以前台灣省糧食局核發的賣食鹽指定零售商證明,第一次看到還是還是在鄉下呢!懸吊著的黑松商標則比較常看到,但在台北市已不多見。

經過一片牆,牆腳長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小草,但我卻被牆上的這句話給深深吸引。

午后的雨打亂了行程,還好一大早出門所以這一帶的冒險也完成了大半,找間咖啡廳歇歇腳。這隻是店的看板貓,還挺符合店名....「路上 撿到一隻貓」。

店內人聲鼎沸,是大學生中很人氣的一家咖啡廳。

另一隻貓悠閒地趴在紅色大象上頭,賣萌。

辛苦一天的相機,也該休息休息喘口氣了。

這家店有太多我喜歡的元素-古老家具、古老的門、古老的風味。

這張座椅讓我想起小時候看的電視劇,只要在光復初期時的從事教育的爸爸,家裡總會有一張這樣的椅子給爸爸看書時坐。

開口處的另一端也是咖啡廳的一處,大家都很安靜地看書、上網,或者輕聲聊天。

經過老板的同意,在完全不打擾到他人的情況下在裡面拍照,所以我也不打擾老板做事,悄悄拍下他工作的辛勞姿態。

另一種方法看老板工作的樣子。

沒有特別修飾也是一種裝飾的天花板,說明了粗糙也是一種美。

某個強面上貼滿了照片,不知為什麼對這樣的氛圍特別喜歡。是舒服,我想。

工作吧台旁的柱及木架上的擺設,隨意中的秩序。

買單時,櫃台下的木板貼了幾張明信片,還有袋中的派大星窺視著。不過派大星,你一點也不適合裝神秘呀!

鎮店看板貓正在吃晚餐,不打擾囉!告辭了。

在ZABU師大店前的小花圃上遇見了3隻貓,我一靠近另外2隻就逃之夭夭,僅剩下這一隻老神在在趴在那兒盯著我看。

這家師大商圈的ZABU已經不在這裡了,很多清新派的歌手喜歡在這裡用餐,應該是他們店內的氣氛關係吧!?

鐵窗也像是小時候記憶中的花色,小時候住八德路微風廣場附近的巷弄裡,就是有這個味道。

最後,剛才逃走的貓又繞回來了。不過牠的表情依然是.....「不爽」!

 

後記:這些店我不知道至今存在的有幾家,還是都已經撤退師大這一帶。只是單純把「曾經」給自己一個紀錄,表示這一切都「曾經」在我的眼前出現過。

文章標籤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