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127.JPG出發地: 上野車站

根據日本維基百科,鐵道迷(鉄道ファン)大致可分下列族群:

1. 車輛族(車両鉄):對列車的分類(對各列車系列及形式特徵)、歷史(某特定列車的改造歷程及所屬工場等事蹟)、裝置(為了行走路線的電子裝置、內燃機、列車轉向架、集電裝置等的性能比較及研究)、車廂內裝(座位席次的配座及舒適性等)、列車行車時的編組等瞭若指掌者,是鐵道迷中最核心的一群,且以鐵道方面雜誌為標的記錄者居多。
2. 攝鐵族(撮り鉄):形式攝影(以拍攝列車形式或作為製作鐵道模型參考為主)、移動攝影(列車行進時車窗外景色攝影)、鐵道與風景、鐵道的風景、帶有旅行風情等攝影,而且對車資等資訊相當瞭解。
3. 音鐵、錄鐵族(音鉄、録り鉄):有關鐵道的錄音、比較及價值等相關研究,如發車、車內廣播(如即將到站的廣播通知)、車站通知、列車移動時所發出的聲音(真的有人研究是什麼音階)、警笛、列車機械等音樂或聲音研究。
4. 鐵道模型
5. 收集族(収集鉄):收集鐵道相關周邊如車票、各式紀念章、車輛各式裝置(在日本,各式列車拆除後的設備部分會上網拍賣)。
6. 旅行、乘車族(乗り鉄、降り鉄、駅弁鉄):乗り鉄(乘車族)的特性是各路線完全搭乘完畢、喜歡利用青春18或幾日乘車券之類的周遊券旅行、喜歡站在司機室後面看車前風景(日本的列車司機室大多屬開放性質,可以看到前面風景);降り鉄(下車族)的特性是喜歡在各線鐵道中途下車,在車站周邊走走看看,或到當地觀光地區;駅弁鉄(火車便當族)顧名思義是指搜尋各個車站便當、收集車站便當包裝紙及比較各個車站的立食麵攤。
7. 時刻表族、車站族(時刻表鉄、駅鉄):時刻表族是指喜歡研究時刻表或鐵道運行時間修正之類的事務;車站族則好研究車站站體構造、車站名字研究、車站巡禮(特別是祕境站)、各站制霸(也就是像我之前的江差線各站制霸)等。
8. 運転・施設設備・歴史・業務研究:喜歡鐵道營運業務及設備、發展歷史、鐵道保存如廢線跡及未完成路線段、鐵道相關工學或法規等研究者。
9. 其他:如鐵道軟體、鐵道的動漫同人誌或購買鐵道公司的股票等(這應該算少數人吧?)。

雖說「鐵道迷」大致細分如上,不過多數鐵道迷都是「混和型」,也就是「跨類組」。自己追鐵道是在7年前開始,當時因為在工作上遭遇低潮,某日在公司裡的圖書室翻閱一本有關台灣鐵道的書籍,因此開啟了機緣。在朋友們眼中我是不折不扣的鐵道迷,但我卻不這麼認為,直到發現這篇論述後才恍然大悟自己已踏入「攝鐵族」、「收集族」及「旅行、乘車族」、「車站族」混合體行列。

與其說迷鐵道,倒不如說是「想搭著火車能到任何想去的地方,才愛上鐵道」較貼切。既然這趟旅行是從上野為起點一路向北到北海道札幌,不免俗一定要來個啟程點-上野駅的紀念照(首圖)。


【起點-上野】

DSCN0128.JPG 「あゝ上野駅(啊!上野站)」歌碑

搭乘上午8:46東北新幹線「はやぶさ(隼)」前往青森,正準備在車站附近找咖啡廳吃早餐時,無意間在車站旁發現了上圖這塊寫著與上野車站有關的歌曲「あゝ上野駅(啊!上野站)」紀念碑。身為鐵道愛好者,既然發現與鐵道有關的事物,當然不可錯過。

「あゝ上野駅」是由関口義明作詞,荒井英一作曲,井沢八郎演唱。演唱者井沢八郎對我們來說或許很陌生,但家中如有愛聽日本演歌的長輩們,或許他們會比較熟悉吧?不過他的女兒工藤夕貴是日本80年代的偶像,五六年級的追日族肯定不陌生。

「あゝ上野駅(啊!上野站)」歌詞內容如下:

どこかに故郷の 香をのせて(搭載著故鄉的味道)
入る列車の なつかしさ(進入列車裡的懷念往某處去)
上野は俺らの 心の駅だ(上野是我們的心之站呀!)
くじけちゃならない 人生が(不能沮喪的人生)
あの日ここから 始まった(那一天從這裡就開始了)

(台詞)「父ちゃん 僕がいなくなったんで「(口白)(爸爸,因為我將要遠行)
母ちゃんの畑仕事も大変だろうな。(所以媽媽田裡的工作也會很辛苦吧?)
今度の休みには必ず帰るから、(因為這次休假日我一定會回鄉)
そのときは父ちゃんの肩も母ちゃんの肩も、(到那時老爸還有老媽的雙肩)
もういやだっていうまで叩いてやるぞ、(我都會捶到你們說『好了,不要了』為止)
それまで元気で待っていてくれよな」(在那之前,請你們一定要健康地等著我唷!)」

就職列車に ゆられて着いた(就職的列車搖搖晃晃地抵達了)
遠いあの夜を 思い出す(不禁想起了遙遠的那個夜晚)
上野は俺らの 心の駅だ(上野是我們的心之站呀!)
配達帰りの 自転車を(停下投遞回來的腳踏車)
とめて聞いてる 国なまり(聽到家鄉的方言)

ホームの時計を 見つめていたら(凝視月台的時鐘的話)
母の笑顔に なってきた(就會變成母親的笑臉)
上野は俺らの 心の駅だ(上野是我們的心之站啊!)
お店の仕事は 辛いけど(雖然店裡的工作很辛苦)
胸にゃでっかい 夢がある(但我心中懷有著宏大的夢想)

由於個人好奇心旺盛,所以找了一下這首歌,以下就是這首歌的影音,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DSCN0130.JPG

DSCN0134.JPG

星期日上午的上野車站旅客不是很多,或許是時間還太早的關係,畢竟是假日。印象中,東京不管何時都是行色匆忙的人群,雖然上野車站不若有著多線交會的東京車站,線路僅JR東海道線及東京地下鐵(東京メトロ)2線,但平常時間人潮還是多,所以在假日清晨裡還能稍稍鬆一口氣。記得2009年的年末年始第一次到日本過年也是在上野待一晚隔日再前往與朋友會面的目的地,那天早晨的上野車站,也如同這般不怎麼熱鬧。

DSCN0132.JPG 位於JR綠窗旁的會合處「翼の像」

 JR東日本綠窗(みどりの窓口)旁的「翼の像」是方便民眾在廣大車站中會合的好地方,當初設立是為了慶祝上野車站創設70周年以及「特急はつかり(特急初雁號)」初登場。像這類藝術品在上野車站裡一共4座,除了「翼」以外,還有「あやとり(翻花繩,在上野中央口)」、「朝の願い(清晨的願望,靠近淺草口附近)」以及「三相(位於中央改札口內)」。進了改札口(剪票口的意思)後,原想找「翼」作者朝倉文夫的另一作品,也就是他出席上野車站創設75年紀念會後贈送給車站的「三相」,深知自己方向感頗「憂」,再加上沒有足夠的時間像無頭蒼蠅四處亂竄亂找,最後只能快步走向月台,以免趕不上車。對了!還要拍各式新幹線列車呢!

DSCN0135.JPG E7系北陸新幹線

我的目的地是青森,往東北、山形、秋田、上越及長野新幹線的月台在第19~22號月台,確定好往新青森新幹線的停靠月台後便速速走去。上圖應該是往長野的E7系北陸新幹線,而與柱相隔的另一側雙層列車應該是往新潟的上越新幹線Max E4系(如果兩者皆沒認錯的話)。我很喜歡拍各式列車,但偏偏無法認出每一列車的系別、型號,所以只能邊寫旅文邊從查詢到各線所行駛的列車來判別,如果有哪位鐵道達人發現錯誤了麻煩多賜教。

另外,自己總搞不清楚 E7 跟 W7 到底哪裡不一樣,所以比對這兩款列車異同許久,後來找到一位日本鐵道迷在他的部落格上針對這一事敘明:「兩款列車型是同款,只是『E』代表JR東日本(JR EAST),『W』代表JR西日本(JR WEST)。」因此認定自己拍到的是E7系。拍完E7系新幹線後隨即上車,在上車前突然發現另一側還有兩列Max的「親親樣」(列車的車頭與車頭相連接),可惜被柱子擋了精彩部分,就算立刻奔到可以清楚地看到的地點,但再2分鐘就要發車,反正拍的部分已夠明顯,別跟時間開玩笑這回事是相當重要的,如果沒有身懷閃電般的功夫的話。

DSCN0159.JPG はやぶさ(隼)的座位(避免拍到人像所以由後往前拍)

我的位子劃在第6車,列車很長,短腿人完全來不及跑到最前面拍下E5系新幹線はやぶさ的車頭,正確來說應該是根本不知道哪裡才是「頭」。對於愛搭火車的人來說日本跟台灣的火車都是靠左行駛是很基本的事,無奈自己常左右不分,還好是在終點站下車,所以抵達後再到車頭前面慢慢拍就好。


【中途-青森】

DSCN0160.JPG  E5系新幹線はやぶさ(隼)

從上野到新青森車程3小時又5分鐘,要往青森得在新青森轉搭JR奧羽本線(青森行)才行,因為新青森是東北新幹線的終點站。離開往青森列車的發車時間還有餘裕,因此多了些容許時間拍攝在上野車站未能拍成、當日搭的E5系新幹線はやぶさ後,還有時間出站看看新青森車站建築外觀。

一下車便走向車頭拍攝E5系新幹線,月台與乘車口間有道安全閘門,類似台北捷運的防墜落裝置。一直擔心自己會因拍照而不小心被關住出不去,所以加快速度拍了幾張便趕緊離開,深怕擔誤站務人員工作。後來發現自己真是多慮,因為離開月台時還有一些爺爺奶奶級的旅客才正慢慢晃到車頭處還走進閘門裡慢慢拍呢!

另外,列車行駛到盛岡時會停留好一會兒,因為在東京合體的E5系はやぶさ(隼)及E6系こまち(小町)會在盛岡分開,前者往青森,後者往秋田。聽到廣播通知時其實很想下車看分離的模樣,擔心趕不上精彩畫面最後又趕不回座位。其實最好的方式就是在盛岡停留一段時間較佳,因為E5與E6的分開或合體的景象都看得到,如果真的想看的話(觀看的人真的很多)。

DSCN0165.JPG 青森意象-睡魔ねぶた

講到青森,除了蘋果之外,最為人熟知者就當屬「睡魔(ねぶた,佞武多)」了,因此在新青森車站裡擺著兩座小型青森意象-睡魔,其中一座睡魔前方還立有青森傳統祭典服裝立牌供民眾拍照留念。

每座睡魔都是以日本或中國神話等故事為題材,上圖的睡魔就是以日本神話「山幸彥入海得釣針」為主題。

山幸彥,日本神話及日本書紀(日本流傳至今最早的正史)裡的一位神祇「火遠理命(日語:ホオリ)」,別名「彥火火出見尊(出現於日本書紀)」、「日子穗穗手命見」、「虛空津日高」,不過世人習慣稱祂為「山幸彥 やまさちひこ或『山佐知毘古 やまさちびこ』」。祂是神武天皇的祖父,後代的日本人皆尊祂為「食物之神」。

山幸彥有一位哥哥名叫海幸彥(火照命),相傳兩兄弟出生於九州的宮崎高千穗,所以九州才會推出觀光列車「山幸海幸」,而「山幸海幸」是民眾對祂們的稱謂。山幸彥擅狩獵,海幸彥擅捕漁,某日,山幸彥要求哥哥兩人互換彼此的維生工具。萬般不願意的海幸彥終究抵不過山幸彥的苦苦要求而答應,沒想到後來山幸彥因不擅捕魚不小心將哥哥海幸彥的魚鉤遺失於茫茫大海之中。為了向哥哥賠罪,山幸彥將隨身的十拳劍熔了之後製成魚鉤500支藉以賠償,但哥哥就是要原來的那根魚鉤,山幸彥因悲傷而在海邊哭泣,後來遇上鹽椎神相助還與海神之女豐玉姬一見鍾情而結婚。結婚3年後的某日山幸彥想起此事悶悶不樂了起來,海神見狀便上前詢問理由。海神知道原因後便召集了海中魚群詢問是誰拿了這根魚鉤,終於在一尾赤海鯽魚喉中尋獲,便隨即取出清洗乾淨歸還給哥哥海幸彥。這就是上圖睡魔的主題,很精彩對吧?

DSCN0166.JPG 漢雲-津輕為信

上圖一樣是新青森車站裡的小型睡魔,作品主題「津軽為信」是日本戰國至江戶時期的知名武將,奧陸弘前藩第一代藩主(弘前藩祖)。有關他的出身眾說紛云,有一說他出身於南部氏支族底下的久慈氏,也有一說他是大浦守信(日本戰國時代津輕地方的武將)的兒子,所以他有「大浦為信」及「久慈為信」兩個名字。天正18年(1590年)他參與了豐臣秀吉與後北条氏間的小田原之戰,戰後豐臣秀吉承認他的領土,也於此時改姓「津軽」。據說津輕為信之所以會留著長鬍是因為他很崇拜三國時代的關羽,所以他除了有「津輕風雲兒」的稱號外,也被稱作「津輕的美髯公」

睡魔底下的「漢雲」二字其實正確讀法應是由右往左「雲漢(うんかん)」,其典故出自於《詩經‧大雅》中的一篇,是「銀河」之意。據說由於青森睡魔祭是由「七夕祭」演變而來,因此才會寫上「雲漢」二字。

DSCN0168.JPG 新青森車站東口外觀

新青森車站於1986年11月啟用,原為無人站,由津輕新城站管理,直到2012年新建站體成為東北新幹線及在來線(奧羽本線)的換乘站。看到新穎的外觀,很難與昔日曾無人管理的小站相提併論,不過當走到車站外眼前一片荒蕪,嚴冬時拍下的淒涼雪景肯定很有氣氛。

依時節,此時已是邁入初秋之際,緯度較高的青森應該會比位在南國的台灣還要涼一些,就算熱也應該不會像台灣那麼熱,我確實這麼想。早上從上野出發時還飄著微微細雨,抵達青森卻已豔陽高照,好一個發狠的秋老虎啊!帶來的長袖襯衫此時替我遮了會讓自己過敏的陽光(我的皮膚曬到太陽不會變黑但會起癢死人不償命的小疹子),但是拍攝沒什麼人來人往的新青森車站才不過幾分鐘,汗水就已冒出來濕遮陽帽跟衣服。真不該小看北國的陽光。

DSCN0169.JPG

正午時刻的太陽火辣辣到讓人受不了,環視四周就我一個人在車站外閒晃,換搭青森行列車的旅客幾乎都待在車站內,我也懶得再往車站西口跑了。下了電扶梯就是在來線(新幹線以外的一般鐵道)奧羽本線月台,再過約10分鐘,開往青森的列車就要抵達新青森車站月台。到月台靜靜等待列車進站及準備拍攝列車緩緩進站畫面,是每個追鐵道人會有的行為,我也不例外。有好幾次因為自己耐不住性子而錯失拍到好景的經驗,所以打定主意這次一定要忍住。

DSCN0171.JPG

DSCN0174.JPG 奧羽本線普通列車 701系N8編成(青森行)

DSCN0178.JPG手動開關門(黃色圈圈部分是按鈕) 

DSCN0181.JPG 近拍車門控制鈕

日本部分區域性列車車門多數是由乘客自行開關,像上圖右側的黃色圓框內一綠一紅的控制鈕就是車門開關控制鈕,列車門外也有。一般列車的車門總是由司機室統一操控,列車行駛前車門維持敞開著,時間一到才關閉。不過這種設計在乘客較少的區域則會顯得不節能,因為不管是嚴熱的夏天還是酷寒的冬天,任由冷暖氣流出車廂外,豈不過於耗能?至於乘客較多的地區如果設置手動開關,萬一人一多不小心誤觸按鈕則會使人受傷。因此這種因地制宜的設計,真的很人性化。在台灣,這種設計非必要性,因為慢行的區間車任何時間幾乎班班滿,手動裝置只是為了因應自動控制失靈時。

DSCN0179.JPG 車廂內的路線圖及各站周邊景點圖

並非日本的每輛列車內都有精彩的廣告海報,也不是每輛列車門口所張貼的停靠站路線指示都像上圖一樣「內容豐富」。這是JR東日本周邊路線圖,很清楚標示各鐵道線路名、各停靠地點,甚至連周邊景點都有圖示。但也不是每輛列車都所張貼的路線圖都是如此,像這回從成田機場往上野所搭乘的京成本線特急所張貼的路線圖就只是簡單標示線路跟停留站而已。

DSCN0184.JPG  抵達青森的奧羽本線普通列車 701系N8編成

DSCN0185.JPG月台往車站出入口的階梯-睡魔(佞武多 ねぶた)祭宣傳

列車停靠在月台後並不急著離開車站,等人潮退去才是拍照的好時機。電車就這麼一輛,但對攝鐵族而言什麼都好拍-車體、列車型號、車廂內裝、月台+列車等,這些都足以讓攝鐵族們停留好一會兒。自己也是個攝鐵族,所以總在下車後趕快衝到車頭前拍照,如果是在終點站就比較輕鬆,因為不必怕列車就要開走。

正因為如此,才能慢慢欣賞容易淪為遊客「僅是過眼雲煙」的風景,我常告訴朋友之所以喜歡鐵道旅行,是因為太喜歡發掘在地故事,而日本各地車站都是找故事的起點。青森,是睡魔的故鄉,在每年的8月2日~7日間都會舉行睡魔祭。將睡魔圖案及祭典時間畫在階梯上是很好的觀光行銷手法,因為遊客出車站一定會走上階梯,而上階梯前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當地重要行事,正是以直接手法告訴旅客歡迎蒞臨本地。

DSCN0186.JPG 青い森鉄道-青い森702形電車(703系‧702-11

DSCN0189.JPG 青森鐵道月台、列車及隨車小姐

上圖是這次青森行的遺珠「青森鐵道(青い森鉄道)」。青森鐵道原屬JR東日本的鐵道東北本線之一,後來東北新幹線盛岡至八戶之間的延伸段通車後,便把東北本線讓渡給在地的地方自治團體,並加盟所謂「第三開發機構鐵道公司」的唯一日本民營鐵道協會繼續營運。

其停靠於青森縣境內青森至目時之間的27個站,其中一個停靠站-淺蟲溫泉站是青森知名的溫泉勝地,而目時站則是IGR岩手銀河鐵道與青森鐵道的交會站,有機會一定要去試試。

雖說沒能有機會搭到車,不過售票服務櫃台就在青森車站一隅,裡面置有鐵道紀念章,因此進去向服務人員要了白紙蓋了6種紀念章。

DSCN0190.JPG 中國抓鬼神祇-鍾馗

出青森車站的剪票口前,會先看到同屬青森意象的睡魔祭典中會出現的其中一號人物-鍾馗。鍾馗?這不是中國民間故事中專門抓鬼的神祇嗎?怎麼也成為青森睡魔之一?

江戶末期約19世紀左右開始,在日本關東地區每到了端午節,甚至在近畿地區都會掛上象徵除魔的鍾馗在屋頂上來保平安。現在京都的京町家等近畿到中部地區的建築物大小屋頂處,也都能看到鍾馗像擺在上頭,以保佑一家平安。也因為有這個典故,所以象徵除去一切厄的鍾馗也成為青森的睡魔之一。先前小小說明睡魔時就說過了,除了日本神話的故事人物以外,中國民間故事裡出現的神祇一樣也會出現在睡魔裡,鍾馗便是其中一位神祇。


【終點-東京】 

DSCN1729.JPG   E5系新幹線はやぶさ(隼)@青森

這是從北海道回到青森後在青森拍的E5系新幹線はやぶさ,我將搭著它回到東京,接著再前往千葉完成最後兩天的旅程。雖然早在出發往青森當天就已經拍過了,但是這次是要搭回程的,不免俗還是得在上車前拍一下照,作為「我是搭著它回到東京」的證明。

DSCN1730.JPG 合體的E5系はやぶさ(隼)及E6系こまち(小町)

由於這天一大早是醒在札幌開往青森的はまなす(濱茄號)裡,抵達青森的時間是清晨5:39,所以在還沒抵達終點站之前就已經醒來梳洗完畢,直到在青森搭新幹線為東京之前,一直維持在清醒的狀態,因此發車後沒多久便不敵瞌睡蟲的攻擊昏睡過去。E5系新幹線到了盛岡後,會先在盛岡等待從秋田來的E6系新幹線,連結完畢後再一起往東京出發。列車停靠太久因此醒來,這才發現原來已經在盛岡了,但在完全不知道已停靠多久的情況下,終究還是沒能下車拍攝合體的現況,超懊惱。

雖然無法全程錄影合體前後狀況,但是總要拍下連結的樣貌,所以當抵達東京站後,下了車便往兩車的連結處衝去。終於!拍到了!但是排隊等著上車的旅客太多,加上身上家當太爆滿,所以不好為了拍下好景色而後退撞到人。為了達成自己目的而侵犯到他人是件失禮的事,所以能拍到就好,誰教東京車站一直都是人客滿滿的狀態。

DSCN1735.JPG E6系新幹線こまち(小町)

最後還是不能放棄拍E6系新幹線こまち。為了要拍下曾經相遇過的列車而在東京車站裡背著重重的背包奔走是件很累的事,列車實在太長了,短腿族的我再加上背著沉重的背包在月台上追列車,還得注意不能撞到其他乘客,真的很花力氣呀!而且還得隨時注意發車時間以免又再度錯過。追完兩輛曾與自己一起奔向青森又回到東京的列車後,才心滿意足地繼續下一個目的地。

追完E6系,接著要趕往另一個月台搭開往成田機場的成田Express到千葉去,只是沒想到好不容易在時間內趕到月台,卻發現因京濱線發生人身事故所以列車得延誤約3小時,最後聽從站務員指示搭一般快速列車。旅途中總會遇上始料未及的事情,這又是另一個有回憶的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尾香蕉 的頭像
松尾香蕉

鐵旅女士的走走誌

松尾香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